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这不是真正的——快乐——♬

- 送给 @泉吹 的文

- 好久没写沙雕文了,总感觉怪怪的orz

————————————————

01

金今天起床的时候看到窗头站着两个格瑞的时候是懵逼的。一个格瑞和他平常所熟知的一样;而另一个格瑞则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身边还有小星星一闪一闪。

“金!早上好啊!”看起来不太正常的那个格瑞见到金在看他,激动地握住了金的手。他见金没有拒绝,更是凑近了一点:“今天我给你做了爱的早饭,快来吃吧!”

而金熟悉的那个格瑞眼神变得阴沉,烈斩破开空气,朝着另一个格瑞挥去。而另一个格瑞反应一样迅速。他用自己的烈斩抵挡,冷笑一声。

开朗的那个格瑞竟然对沉默的‘格瑞’开起了嘲讽:“像你这样的闷骚,是不会拥有和金交往的幸福的!”听到这句话的格瑞顿时杀气四溢,烈斩朝着和自己长相相同的对手而去,丝毫没有受到脸的影响,反而下手招招直指死穴。

金看着面前的状况,沉默了三秒。接着,他抽出手、踏上矢量滑板再夺窗而出的三个动作一气呵成。开朗的格瑞一看,连忙想要伸手阻止。不过他快不过金矢量滑板的速度,只剩下了撕心裂肺的挽留残余在空气中。

“金,别跑啊!!我的爱心早餐你还没吃呢!”

金:不吃,告辞。

1.5

“嗯?”黑发的紫堂幻抬起头,红色的瞳孔和漆黑的眼白看起来异常诡异。他看到了一晃而过的金色,那个光芒他绝对不可能看错。紫堂幻身边的黑色雾气如同蛇一般蠕动起来,他低喃:“金?”

“刚刚那个是?”森林中的白衣少年抬起头,眯起眼睛。他勾起嘴角,挥了挥手。一阵清风,从空气中出现的影子训练有素,冲向刚刚金色划过的方向。

02

如果说两个格瑞尚能接受,那么两个嘉德罗斯就是让金想要昏死过去的节奏了。

本来在看到两个嘉德罗斯的时候金是拒绝的,他踏着矢量箭头,觉得自己说什么都应该离这双份的恐惧远一点。金熟悉的那个嘉德罗斯看到金想跑,冷哼一声,大罗神通棍眼看着就要把金打下来。

金自然是没办法抵挡那就像是下死手的攻击。但就在他以为会被大罗神通棍打到的时候,金突然被人拉住。顺着惯性,金被搂住了腰肢。

“小心。”

 ‘嘉德罗斯’一身红衣,而且上半身是还是光着的。金揉了揉发痛的鼻梁,这才意识到刚刚他竟然撞到了这个嘉德罗斯的胸肌上。‘嘉德罗斯’搂着他腰的手紧了紧,身子微微一偏,将金护在怀里;而他的另一只手拿着漆黑的大罗神通棍,顶住了来找茬的嘉德罗斯的攻击。

金看着面前的这个‘嘉德罗斯’,攻击的余波吹起他黑色的围巾,胸前的白布也猎猎作响。明明那双金色双眸和嘉德罗斯相同,但是金的心里却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如果硬要形容,那大概就是春心萌动吧。

……好像,这个‘嘉德罗斯’,有那么1··帅气。

被忽视的嘉德罗斯看着面前两个人的迷之气氛,就算另一方和自己有着同一张脸他也无法忍受。

平常嘉德罗斯还不觉得追不到心上人是自己的问题,但是看到和自己长相一模一样的陌生家伙,才见到金几分钟,就让金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嘉德罗斯气得包子脸都更鼓了。雷德和蒙特祖玛站在一边,突然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才是。

毕竟那个‘嘉德罗斯’也算是嘉德罗斯大人。但看到‘嘉德罗斯’那么熟练,自家大人却反倒被上位(虽然原本就不存在什么位置),身为亲友智囊恋爱策划团的雷德和祖玛都不由得心口一紧。

噢,也许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喂!你,放开那渣渣!!”嘉德罗斯憋了可能有三分钟左右,看着金和‘嘉德罗斯’已经聊了好几句,金甚至直接放下了对‘嘉德罗斯’的防备。终于在这时,拿着黄黑相间大罗神通棍的嘉德罗斯怒道。

这也许就是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毕竟嘉德罗斯和金认识(嘉德罗斯单方面)这么久了,但是他现在看到金,金还是一副充满了警惕的样子。尤其是当嘉德罗斯靠近金的时候——金第一下先喊‘我不知道格瑞在哪’,第二下就是准备开溜;顶多再来个一点五下,回一句‘我才不是渣渣’。

为什么这个‘嘉德罗斯’就这么熟练!!?为什么金就已经和他聊开了——怎么金已经邀请去家里玩了???!!

