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如果是金不管男的女的我都行!

- 乱马pa现已加入有生之年系列,大概是很久很久一更吧【。

- 所以懒得打tag了

设定

——————————————

01

金发少年一路在街道旁边的房顶飞跃身体轻得像是燕子,嘴里叼着一块面包一手拿着一罐橙汁。他身后背着的书包和身上的校服昭示了他是想要去上学的事情——早上想出门的时候没带公交卡,太惨了。


金忍不住回忆起自己跑到公交站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公交卡没带的事实,而且他因为本来想要好好上学所以没用矢量滑板。于是金就只好在各种高楼平台之间跳跃以求赶快到达学校,速度快得只剩下一个金色的影子。


今天是他上高中的第一天,要是迟到了可就不好了。只可惜天公不作美,此刻乌云密布,结果竟然下起了小雨。


没带伞的金被雨一浇,身子前面突然一重差点从五楼天台边缘掉下去。不过看起来惊心动魄,金却习以为常地稳住了身体。“呜哇……”金低下头。果然,身体已经因为淋雨水起了变化,胸口的那两坨赘肉严重影响了他的重心。


金看着自己的身体已然变成了少女的模样纠结地皱起眉头。“结果在报道之前还要去淋一下热水——真烦。”


在一个在武道家之中十分热门的修炼山区之中,有着一个咒泉乡。这里有着不同种类的溺泉,这里的泉水被第一次溺死在这汪泉水里的生命诅咒,只要有人跌入;淋冷水就会变成相同的动物。


而金,就是不幸跌入娘溺泉的人;他淋冷水,会变成女孩子。


02

“喂,你的钱到底交不交出来?!”


在乌云和雨幕之下,同样有人穿着相同的校服。而此刻戴着眼镜的少年模样看似怯懦,但是被眼镜挡住的薄荷色瞳孔里却带着冷光。他被看上去高一级的学长堵在小巷里,对方人高马大,脸上的凶神恶煞仿佛就是在逼迫他交出所有的钱财。


“抱歉……今天什么都没带。”低下头的时候看不清他的表情,而那小混混才不听对方的解释,又狠狠地推搡了他一下。紫红色头发的少年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放下了书包好像要拿什么的样子,但是手掌不知为何微微拢起合成了一个圈。


只不过这时候突然头上传来了少女清脆的声音,顺带着好像有什么东西撕裂空气。“喂,你干嘛呢!”轻松地站在电线杆上的少女手掌握紧,穿着男孩子的校服看起来有点松松垮垮的。她双手握拳,手中好像抓握着什么东西似的,只有仔细看才能通过折射判断在雨幕之中的细线。


少女背着光,威压释放的样子仿佛猛兽正在发出低吼。银铃般的声音却带着十足的威胁气息,令人胆颤:“赶快离开这里,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03

银发的少年站在校门口,站在花圃的旁边等待;他有时候抬手看看手机,似乎正在等人的样子。


走过的学生和老师都指指点点,大约内容都是“不会吧”或者“格瑞会在等谁”。格瑞对此并不在意,毕竟对他来说,好不容易能够再续前缘(?)的幼驯染才比较重要一些。嘉德罗斯此刻也走进了校门,他满脸恼怒地穿着雷德给他准备的小脑虎雨衣,尤其是头上还顶着两个耳朵。这时候他也根本无心和格瑞比试——第一,因为他现在准备先去把给他准备雨衣的雷德收拾一顿;第二,他如果不小心因为比试淋了雨水,会变成一只山猫。


而且这丢人的事情还是雷德的错。去修炼的时候把山猫溺泉错认成温泉一下居然还忽悠嘉德罗斯泡了进去……


——这对嘉德罗斯,这个学校的帝王是奇耻大辱!!!


04

雷狮看着帕洛斯变成白色小仓鼠的样子,感到了十八分的无奈。刚刚佩利打开伞,根本没有考虑到帕洛斯也是跌入过溺泉的人。半点都没给他遮雨的结果就是青年瞬间变成了一只可爱的仓鼠,衣服也因为没有支撑啪嗒一下全都掉在了地上。仓鼠还花了不少力气从衣服里头拱出来,吱吱叫仿佛在抱怨什么。


卡米尔几乎是觉得无奈,给雷狮海盗团善后一向是他的任务。他熟练地把便携式笼子拿出来,一边把湿掉的衣服捞起来一边抓着帕洛斯就丢到小小的仓鼠笼里。手段极其简单粗暴,要是被不知道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是在虐待仓鼠。


雷狮在雨幕之中突然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吹了一口口哨:“噢哟,还是第一次见到第二那个家伙还会等谁来着,原来是小女友?”而此时站在雷狮身后的卡米尔和佩利似乎也看到了不远处的金色,两人都是一惊。卡米尔空着的手则抬起松了松自己的围巾,但是动作之后并没有放下。那双钴蓝色的眼睛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他轻轻地呢喃了一声。


“金……?”


