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14

- 前文→ 0102030405060708091011设定1213

- 系定时发布

- 我,不可以忘记安迷修!!!每次都忘了他,真是太让人难过了(。)

——————————————————

安迷修有时候会不经意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比如说正走在替自己王子殿下买菜的路上。


…… 


“就凭你也想要成为骑士,笑死人了!”

棕发的小男孩被人无故推搡,也不知道是谁落在他身上的拳,谁落在他身上的脚。本来安迷修手中的传家宝铁剑也被为首的小孩抓去,对方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的跟班为了讨好他,把相对瘦弱的安迷修推倒在地上。而那个倒地的孩子身上,身上淤青和伤口交杂。迸溅出来的黄蓝双色魔力让那些孩子更起劲地叫了起来。

“怪物!!”


孩子们带着单纯的恶意大吼着,有人走过,也不会多此一举,伸出援手。冰和火的双系魔力并不多见,人的排外心让他成为了贫民窟小孩子们的欺凌对象。

这已经是第无数次了,安迷修早已经是司空见惯,连反抗的心都没有了。但是这肆无忌惮的男孩手中,拿着的是妈妈家的传家宝——唯独这个,他不能让别人夺走。安迷修咬紧牙关,铆足了劲,那双青绿色的眼睛中燃烧着近乎疯狂的战意。把他独自带大的母亲就是此刻的他要守护的目标,也是他要贯彻的正义。


他突然从地上爬起,冲向此刻身边没有跟班的小霸王。湖绿的双眸被柠檬黄和水蓝取代;火兀然在木头做的柱子上燃烧,同时,冰霜在屋檐之下冻结。

安迷修用身体撞向这个比他高一个头的大孩子。他用尽全身力气,竟然趁这家伙措不及防,把他整个人都撞倒在地。那领头的家伙没有料到这看起来瘦弱好欺负的小孩竟然如此拼命,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而安迷修抓着大孩子的手,一卸力,抓走了自己的剑。


那欺负人的小孩反应过来,一用力,推开了安迷修:“你这贱货——!!”安迷修抓紧了手中的宝物,宁愿等会儿自己的肩膀往地板上磕,也不放开自己紧握的剑柄。此刻,火焰和冰霜并不受他的控制,仅仅只是影响了周围。

但是安迷修想象中的冷硬和痛楚并没有来临,他反而跌入了一个又温暖又柔软的怀抱。而瞬间,闪耀着异色光芒的双眸恢复了一汪湖绿。


安迷修疑惑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柔软得好似阳光的金发,和如同晴朗天空一般蔚蓝的双眸。而这些都是皇家的象征。

对面的人看到了那头金发和一双蓝眼睛,明显是退却了;再加上因为安迷修的情绪波动,周边的物品此刻或是燃烧,或是冰封。最后,这些小孩只是撂下几句例如‘怪物’‘野种’之类的狠话,便一溜烟似的跑开了。


安迷修连忙和对方拉开距离,低着头,不敢直视那双眼睛。他的嘴唇微动,声音低微如同蚊呐:“谢谢……”毕竟他们这些贫民窟里出来的人和王族完全不能比,保持尊敬也是必须的。但是对面的人却没有嫌弃他身上的脏污,安迷修被对方牵起了手。

他受宠若惊,这才把视线落在了对面人的身上。对面的男孩比安迷修稍微矮了一些,脸蛋肉呼呼的。一双大大的蓝眼睛里闪着光,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王室贵族。安迷修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是对方却牢牢抓住。


随后,他说了一句改变安迷修一生的话。

“你好,我叫金!我觉得你很适合做骑士哦,要和我一起来吗?”