03

认识了新朋友‘嘉德罗斯’的金感到十分开心。

‘嘉德罗斯’真是一个非常可靠,而且相当成熟体贴温柔的好人;和那个暴躁又不讲理的嘉德罗斯完全不一样。金在心里想到,感觉今天的异常状态也不全是带来不好的回忆。

“喂,怎么又是你。”不过过于快乐的后果就是,金迷路了。在东张西望的同时,走路不小心又撞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对不起——等等,雷狮……?”金后退了几步,但是对面的‘雷狮’看上去有点奇怪。

他挠了挠头发,露出了不耐又有点没办法的表情。但是‘雷狮’却没有像平常那样阴晴不定,抓住金就随心所欲地带他去哪里。

“我有这么可怕吗?”他自言自语,随后抬起头。

“还有,谁是雷狮?我叫布伦达。”布伦达啧了一声嘴,按了按金的帽子。金愣住了,他从没听说过布伦达的名字。难道这也像格瑞和嘉德罗斯一样,是今天突然出现的异变吗?

但是布伦达竟然非常好相处。虽然乍看一脸凶狠,口气也不大好,但是相当善解人意,能够沟通的样子。

布伦达不知道金的内心在感叹什么,他回过身:“我也迷路了,要一起走吗?”金的心情更加晴朗,没想到居然遇到了‘嘉德罗斯’和布伦达这样的好人!金刚想开口答应,没想到从天而降的惊雷掀起一片沙尘。

金本想下意识地放出矢量坚盾,但是布伦达比他更快,锤子在空中滑过一道圆弧,紫黑的锤柄在布伦达的手中一转。

在烟幕中传来一声冷笑。扛着锤子的雷狮自尘霾走出,余光瞥了眼布伦达:“听说有个和我长得一样的家伙在大赛乱窜,看来是真的啊。”

布伦达往前一步,将金护在身后。布伦达握着他的雷神之锤,没有回头,但是低声对金说道:“后退,你打不过他。在我身后保护好自己。”

金觉得要是雷狮是这样的一个性格,可能本来就多的迷妹数量又要翻一番了——毕竟大家都喜欢这种不良纯情男二的设定好吗!!?他实在是忍不住,吐了一个打破第四面墙的槽。

雷狮站在对面,看似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比。

——我这么酷炫的出场,难道还没有虏获小鬼的心动吗!?对面那个长的和我一模一样的参赛者是什么情况,小鬼怎么好像很喜欢他的耍帅一样??!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也在耍帅的雷狮愤怒地想到。而这时,身后海盗团的三个成员也跟了上来。

“有架打了?”佩利看着对面的布伦达蠢蠢欲动。布伦达护着身后的金,而这时候金突然被人打横抱起。白色的围巾在金的视线中被风吹起。

布伦达不回头就已经知道来者:“雷鸣,带他走,这边我来搞定。”雷鸣回应了一声,低头看了眼被现在的状况吓呆了的金:“抓好我,别乱动。”

说完,转身就带着金快步离开。

佩利皱起眉头,激动地跳起来:“别跑——”

但是布伦达的锤子一横,周身围绕着和雷狮相似的电弧,闪耀的电火花烧灼空气。“想要对他出手,先过我这关。”

雷狮:……微妙地感觉被抢了风头。

04

好不容易从雷狮那边逃了出来,金终于意识到自己居然在被人公主抱着的事实。“雷、雷鸣——?你可以不用……”

雷鸣看周围没有追兵,速度慢了下来。最后他停在森林之中,把金放了下来。他压了压帽檐,道:“别误会,只是大哥的命令而已。”雷鸣别开头,看起来并不想要暴露自己的表情。

金有些无奈,不管是雷鸣还是卡米尔,刚开始好像都有点难以相处呢。金挠了挠头:“那么雷鸣,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吗?”雷鸣看向金,摇了摇头。他思索了一下,继续:“我们似乎是早上起来时,就来到这里了。”

“这样啊……也许你们晚上就能回去也说不定。”金一边说着,还有些遗憾。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能再遇到‘嘉德罗斯’。但是这时,雷鸣抬起手,和卡米尔硬碰硬。但是雷鸣丝毫不落下风,挡下了一击。

“啧,你快走。”

金被攻击吓了一跳,但是卡米尔应该不会对他带恶意。不过看雷鸣和卡米尔两人之间奇怪的敌意,怕被攻击波及的金还是赶紧踏上矢量滑板离开了。

05

“咦?”金看到了一个小小的男孩,一头紫色的头发,穿着奇怪的服饰。他似乎迷路了,站在一棵树旁边,紧张地望着周围。金总觉得这个小孩子看着特别熟悉,于是迟疑地开口:“紫堂……?”