而佩利则是眯起眼睛看了看那个熟悉的身影,虽然他看起来有些想要上去,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鲜少地露出了考量的表情。最后佩利还是站在了雷狮身后,虽然他没想到此刻他的神态已经被帕洛斯看在了眼里。


05

在雨幕之中终于等来了连绵灰色之中的一抹金,格瑞的眼神温柔了下来。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差点都从眼眶里头掉了出来。等等,为什么自家的幼驯染变成了女孩子!!?那因为跑步而上下晃荡的胸明显就没穿内衣——不对,小时候明明一起洗过澡的,明明是有(哔)的,为什么会变成女孩子啊!!!


……还有她牵着手的那个紫色头发的家伙。


格瑞一时内心思绪万千差点突破自己的人设直接吐槽出来了,但是他还是很勉强地维持了自己酷哥的称号。等着金停在自己面前了,格瑞才张了张嘴——虽然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说出了“怎么才来”四个字。


——明明我想要和金阐述这么多年分离以来的思念好吗!!!该死的嘴巴,给我动起来啊!!!女孩子岂不是更好吗直接结婚就行了!!!


不存在的。


“哈……啊,格瑞你别误会!!我是之前去咒泉乡修炼才不小心掉到娘溺泉里的!”金想到自己现在的形态就皱起眉头,想起了自己的幼驯染肯定会有疑惑赶紧说明道。而在格瑞点头的同时,身后的紫堂幻——他们在路上交换了姓名——也开了口。“哎?原来是这样啊,难怪穿着男孩子的校服……”


格瑞皱起了眉头,毕竟咒泉乡是一个一般只在高级别武道家族里才能了解的地方。而金却不知道这么多,他惊喜地回过头:“紫堂你也知道咒泉乡啊,除去莫名其妙的溺泉,的确是一个修炼的好地方呢!”刚刚开口的紫堂幻这时候才知道自己刚刚不小心失言,连忙摆摆手:“我也只是听说的而已啦!毕竟溺泉什么的感觉很有意思。”


06

果然一浇热水就回复了格瑞熟悉的样子,面前的男孩依旧和以前一样笑得有点傻乎乎的。格瑞有些无奈,不过现在要追求金还来得及。内心里散发着小星星的格瑞真我认真地握拳。在一旁给金找来了换洗衣服的紫堂幻也有些诧异,大概是第一次看到被咒泉乡的溺泉影响的人——尽管和刚刚的少女一样,金发的少年也依旧散发着让他感到亲近的温暖气息。擦了擦自己的头发,身上的衣服还有点湿哒哒的。格瑞扔给金一条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和格瑞一同走出更衣室的金正好看见了迎面走过来的雷狮海盗团。


突然看到了熟人的金看起来很高兴:“卡米尔!佩利!”他叫着两个人的名字,用力地挥了挥手。


格瑞:警觉!


雷狮:???


本来想要刷一波逼格的雷狮还没有反应过来,毕竟刚刚格瑞身边的女孩子变成了个男孩子。不过因为实在太像了,加上自己队里两个受到溺泉影响的成员,大概也能够猜出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对自己的弟弟和小弟一副很熟悉的样子啊?!站在后面的帕洛斯也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金,毕竟自己也是受到溺泉影响,大概知道了面前的这个少年应该是跌入了娘溺泉的人。


金给了卡米尔一个熊抱,雷狮看着自己一向厌恶肢体接触的弟弟卡米尔非但没有厌恶地推开,反倒是很坦率地就抱到了怀里。金亲昵地蹭蹭卡米尔的脸,看起来十分雀跃:“好久不见了啊卡米尔!”


随后他抬起头和佩利打招呼:“还有佩利,最近没有经常受伤吧?”而被关心的对象仿佛能够看到因为高兴而疯狂摇晃的尾巴。佩利样子得意极了,和金似乎已经认识了很久的样子:“没有!我可是很强的啊。”


格瑞的内心很难过,那充满了纯洁雪白颜色的语句呼之欲出。


明明……明明是我先的……到底是哪里出错了;重新见到喜欢的人,之后能够喜欢的人一起上学,这本来应该是双份的快乐!这到底是为什么……


真是太莓良心了,简直莓道理,莓人性啊!


