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帕金〗你这个骗子,啊——!!.gif

- 这里是设定,乱马pa哟:设定

- 送给屁锤的帕金小甜饼 @屁锤 

——————————

01

那时候正是一阵大雨倾盆,金走在路上,看到了一直正在拉着一堆衣服的白色仓鼠。仓鼠圆滚滚的,但是身上的毛色有点奇怪。反正,金是第一次看到一只仓鼠身上,竟然会带着墨绿和暖橙的锯齿形花纹。

这个花纹,总感觉很像他认识的一个人?金想起了那个仿佛蛇一般的骗子——帕洛斯。不过现在这只小仓鼠可比那家伙可爱多了。


“怎么了?”金小心翼翼地靠近了那只仓鼠,仓鼠看到他,却也不怕生。它抬起头来,一双水汪汪的橙色眼睛看着他。金看得心都化了,毫无防备地蹲了下来,伸出手想要揉揉小仓鼠。

突然一阵风吹过,金眼明手快拉住了自己的伞。但是这伞却不是很争气,啪地一声就被风吹反了。

金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重,重心也改变了。衣料紧绷着胸口,呼之欲出——想都不用想,冷水淋到他,金又变成女孩子了。


“啊……”金无奈地抓了抓脑袋,拿起仓鼠准备带走。但是就在金转身的时候,仓鼠发出了急促的叫声,还想要从她的手中逃走的样子。那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一边地上被金留下的衣服,似乎是想让金带着一起走。

金对它的意思心领神会,走回刚刚的地方拿起那一堆衣服。“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金的声音因为变成女孩而显得清脆不少,她高兴地哼着歌——家里有只仓鼠也是挺好的呀。金一边走揉了揉小仓鼠的背,自言自语:“你还真是像那个人啊。”


小仓鼠似乎听懂了他的话,转回身子来,看着她。金似乎把手中的仓鼠当做自己的倾诉对象,不禁开始抱怨。“帕洛斯那家伙,天天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她嘀嘀咕咕地小声说,“耍我不说,还经常随随便便就说出那种话——”

金似乎是越想越气,抓着伞的手都爆出了青筋:“太可恶了!这种话可是只能对自己喜欢的人说出来的吧!大骗子!”


被金拿在手中的帕洛斯动了动耳朵,安静地躺在金的手中。要是普通人抓住他的话,帕洛斯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它在心里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果然真是个笨蛋。


02

所以当拿着衣服的金在看到小仓鼠竟然变成了帕洛斯从浴缸里出来时,金眼前一黑,差点因为这个糟心的现实而晕过去。

帕洛斯饶有兴趣地打量现在还是个女孩子的金,对方被骗后震惊的表情倒是又一次很好地满足了他的恶趣味。当时帕洛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变成仓鼠,也是看到了金,才偶然想要叫他。他自然是可以等到今天值日的卡米尔路过这里,然后把他带回去;但是能够看到金又一次被他骗过的感觉,何乐而不为呢?

变成了女孩子之后,金的脸颊变得更加圆润,眼睛也相应地变大变圆;又长又卷的睫毛也更加浓密,她震惊地睁大了眼睛,竟是看起来可怜兮兮的。帕洛斯哼笑一声,平常只是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少年,变成女孩子之后倒是挺可爱的。他不着边际地想到。


“你你你……帕洛斯你还我仓鼠!!”金怒瞪帕洛斯,扭过头想要躲开他的手。一想到刚刚的话都被帕洛斯听了去,金更是对帕洛斯这家伙恨得牙痒痒。帕洛斯接住金的直拳,手心被震麻的感觉让他在心里暗生了些许玩味——难怪嘉德罗斯和雷狮最近都对金充满了兴趣,这家伙的实力的确不俗。

帕洛斯勾起一个略带玩味的笑,他顺势把金的身子拉近,居然在金的嘴角边落下一个吻。白发青年笑弯了眉眼,若不是金知道他的底细,都会觉得这温柔是在对待恋人。

帕洛斯捏了捏金的长发:“你也不想要全校的学生都知道,你是曾经那个神秘美少女吧?”帕洛斯一边换好了洗净吹干的校服,刻意提起了金不愿想起的那件糗事。


“当时我没和你提出要求——作为交换,也帮我保守秘密如何?”帕洛斯凑近了金的耳廓,在她耳朵边上呼了一口气。金用惊疑不定的眼神瞪着帕洛斯,捂着泛红的耳朵后退。这模样倒映在帕洛斯的眼里,着实取悦了他——真是太有趣了,这个傻小子。

金无奈,只能点头答应。帕洛斯最后又在金的身上压了一根稻草,他随意地开口:“不觉得这样相互拥有一个秘密的感觉很浪漫么?”


03

当初金因为一个意外,突然在学校变了身。虽然金的朋友早已经知道得七七八八,但是普通的学生基本不知道这件事情。在学校突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松垮的男生校服,湿哒哒的美少女,全校的学生都沸腾了。


没人知道这个女孩的姓名,但是那楚楚可怜的眼眸,美丽如同阳光般的金色长发,就算是女同学看了都心跳不已——可见美少女的威力是有多么的强大。


被围追堵截的金都快烦得透顶,只能祈祷午休时间快点过去。尽管金现在是女孩,但是应该有的武道技术一个不差。她三下五除二爬上了生锈的铁门,落在墙外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正好,帕洛斯靠在一边的围栏旁点着手机,爬过了铁门的金就落在了帕洛斯的旁边。

落在旁边,本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只是落下去的时候,因为反作用力,本来就松松垮垮的长裤啪叽一下,掉到了地上。


帕洛斯转过头,吹了声口哨:“湿身男友衬衫?”