对方应声回头,肉嘟嘟的脸颊,水汪汪的薄荷色双眸;金仿佛心脏中了一箭——有点可爱,他想到。小小的紫堂幻走到了金的面前,抬起头来怯生生地问:“你认识我?”“我当然认识你啦!我是紫堂最好的朋友!我叫金!”介绍了自己之后,金拉起小小幻的手。

小小幻牵着金的手,有些犹豫地道:“唔……金,我迷路了,我可以和你一起——”金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路痴,他更是拉紧了小小幻肉呼呼的小手。“当然啦!”他比了一个圆润的OK手势。

此时身后传来一声轻笑,金回过头。就在这时风撩起他的鬓发,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他身边游动,地上的影子看起来就像是鱼类。小小幻害怕地扒住了金的衣服,而落到金面前的……

“紫堂幻?”金有点不可思议,加上他认识的紫堂幻,现在的紫堂都有三个了吧?明明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和卡米尔都只有两个——怎么这么多紫堂啊!

穿着白衣,看起来面容更加柔和精致的少年歪了歪头。他从容地挥了挥手,金顿时感受到身边无形的魔兽便没有了刚刚让他紧张的攻击性。

他走近金,拉起了他的手。他的声音低沉又温柔,让人有种仿佛被深情对待的错觉:“如果可以的话,直接叫我紫吧。”

金竟然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心跳加速,他转过头去假装无事发生,干笑着应答:“啊哈哈——好的,紫……”

这时候金又感觉自己的衣角被拽了拽,原来是小小幻抿着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他。金突然感觉到了一股修罗场的气息。可是这不对劲,明明紫堂幻应该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才是啊!!

仿佛还嫌状况不够混乱,黑气切断金的鬓发,冲向了紫。但是紫轻松地躲开,其中还不忘拉开金。金转过身去,看到的是黑紫色头发的紫堂幻,那不是迷宫战时候奇怪的紫堂吗……!现在已经有四个了真的没关系吗??

“放开金,他是我的东西。”黑幻一出现,就冷哼一声,吐出了一句暴言。金一边是瑟瑟发抖的小小幻;一边是一手抓着他,一手握紧了紫罗兰色光芒开始召唤自己召唤兽的紫。

黑幻身后的大斯巴达也带着黑气,他扫视了一眼小小幻和紫。“碍事。”身后的大斯巴达开始动了,怒吼撼动山林。战斗一触即发。

最后的原主姗姗来迟,金被拉住了连着衣服的帽子。他熟悉的紫堂幻还喘着粗气,停在他身边:“金!”

黑幻看到紫堂幻的到来,眼睛里更是流露出了嫌弃和鄙夷。“弱者还想要出来丢人现眼吗。”

——明明都是你啊紫堂!!!快清醒点!!?金看着这四个紫堂幻,忍不住吐槽道。

但是平时总是看上去很懦弱的紫堂幻站了出来,大声道:“等等——为什么我们不能团结一致,给金四份快乐呢!?”

快乐?

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

黑幻,紫和小小幻似乎对紫堂幻的话产生了兴趣,紫和黑幻卸去了敌意。金站在一边,就四个紫堂幻在一边窃窃私语。

金总感觉自己有什么东西要被夺走的感觉,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紫堂……?”

结果四个紫堂幻齐齐转头,那场景着实有点惊悚。金直觉想跑,却没想到被紫和黑幻逮住。紫堂幻、小小幻,紫和黑幻齐齐凑上前。

金瑟瑟发抖。

“紫堂不要啊♂!”

06

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此刻明月高悬。刚刚的一切,原来也只是梦境而已。金松了一口气,虽然‘嘉德罗斯’和布伦达是梦境让他有点遗憾,但是不管是紫堂幻也好,格瑞也好,那多出来的几个都太奇怪了啊!!!

这时候金听到了身边的动静。

嗯?难道他身边还有睡人?

金转过头去。

“哎……?”

为什么紫堂躺在他身边,没穿衣服?

为什么他躺在紫堂身边,没穿衣服?

嗯??

金从灵魂之中发出了一声疑问。

所以他和紫堂是做了什么,才会梦到这样奇怪的梦啊???

6.5

安迷修因为带着‘安迷修’,遇到了成群结队的小姐姐,所以没能和金遇上。

安迷修的寄语:王子殿下你听我解释!!

评论 ( 27 )
热度 ( 715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