就好像是猛然撕裂黑暗的灿烂光芒,从此刻就开始照耀着他,引导着他前进的方向。


 ……


安迷修手中拿着几袋蔬菜;而银跟在后面,冷着一张脸,手中提着的是一些肉类和蛋。他们按响了金家中的门铃,站在门外就能听到金咚咚咚冲向门口的脚步声。门因为打开得过于用力,微风撩起了安迷修和银的鬓角。

“欢迎回来!”金的语气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安迷修正觉得奇怪,就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嘉德罗斯,和厨房里正在张罗午饭的格瑞。他的眼中划过一丝阴翳,但是被安迷修很好地掩盖。金没有发现,只是赶快把两人迎了进来。


嘉德罗斯连一瞥都吝啬施舍,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银的眸中闪过血光,同样暴躁的脾气碰在一起,他差点想冲上去和嘉德罗斯大打出手。“别别别别……”金赶紧劝银冷静下来——毕竟金知道,这时候的嘉德罗斯劝了反而更有脾气。

安迷修在一旁勾起嘴角,双眸溢满温柔,转向了金。他仿佛主事者一样,表现出安抚其他人的样子:“是啊,大家还是和气一点比较好。不要给金带来麻烦啊,不是吗?”


嘉德罗斯置若罔闻,银倒是冷冷扫了他一眼。金没有认识到安迷修的恐怖,但是银有。毕竟不是谁都能直接在大路上架起结界,用攻击来和他说话的。那时候,冰和火焰裹挟在一起,极端的冷和热竟然相辅相成,如同两只野兽一同对着银露出獠牙。


“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安迷修转回身,对他说道。大概是刚刚的那一句‘我和哥哥长得很像吧’激怒了他。冰晶和火焰在他的周围,皮肤感受到了炽热和冰寒,但是却丝毫没有受到伤害——自然也不会让金产生怀疑。

这样庞大的魔力,银甚至都不知道安迷修是怎么控制住的。但是安迷修的眼睛却没有看他,他低声说话,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银听的威胁:“没有人能比得上王子殿下……”


只是此刻,金当然不知道买菜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他尬笑几声,赶紧顺着安迷修的话说:“对啊对啊,别吵架啦。”他一边说着,一边拿过银和安迷修手上的袋子,把它们放到桌面上之后,金准备把这些原料都放到冰箱。

正好安迷修也在一旁帮忙,两人一同伸出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在了一起。安迷修如同触电一般缩回手去,脸也泛起了红;而金却疑惑地抬起头来,不明白为什么安迷修的反应这么大。


 ……


“阿姨!”

安迷修的母亲迎面走来,跑得更快的那个,竟然是安迷修身边的金。长大了不少的金扑向了棕色长发的女人,正正好能够到达她的腹部。而此刻的安迷修也比金高些了,他跟在金后面快步走近,道:“母亲。”

温柔的女人棕色长发低垂,揉了揉两个孩子的头。“都有好好学习吗?”她问道,见金立刻视线飘忽,就知道对方又不认真上文化课了。身为皇子的金,是被要求文化课、剑术以及魔法都必修;而安迷修只需要精通魔法和剑术,以求将来能够保护金,或者上战场就行。


不过按照现在这样,反而是安迷修先学会了文化课的内容,金才肯在安迷修的教导下,不情不愿地学完文化课。尽管女人也知道金和安迷修现在的关系很好,但是王的事情,又怎么能说得清呢。此刻的情形,会让以后两个人的关系如何发展,她也不由得感到扑朔迷离。

她虽不想质疑金,但是这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女人瞥了一眼怀中的金发少年。随后,她的眼神落在了安迷修的身上。女人敏锐地发现了自己孩子眼中的那一份不同。从贫民窟出身的女子尚不明白应该怎么用恰当的辞藻,来形容这种感觉。

——那种让人仿佛要沉溺到其中,如同沼泽一般缓慢吞噬一切的温柔。


金拜别了现在是两人侍从的女人;而安迷修则自然而然地跟在金的身后,准备陪他一起回房间。刚走过一个拐角,金就有点奇怪地回过头去。安迷修却也一时没有刹住车,两个人顿时摔作一团。

