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光环杀手02

- 前文:01

- 进展很慢,大概是伪原著向(动画漫画揉一起)?大方向不变,但是细节不同

————————————————

09

金一向是一个神经大条的人,虽然他看过了格瑞和某位参赛者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内容,但是他在一觉醒来之后,就已经看开了。他就当做是养了一个孩子,又有何不可呢?金宽慰自己,这么一想,内心顿时豁然开朗;而金的蓝眼睛中也带上了些许温柔,或者说,是慈祥。而他应该要坐到这个慈母系竹马的本分,好好帮那个参赛者照顾格瑞才是。

格瑞恐怕一辈子都不知道,金缠着他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过了不久,格瑞的伤好了些,他就开始拿着木刀练习刀法。每天机械地劈砍,而金则坐在他旁边,百无聊赖地看着格瑞一次一次地重复着那样的动作。金总感觉格瑞的回忆杀意外地多,仅仅只是几个月,金就几乎把格瑞在现世的记忆全都看了一个遍。

但是你觉得,回忆杀会仅仅只回忆一回吗?当然没有,格瑞这样内心细腻的男子,当然脑海里时常会涌起几个重复的美好回忆。刚开始,金还被格瑞的记忆中那个周身散发着小星星光芒,仿佛是另外一个人的格瑞震惊;只不过看得久了,金难免也开始觉得无聊起来。

但是,他可是要把格瑞养大,然后带去凹凸大赛的人啊!怎么可以在这里退缩?金想到,依旧致力于如何按照原著,让格瑞和那名参赛者终成眷属。金正思考,格瑞似乎是做完了练习,转身要走。金赶紧从石头上往下一跳,跟上了这个处在叛逆期的格瑞宝贝(金自认为):“格瑞格瑞,等等我嘛!”


格瑞瞥了一眼身边的小孩,金发的少年睁大了水汪汪的蓝眼睛,抬起头来看他。和他比起来,金看起来小小的。仔细想想,他和金应该相处了一年了。

格瑞平时冷淡的眼眸也柔软了下来,他抬起手,揉了揉金的头发。而他身边的孩子就像是小奶猫一样,很享受地蹭了蹭他的手心。格瑞的心也柔软了下来,只要他在金的身边,就连本来已经变得一片灰暗,满溢着复仇的人生都变得灿烂了起来。

金还在他的身边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格瑞点点头,表示他在听。他的嘴角勾起了清浅的弧度,引得金一声惊呼。他长叹一声,扛起自己身边吵吵嚷嚷说要带路的小路痴:“笨蛋,很吵。”


“哦……”金讪讪闭嘴,鼓起腮帮子。格瑞的余光扫到对方的表情,虽然他在现世并不喜欢小孩,但是此刻也不由得觉得金可爱极了。

而就在不知不觉当中,金没有发现,格瑞头顶光环上的字变得模糊了起来。


10

而之后,就是秋去参加凹凸大赛三年未归的事情了。新一届的凹凸大赛开始,格瑞也准备离开登格鲁星。身后的金虽然眼泪汪汪,但是在叮嘱了不少的事情之后,还是抓紧了自己的衣角,最后目送他乘坐飞船离开了。


顿时,格瑞的内心百感交集。眼前不由得闪过了金和他曾经的点点滴滴。曾经他睁开眼,金那担忧的表情,金跟在他后面叫他名字,金带着笑容扑到他怀中,又或者是皱着眉头思考今天给他做什么菜的苦恼模样……一切的一切,都让格瑞如此的留恋。

而此刻,格瑞身边的标签终于憋不住了,碰地一声爆出了星星的特效。随后,标签突然变化了。原先的面瘫标签,竟然变成了闷骚。而复仇之王,也在一阵光芒闪耀之后华丽变身‘和竹马谈恋爱不忘复仇’——尽管这些,在场的人都看不到。

从飞船的透明窗户中他看到了向他挥别的金,对方正拼命向他摇手。而就算是平时素来冷酷而面瘫的酷哥格瑞,眼眶也有些酸涩。而曾经的小星星在改变了标签的同时,也仿佛要冲破复仇人设的封印,蹦跳出来,让格瑞最后能和金来一个罗曼蒂克的告别。

不过最后格瑞还是忍住了,他别过头去——等着我!金,等我赢得了凹凸大赛复完仇,我一定回来娶你!!格瑞一边想着,差点顺势撩起刘海。


只可惜金后来还是跑去凹凸大赛了。

毕竟,虽然秋的光环越变越可怕,但是哥哥不见了,金还是坐不住的。而就在这时,秋给他寄来了一张地图,并且叫他去凹凸大赛。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尽管路痴严重,金也依旧坚定不移地踏上了旅途。