07

今天早上的时候下了大雨,嘉德罗斯因为早到学校而没有淋到。只是防不胜防的是,嘉德罗斯在放学路上,走着走着就又下起了一阵暴雨。嘉德罗斯就算是一个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武道家,也没法斗过伟大的自然母亲。


于是嘉德罗斯也就突然变成了金色的山猫。全身的毛都淋湿了,衣服也掉在了路上。只是现在路上并没有什么人,所以才没被人看到。嘉德罗斯无用地甩了甩自己身上的水,虽然马上又被大雨淋湿了。衣服也吸了水,嘉德罗斯刨了两下发现自己一只猫是不可能拿起来的。


但是就在这时候,他突然被人给抱起来了。只见一个金发穿着雨衣的少年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眼睛里就写着’我想要养你’这几个大字。嘉德罗斯刚想给这个大胆的家伙一拳头让他知道一下大小,结果现在的体型挥出的这个猫猫拳一点威力都没有。


“别怕啊,我带你回家去洗一洗哦!”这个金发少年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一手把他抱在怀里。雨衣的拉链拉开,这让猫形态的嘉德罗斯在被金抱着的同时能够露出一个头。尽管嘉德罗斯已经很努力地想要喵喵叫表示自己的不满和抗拒,但是这个少年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但是嘉德罗斯看到金在房屋间轻松跳跃的样子似乎若有所思——毕竟如果能够这么做的话怎么说也应该能力也不俗,也许有那么点比试的价值。之前嘉德罗斯居然没发现这个人,也没在高中部见过的样子。


而嘉德罗斯思索的时候让金还以为是自己攻略了这只肥嘟嘟的山猫。他一边走着还一边对怀里的山猫说话:“现在感觉好一点了吗?对了,得给你起个名字。”金停在了一栋居民楼的天台上,揉了揉嘉德罗斯的猫脑袋。他走进楼道,坐在了栏杆上滑到了一楼。


停在门口的时候,金一脸仿佛灵感迸溅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胖,就叫你大壮吧!!”


大壮你个头啊!!!嘉德罗斯暴起,一个泰山压顶压在了金的头上。金没想到看起来胖胖的山猫会这么灵敏,一时间居然被偷袭成功。“等等,大壮你好重别——呜哇别动爪子!!”


08

金一边怀揣着’我也有猫了’的梦想,一边脱好了衣服准备抱着嘉德罗斯一起进热水洗澡。嘉德罗斯愤怒的抓抓因为之前在猫身的时候被蒙特祖玛剪过指甲所以根本只是留下了几道红痕。


本来金还以为大壮会怕水,结果发现大壮非常激动的样子。十分高兴的金和大壮一起下了水,结果发现山猫逃出了他的怀抱之后猛地扎进水里。金还没来得及手忙脚乱地把他的猫捞起来,就从水里冒出了一个金色的脑袋。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光着身子的嘉德罗斯和光着身子的金面面相觑,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愣是解锁了第一次见面就看光对方的成就。“……溺泉?”金颤颤巍巍地问道,感觉自己的养猫梦已经碎成了一块一块的。嘉德罗斯看着面前未着寸缕的少年也愣是红了脸,平时的戾气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嗯、嗯……”


嘉德罗斯看着对面的金,刚想问他出自什么流派的时候,门却被打开了,传来的是格瑞的声音。格瑞本来只是看到金没把门锁好,进来看一下有没有问题。而且更巧的是刚好发现金正在洗澡,但是浴巾没有拿进去。格瑞想着毕竟小时候是一起洗过澡的青梅竹马,应该现在进去送个浴巾是没关系的事情。他一边拉开推拉门,一边看了进去。


“金,你——”


然后他看到了他的死敌和他的(内定未来)媳妇一起坐在浴缸里的场景。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近得可怕;而且嘉德罗斯还抓着金的手腕,在格瑞的眼里妥妥就是要干些什么的样子。而金的表情和动作也从莫名其妙在格瑞的眼中过滤成了楚楚可怜向他求救的模样。


格瑞十分冷静,抽出刀就向着嘉德罗斯砍去。金和嘉德罗斯眼明手快,同时一翻翻出浴缸躲开了格瑞的攻击。随着轰的一声,金浴室里的浴缸变成了两半——果然所见皆可斩的刀法和本家的传家重刀烈斩能够凌驾所有刀法和刀的顶峰不是没有理由的。


秋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没穿衣服的金身边站着的是没穿衣服的大罗神通棍法继承人,而格瑞拿着刀,一副正在怒砍小三(嘉德罗斯)的模样。秋握紧了拳头,随后狠狠地把格瑞和嘉德罗斯摁进了地板。


“……”


“你们上演什么戏码呢,金、是、我、的!!”秋的灵魂怒吼穿透天际,这一天,格瑞又一次明白了秋身为武道家修罗的恐怖。而一边的丹尼尔则拉过了金,已经好好地帮着金用浴巾擦了擦身子然后悄无声息地带着金离开了。


“秋会处理好事情的。”丹尼尔毫不犹豫地卖了自己的同僚。金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评论 ( 33 )
热度 ( 1052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