“哎哟……”还好金在倒地之前,在自己的后脑勺下面垫上了矢量箭头。安迷修也刚刚保持住了平衡,一边睁开了眼睛。他仔细一瞧,金躺在他支撑身体的双臂之间,而他的身子压在金的身上。因为刚刚一阵的乱抓,金的衣服也有了一丝凌乱。小王子的王冠落到了一边,第一个扣子开了,金的锁骨也露了出来。


安迷修的心跳有一瞬间的紊乱,他咽下了一口口水。但是下一刻,未来的预备骑士就把这样的事情给抛诸脑后。安迷修现在更关心的,是金有没有事。

“王子殿下,疼吗?要不要我去叫——”而安迷修的话被金打断,金坐起身子,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他大剌剌地盘腿坐在地板上:“我没关系啊,我是想说安迷修你。”

被突然点名的安迷修眨了眨眼睛,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也在宫殿走廊毛茸茸的地毯上正襟危坐,一副低头认错的样子:“怎么了,王子殿下?”金的语气里带着无奈,似乎也是拿他这样的性格没法。

“安迷修,你什么都没做错,不用那样的。”他舒了一口气,问,“今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你也好久没和阿姨在一起好好聊聊了吧?”


安迷修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抬起头来,眼睛里带着一点迷茫。金似乎因为他的脑回路而沉默了一会儿,又解释了一遍:“我是说,你今天放假,晚上好好和阿姨过一晚吧。”

安迷修反应不及,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王子殿下——”但是他的话又一次被金强硬地截断了,金发少年轻轻弹了一下安迷修的额头,笑道:“没关系,这是我的命令。你快去吧。”安迷修自然也是想要和自己唯一的家人待在一起。他急急忙忙地起身,给金鞠了一躬:“王子殿下,谢谢!”


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了金朝他扬起笑容。眉毛如同弯月,那双眼睛微微眯起;笑起来的时候,他看起来就好像散发着耀眼的光。一如当时,他和金在贫民窟里初见的时候。

安迷修的眼睛仿佛被金点亮,胸腔中剧烈的跳动让他抓住了那片衣料。这是他所认定的,温柔的王子殿下;而安迷修一定会用尽自己的一切帮助他披荆斩棘,最后登上王位。


 ……


金看到格瑞和安迷修无声地准备午饭,看起来也充满了兴趣。不过格瑞揉了揉金的头,声音少见地温和:“好了,金,去等着午饭就好了。”安迷修的眼神落在金头顶的手上,不过片刻,他的眼神便轻飘飘地移开了。

一阵温柔的微风拂过金的脸颊,金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来。而恰巧,汤勺被安迷修递到金的嘴边,带着香气的调味汁勾得人食指大动。“尝尝吧,王子殿下。”安迷修道,金自然照做。喝下一口,金顿时两眼一亮:“好香啊!”


安迷修捏了捏金的脸,他自然地用嘴唇盖在刚刚金喝过的地方。他仿佛若无其事,没有理会格瑞投过来的视线,无辜地问这无关痛痒的话题:“咸淡刚好吗?”金用力地点了点头,一个好字还没出口,金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为了防止客厅的嘉德罗斯直接拿起他的手机就挂,金赶紧冲出厨房,一把抓住了餐桌上的手机。“喂?”刚刚没看来电提醒,金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对面传来的声音让金松了一口气。

金的眼色变得柔和,声音也软了下来:“怎么了,阿幻?”电话对面,紫堂幻的声音带着些许宠溺:“金,为了庆祝搬家,过几天要出来玩吗?”“当然可以!”金兴高采烈,而这时安迷修和格瑞也把菜端上了桌子。看到金下意识摆出的信赖表情,安迷修内心平时压抑的暗涌,终于在此刻波动了起来。他可以忍受暂时的情敌,但是无法忍受金对别人表现出依靠。


