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幻金〗纪实:从两个小透明变成双飞大佬05

- 前文:01020304

-  @莱姆神隐兔斯基 起来看文了!

- 明天就要出发啦!!收集人品ing

- 这一篇是集中的金视角,描写一下金对紫堂幻的感情!其实两个人都有点小病娇……(小声)

————————————————

21

在金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他竟然从初中开始就是一个人生活的痕迹。不管是老师还是同学,都对他赞赏有加。学习好不说,性格也非常讨喜。乐观,开朗,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永远燃烧着希望。

所以乖巧的孩子,永远得不到别人的注意。


烟火照亮了金的侧脸,客厅里的电视机播放着联欢会直播前最后的一集电视剧,他听到了隔壁家房门关上的声音。不怎么隔音的起居室还能听到隔壁家传来的欢声笑语,但是这一切都和金没有关系。

膝上放着专业课的书本,金随意地瞟了一眼班群。正好抢到了一个最大的红包,同学们都起哄让他也发一个。他如同往常一般,点了一个搞怪的熊猫头,然后送出去了8块钱。随后手机的屏幕一暗,震动消失,接下来班群的欢乐都被隔绝在外。


现在已经六点半了,金没有开灯,只有电视机的光芒在房间中不断变换。今天是除夕夜,但是灶台却没有开过的痕迹。

他只是不想开而已。

门铃响了,金起身,过去开门。拉开门的时候,送餐员往后一退,似乎吓了一跳。毕竟此刻白色的电视灯光照得金的脸庞惨白,在一片黑暗中的确有点渗人。不过那送餐员回过神了,连连道歉,把外卖送到了金的手上。

“没事。”金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笑,“是我没开灯。”


咔哒一声关好门,外卖还冒着热气。最近秋比较忙,金也不想打电话过去给秋添麻烦。国外的第二学期已经开学,也快到半期考的时候了。上次打电话过去的时候,秋顶着黑眼圈和他说话,金看得都替姐姐感到辛苦。

在姐姐完美学神的头衔背后,她也付出了相应的巨大努力和牺牲;金也自觉不应该再打扰她的学习。更别说此刻……在大洋对岸也是清晨,姐姐可能还没起床呢。


22

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

家中虽然并不贫穷,但是要提供姐姐和金自己上学的学费,剩余也不是很多。因此,秋和金都在自己打工,而金也理所当然地,和同学们的关系就淡了。尽管他的性格开朗外向,的确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他,但是集体活动都不怎么参加,也没有刻意经营自己关系的金,自然所有的朋友都止于表面。

虽然大部分时间金都在学习和打工,但是稍微闲下来时,就会觉得有点寂寞。只是宿舍的同学已经习惯了没有他的小团体,他早已经游离在交际圈之外了。

而第一次发现自己异常情绪是因为一次很小的事件,正好同班同学忘记带本子,金就顺手借了他一本。当看到别人充满感激地对他道谢时,金感觉到自己的内心里开始涌出了一股不对劲的感情。

——开心、快乐,和满足感。内心的空虚被短暂地填满,一股暖融融的感觉从头到脚席卷全身,让金的后脑勺都有点发麻。

大概是因为太寂寞了,才会对别人的赞扬和感谢都这么放在心上吧。尝过了一次甜头,金就更喜欢帮助别人。不管是天气转凉提醒别人要多穿衣服也好,还是给别人提供上课的笔记也好,这种被人需要和感激的满足感让金沉迷。

“你真是太好了,要是我忘记了写论文肯定很惨。”

“谢谢你啊,要是没你的及时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金你真的很体贴啊!”

每一次听到这样的话,金只会笑着点头回应;这样的心情也只埋藏在金内心深处。可是,满足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就会生出新的空虚感,就好像永远填不满的深渊。


23

在人数稀少的列表里,召唤师是金唯一的特别关注、置顶,火花和大船。

这样设置只是为了金能够在第一时间看到召唤的消息而已。他们认识的契机是几周前挂他们的cwb,但是就算此事已经告一段落,金和紫堂幻也没有断开联系。

会聊得这么投机,也只是因为一样寂寞的缘故吧。金一如既往地坐在窗台边上码字,此刻已经夕阳西下,血色的光芒也染红了他的屏幕。

该开灯了,这么想着的金站起身。不过新跳出来的消息阻止了他的脚步,是召唤师和他聊关于最新电影的消息。金加快了脚步把灯打开,又赶紧回到电脑面前。他的视线黏在消息界面,手指在键盘上移动着。房间之中,敲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召唤师:虽然说设定不错,但是剧情和一些细节方面总感觉有点bug。

矢量箭头:呜哇……我根本不会想这么多呢,看电影的时候。

矢量箭头:不过召唤现在感觉比之前好很多的样子!应该也有按时睡觉吧?真是太好了!ヽ(゚∀゚)メ(゚∀゚)ノ

召唤师:都是矢量的功劳啊……谢谢你。

矢量箭头:哈哈哈没有啦,也是召唤愿意和我配合啊!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矢量箭头:那我去洗澡啦,先弧一会儿