11

金此刻正在以为白发青年的怀中,被他抱着,去向凹凸大赛。他被丹尼尔裁判长圈在怀中,三十多厘米的身高差让金异常娇小,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小孩被丹尼尔爸爸抱着一样。趁着这个机会,金就凑过去,想看看丹尼尔的光环,大赛的裁判长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说不定能有一些哥哥的消息。

不过金还是很想吐槽,丹尼尔的头上本来有一个光环,但是金能看到的光环是人物固有属性;于是在金的眼中,丹尼尔其实有两个光环……

金:总感觉你好有个性。


但是当金凑近那个白色的光环,才发现了一个盲点——光环上的字,是白色的。可是丹尼尔裁判长的光环,也是白色的啊!!?金眯起了眼睛,都快看得落泪了也没认出上面到底有什么字,非常的神秘。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幕?真是如斯恐怖。金想到,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也在一本小说里了。不过他要是真的在小说里,应该也是一个打酱油路过的角色吧。看过格瑞和秋之后,他已经再也不想当主角了。


就在金胡思乱想的时候,丹尼尔就已经降落在了凹凸大厅。金在第一眼看到凹凸大厅时,就已经被大赛参赛者头上的光环给惊到了——这么多都如此闪耀,难不成全都是哪篇小说里的主角吗?宇宙之大,主角也真是多啊。

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不过,这些光环看起来也不一样。大多数的人虽然有闪光的光环,但是看起来灰扑扑的,不太有逼格;但是有几个人看起来明显不一样,颜色鲜艳璀璨,一下就抓住了金的眼球。这一般是由小说原著的人气定的——不过,金不太清楚所谓人气是什么意思,又怎么计算。


放眼望去,金就看到了自己发小嫩绿嫩绿的光环,它首先从一众灰扑扑的光环里脱颖而出。当然,十分夺目的,还有站在格瑞对面,气势汹汹的金发少年。对方的光环和他的印象色一样,是璀璨的鎏金,可谓是锋芒毕露。

不过,金还是关心格瑞的。刚刚在路上,金听自己已经迟到了三个月;而格瑞在这三个月里,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没有?!这是金最担忧的问题。一边想着,金一边向格瑞扑了过去。他张开双臂,一如既往地想要抱住他的竹马:“格瑞格瑞——”


格瑞对金会出现在这里惊讶极了,他假装冷静地推开,为的就是让对面的死对头嘉德罗斯不要盯上金。格瑞偏过头,金的眼睛一亮,伸着手还想要靠过来。格瑞一看,心都忍不住软下来了。他的老婆(格瑞自认为)真是太可爱了!格瑞内心的真我捂住了脸,已经被萌得落泪了。

格瑞沉稳,内敛又不失深情地道:“别闹。”说完,才让金泄了气一般垂着头,在他身边站好。金看起来就好像是得不到主人摸摸的小奶狗,垂下了尾巴。格瑞连忙别过头,毕竟要是再看下去,他可能忍不住自己想要抱回去的心了。


12

嘉德罗斯还是第一次竟是被人扫了一眼之后,就忽视了。而嘉德罗斯眼睛里嵌入的分析器显示,这就是一个渣渣,任他捏扁搓圆。


“切。”他啐了一口。人造人少年的围巾配合着不知道从哪来的风,在空中飘飞——这大概就是主角光环带来的特效吧。他手中的元力武器在掌上转了几圈,狠狠地杵在他脚下的地上。他中气十足,吼道:“不过是一个渣渣!格瑞你竟然与一个渣渣为伍,我太失望了!!”

说罢,那根大罗神通棍就朝着金,又或者说是金和格瑞的方向打来。金一时脑热,以为嘉德罗斯要欺负格瑞。金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孩子要被打的母亲一样,他一把抓起手边能拿到的武器,还没等格瑞拉住他,就大义凛然地挡在了格瑞的面前。


轰——

一阵烟尘散去,本来觉得自己可能会粉身碎骨的金竟然没有丝毫受伤的痕迹。金不由得有些得意,结果,当他低头一看手中的武器时,他的笑容都凝固在了脸上。


没错,一个惨痛的故事,他此刻手上拿着的,正是格瑞的光环!!!上面写着的‘竹马系终将胜利的唯一指定正攻’还历历在目,但是下一刻,那光环就化成了一通泡影。


这时候,让我们切换到路人和嘉德罗斯视角。嘉德罗斯和路人们,包括格瑞,也都看不到金手中的光环。他们所能见到的,就是金手中空无一物,但是居然赤手空拳就挡下了嘉德罗斯的一击。而嘉德罗斯也承认自己感到了意外——虽然他并没有使出全力,但是这个被鉴定为渣渣的家伙竟然空手挡住了这一击。