还没等金说什么,帕洛斯的手机已经对着金咔嚓一声,把现在是个少女的金拍了下来。金还想去抢帕洛斯手里的手机,结果手机被帕洛斯举高到头顶。金愣是伸高了手臂拼命踮起脚尖也够不到帕洛斯举起的手机。


“帕洛斯——”金怒气冲冲地想和帕洛斯单挑,但是又听到了靠近的人声,顿时闭上了嘴巴。不过那些普通学生自然不知道金能够直接翻到栏杆的另一边。

他们转了一圈,又看到雷狮海盗团成员帕洛斯正在那边,也不敢多做停留,只是看了看没有他们心中的女神,就这么离开了。


而在帕洛斯的怀中,金紧贴着他。手中还抱着刚刚落到地上的裤子,生怕自己被那些狂热的同学发现了。

刚刚人过来的时候,帕洛斯竟然先一步将金拉到怀中,他对着疑惑抬头的金竖起食指,示意他噤声。金也只能相信这个骗了他好几次的骗子,缩在他的怀里,拼命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噗嗤。”

帕洛斯在看到疯狂的校友都离开后,轻笑出声。“金,你缩在别人怀里的样子……还真的很可爱。”帕洛斯的语气似乎是漫不经心的,但那双漆黑眼白的橙色双眸紧盯着金——似乎是在观察他的反应。

金在最初的时候还会因为帕洛斯随口说出的这类情话而脸红,刚开始被骗得面红耳赤,现在他已经能够泰然处之了。“毕竟是香香软软的女孩子?”金瞥了一眼帕洛斯,摆了摆手,“所以,你打算拿着照片干什么。”

帕洛斯笑了笑,他走到金面前,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了一个小小的保温水瓶,打开的水瓶微微倾斜。面前的少女顿时变回了少年。“放心,我不会给别人的。”帕洛斯眼角带笑,不知真假;他注视着金穿好裤子。


接着,帕洛斯提出了一个让金不知所谓的要求:“但是,你要把这次我遇到你的事情保密。”只见金露出了迷惑的眼神,一向按着心情行事的骗子低声笑了起来。他凑近了金,阴影笼罩了比帕洛斯要矮小一些的金发少年。

“有些时候,帮忙并不需要什么理由。”帕洛斯说出来的话让金皱起眉头,这可不是一向利益至上的骗子会说出来的话。但是金殊不知帕洛斯将他这样费尽心思思索的样子全都看在了眼里,反而让帕洛斯忍不住勾起嘴角。


——明明傻得可爱,却硬要动动那不灵活的脑筋。

他压低身子,金皱起眉头,差点抬手起势一拳过去。帕洛斯竟是无奈地松了一口气,随后点了点金的心口。

“我想要的东西,你以后就知道了。”

竟是让金转身,再次翻过栏杆。他心跳加速,落荒而逃。


04

“保密是可以……但是帕洛斯你到底要戏弄我多少次!”金狠狠地一握拳,帕洛斯躲过了金手中若隐若现,向他袭来的橙色丝线。帕洛斯的格斗术当然不及正统无差别格斗流传人的金,但是如果要耍小手段,还是帕洛斯更占上风。

帕洛斯一声口哨,手中的小齿轮一弹,就把几根丝线都勾断了。金双腿微顿,一记拳头带着风朝帕洛斯冲去;白发青年身子一偏,抬起手臂格挡后顺势一抓,金就被按在了于是的墙上,哗啦啦的热水冲在两人身上,金又变回了男性。

但是帕洛斯一手咚在墙上,把金困在了墙壁和帕洛斯之间。“帕洛斯,你——”金愤愤不平的话还没说完,帕洛斯就用食指堵住了金的嘴巴。金感受到唇上温暖的指腹,感觉自己的脸颊在烧。


“笨蛋,你想说什么我可是都清楚。”帕洛斯嗤笑一声,他捏了捏金的脸颊,“我喜欢你。”但是金的脸上却是一点都没被打动,反而满腹狐疑的表情。金刚想要开口,帕洛斯却一笑。“这句话是真的。”他说。


帕洛斯拉住金的手。金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上落下了柔软的触感。白发青年英俊的脸近得让他们的呼吸都交缠在一起,金的心脏就好像一只蹦蹦跳跳的小兔子,此刻仿佛即将跳出胸口。

帕洛斯好整以暇地直起身子,观察金的反应。金靠着墙壁,一副还没从冲击之中缓过来的样子。

“怎么样,相信了吗?”帕洛斯还没等金说出回答,就伸出手去,目标是金的衣服……里面。他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仿佛是金的不信任让他将要做出迫不得已的举动:“如果还不信的话,那我就只好——”


金满脸通红,抓住帕洛斯的手想要甩开。“我信我信还不行吗……!!”他恼羞成怒,赶紧推开帕洛斯。不过帕洛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勾走了金身上的丝线,反而用丝线把金再一拽:“那……金的回复是?”

金支支吾吾了好一阵子,终于硬着头皮道:“我也喜欢——我也喜欢帕洛斯!行了吧!”


——为什么他会喜欢上一个天天耍他玩的骗子啊?!他是脑子坏掉了吗?


05

“那你就是同意我的告白了?”金感觉帕洛斯的手伸进了自己湿哒哒的衣服里,他顿时挣扎起来,气急败坏地喊:“帕洛斯你又骗我!!”

而骗子先生温柔地笑,一边动作不停。“我哪有骗你?我们都是交往的关系了,做一些什么不是正常的吗?”吐着信子的骗子蛇舔了一下金的耳廓。


接下来,是两个新交往的恋人不可描述的时刻_(:з」∠)_

评论 ( 10 )
热度 ( 381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