金便走向浴室,一边垂下了眼睛。那双清澈的蓝眼睛里带上了歉意和愧疚,内心之中的纠结让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刚刚的那句感谢,让金仿佛眼睛被刺痛了一般移开了视线,他知道自己对不起那份感谢。他并不是圣人,会对召唤师伸出援手,也是因为照顾别人,能够满足他自己卑劣的空虚感而已。

金感觉他仿佛在愚弄别人的真心一样,并从中获取快乐。


但是面对召唤诚心诚意的道谢,他却没有坦白的勇气。他这样是不是太差劲了?金摇了摇脑袋,暂时把这份无奈压下。他现在和召唤师能够一起做朋友就够了,他抓紧了毛巾的一角。

能够像现在这样悠闲地聊天,做对方挚友最好。他只是想要一个能够依赖他,被他照顾,并且非他不可——或者把他放在特殊位置上的人。虽然金知道这样的想法也许有点扭曲,但只有当金感受到被人需要和依赖的时候,才能够让他感到幸福,感到自己不是一个人。


当热水冲刷他的皮肤时,金的头脑里冒出了一个念头——说不定他已经沉溺于和召唤的这段关系了也说不定。照顾召唤,提醒对方,并且接受对方的感谢,而召唤,也只有他一个挚友而已。

这不是他一直以来,都想要的关系吗?所以,金不要让召唤知道他此刻的内心。


如果召唤因此讨厌他……

碰的一声,拳头砸在了瓷砖上。手骨传来阵痛。

金没有继续往下想。


24

可能是因为从小缺少关爱的缘故,金对于别人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而这在倾注了金所有感情的召唤身上更加明显。


最近召唤师总是弧很长,有时候说话似乎有点避重就轻。如果之前金好不容易和召唤师拉近了距离,现在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召唤师又再次远离了他。隔着一个屏幕说话,也许就是这样的好处,就算金的表情怎样的空洞,传达到对面的,依旧是那个和召唤差不多年纪,洋溢着灿烂笑容的少年。

是他又做错了什么吗?金抓紧了手机,他不想让他此刻唯一能够陪他的人离开。在现在,除了秋姐之外,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比召唤师更重要的人了。

如果他也要离开的话——

金眼中的光芒有些许的黯淡,那如同天空一般的蓝色变得空茫起来。他久久地看着面前的消息记录,固执地一遍又一遍揣摩过去几周的聊天。他不敢问出口,怕点明了之后,他们本来微妙的平衡会这样打破。


明明是白天,金却觉得身子发冷;身后仿佛有漆黑的雾向他笼罩而来。耳边的絮语在他旁边,轻声低喃。

因为你是个讨人厌的孩子,所以最后所有人都会远离你;因为你是一个爱撒谎的孩子,所以你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啊。你就是为了自己的满足感而帮助别人的,这样欺骗别人的感谢,你真是自私啊。


金抬高了声音,尽管他知道他的房间只有一大片空气而已:“不要再说了!”金啪地一声合上电脑,但是他又低下了头,再将屏幕打开。金深呼吸了一口气,对面是召唤新发来的消息,他答应了自己撒娇打滚的语音请求。

金还是准备说出口了,因为如果这样僵持下去的话,将会永远没有结果——也许他们就会再次越走越远,就像曾经那些把他“抛弃”的人一样。而想到这样的场景,金就仿佛窒息了一般。他抓紧胸口的布料,终于按下了电话的按钮。

电话打通,金几下插科打诨之后,感觉到对面召唤的情绪放松了些。他知道召唤有点紧张,毕竟打电话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他不可能没听出来的。所以现在,就是他说正事的时候了。


他握住了秋姐出国之前给他留下的四角箭头吊坠,定了定神。坐直了身子,金又握住了被角。他放柔了自己的声音,小心翼翼地开口:“召唤,你最近的情绪真的不对劲。到底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吗?”

“我……”对面传来了迟疑的声音,金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又一次,他仿佛看到了逐渐远去的背影。小的时候,父母出发时他被姐姐牵着,默默地注视着爸爸妈妈的离开。再长大些,他甚至没能赶上和格瑞告别,只看着竹马坐上了车。那车开得太快,金呜咽着往前跑,可是那双小手却连格瑞的背影都没有触及。上了初中,姐姐因为学习成绩优异出国深造,金已经不再哭了,他站在海关前,目送着秋的背影消失在通道口。

他不想放手,金不想让珍视的人再离开他的身边。眼角湿润,鼻头发酸,金知道这只是网络上的幻影,但是他也一定要抓住这份光。


“拜托了,召唤。”金伸出了手,伸向那片虚空,仿佛想要通过屏幕、穿过网络的海洋,够到召唤的衣角。金发少年低下了头,他知道要相信隔着屏幕认识的人很难,但他还是请求道:“请你相信我吧。”


他说。

评论 ( 11 )
热度 ( 227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