啊,好像找到一个更有意思的对手了。


嘉德罗斯的狂气笑容和刺目的视线,都让金觉得好像被什么野兽当成了目标。他往后退了退,赶紧躲到格瑞身后。就连格瑞头上ber地一下又蹦出了一个新的光环,金也没来得及吐槽。嘉德罗斯看格瑞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看向这个渣渣的视线,不知为何,一阵无名火起。

他可不会因为格瑞而退缩,反而他感觉对这个金发的渣渣更有兴趣了。竟然让格瑞护得那么紧,说不定他的身上还有什么无法检测出来的意外之喜。他从高处跳下,几乎是在只剩残影的情况下就到达了格瑞的面前。大罗神通棍和烈斩碰在一起,迸溅出的火星落在金的脚边。

“金,别理他!”格瑞顿时觉得此刻的发展好像有点不对——糟了,难道是情敌的气息?!格瑞顿时眼色一冷,手中更加用力。“渣渣名字是金?听起来还可以。”嘉德罗斯适时退开,握着大罗神通棍,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金。


而拜刚刚的对峙所赐,金也终于看清楚了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光环。格瑞新长出来的光环,上面写着的竟然是‘明明是我先的竹马绝不认输’;再想想刚刚看到的那个旧光环……他救下格瑞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还好,嘉德罗斯光环还比较正常,是‘嘉傲天当场表演碾压无能渣滓’,虽然有点可怕,但和格瑞比起来还是能够接受的。而且,不愧是光环上写着嘉傲天的男人,就连小说原著也是如此的不同——没错,秋和格瑞还只有一本飘在身边;但是嘉德罗斯却有五本。也不知道到底他经历了什么坎坷的人生,才能写出这么多故事来。这么一想,金对嘉德罗斯的眼神里都带上了怜悯。


注意到了金的眼神,嘉德罗斯倒是毫不客气地看了回去。两个人的视线相接,金也无知者无畏,倒是觉得嘉德罗斯的一双金眸特别漂亮。

格瑞看着这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危机感油然而生,迎面扑来。金和嘉德罗斯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谁都不让谁,仿佛谁先移开视线就输了一样。大厅中沉默弥漫,几分钟却恍若一个世纪。最后,嘉德罗斯首先移开了视线,竟然扑哧一声笑出声来。他微微眯起眼睛,饶有兴趣地用宣布的语气开口:“虽然是个渣渣,但挺有意思。”说罢,他转身,带着他的两个跟班离去了。


13

等到嘉德罗斯彻底离开,大厅里才逐渐响起窃窃私语说话的声音。不少的参赛者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金的身上——他竟然让嘉德罗斯笑了,那可是对谁都看不上眼,只会找格瑞打架的战斗疯子啊。格瑞终于看不下去了,在老婆要被死敌抢走的情况下,格瑞觉得自己必须做些什么。

“你不要在意,那就是个自大的神经病。”格瑞说道,他顿了顿,指向了一边显眼的高台,“去那边领取元力技能吧。”“好的格瑞!”金抬起手臂,再次露出笑容,看上去可爱极了。


格瑞心一软,正是打算陪着金去领取技能。但是人说天有不测风云,鞋跟和地面敲击的声音响起。丹尼尔的手搭在了金的肩膀上,他笑弯了眉眼,温柔但却强硬地道:“金,那么接下来由我带你去领取元力技能吧。”

格瑞:??!


他看着金和丹尼尔裁判长走远,格瑞表面上也冷淡地离开了大厅,但是内心却波澜壮阔。要是金在场的话,就能够更清楚地看到格瑞身边的标签多了一个,还有点长——听说竹马不敌天降。


13.5

金一边走,一边抬头扫过了大厅二层。而他轻而易举地就看到了两个特立独行的男人——第一个人的头上,那个光环竟是带着迪厅特效一般,好像正在不同的紫色之间无缝切换;另一个……金已经看不清楚了,因为他不仅头上有一圈湖绿的光环,而且他的全身都已经被一种似乎叫做弹幕的东西给遮住了,显得他整个人就好像被一团青色糊掉了一样。

金:……真狠啊。


然而以后应该不会遇到这么吊炸天的主角吧?毕竟他只是个光环都没有的路人啊!金这么一想,又觉得轻松了起来。

评论 ( 33 )
热度 ( 869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