明明是只有我——我才是金唯一能够相信的人。保护欲和占有欲相互交融,安迷修的双眸之中的阴霾聚拢了起来。

“收起你刺人的敌意。”从沙发上起来的嘉德罗斯正好看到了这一幕,扫了安迷修一眼。他理所当然地坐在了金的旁边,格瑞也坐到金另一边的位置之上,没有丝毫的谦让。安迷修就只能坐在金的对面了。他并不在乎座位,毕竟金最后选择了谁,这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好不容易的一次机会,他不能在失去自己生命剩下的,最后一个重要的人了。


嘉德罗斯对安迷修和格瑞做的健康菜谱一脸嫌弃,不过碍于金在场,抑制住了自己的脾气。而此刻,安迷修、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竟然形成了微妙的平衡,各怀心事,反而让平常吵闹的餐桌异常的平静。似乎是因为饭桌上暂时和平的氛围,金的心情也放松了下来。

而在城市的彼端,乘着夕阳的光和微凉的晚风,凯利的黑发在空中飘扬。而他看起来心情很好,因此,嘴里的糖果也变得更甜了不少。这次的工作结束之后,就是假期。而假期,理所当然就是应该和笨蛋金待在一起。

想到这里,少年坐在自己的星月刃上,哼着不知名的歌谣。他心情颇好地自上而下睥睨繁忙的街道,摇晃着双腿——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凯利眯起眼睛,身子前倾,咔嚓一声咬碎了口中的柠檬味棒棒糖。


“哦哟……?”那双蓝眼睛露出了饶有兴趣的光芒,嘴角上扬的魔王先生降低了一些,好看清楚最清楚的现场。小巷子里,紫发的少年抓住自己的背包不放。而对面那个面露狰狞之色的男人带着口罩,可能是没料到紫堂幻如此拼命地护着自己的包,凶狠地怒道:“你放开这个包!”

紫堂幻用沉默回应,半空中的凯利看不清楚他的表情。那男人恼羞成怒,把手上的刀刺向了少年抓着包带的手。凯利非但没有上前帮忙,反而脸上带着笑容,就好像电视剧播到了激动人心的情节一样。刀没入紫堂幻的手中,但是对方却似乎连痛苦都感觉不到,依旧抓着带子。从拉扯中,凯利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书包里面的礼物盒。


“你——”那男人一时间愣住。趁此机会,紫堂幻反而一用力,刀都还插在手上,就抓紧悲报,把它又夺了过来。在动作间,刀尖甚至穿透了紫堂幻的手掌,但是紫堂幻仿佛没有手上一样,重新把书包背好。

随后,在男人震惊而悚然的目光中,他从容地将刀子拔掉,伤口之中,凯利甚至能看到粉红色的嫩肉外翻;随着刀被毫不留情地拔出,血液从伤口中涌了出来。凯利毫不怀疑,如果他在歹徒的视角,一定能够看到紫堂幻手上的伤口深可见骨。而对方显然也吓得不轻,都顾不上抢劫了;他退了几步,腿打着颤跑走了。一边跑,他一边重复着一个词。

“怪物!!”


凯利没看到紫堂幻的表情,但是他感觉到这家伙绝对不简单。果然,当初他的预感是对的。黑发少年坐在星月刃上,蓝色的眸中褪去兴味,带上了冷意。而紫堂幻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抬起头来。

欲落的夕阳洒下一片温暖的橙色,没有发现什么,紫堂幻垂眸。他方才感觉到了视线投来,但是周围似乎并没有人。


书包打开,里面的礼物盒没有沾上血迹。紫堂幻松了一口气,毕竟这是要带给金的礼物。不过……刚刚有人在看着他吗?紫发少年一边想着,一边抬起被刺到的左手。

他用纸张擦去血迹,此刻掌心依旧完好如初。

评论 ( 23 )
热度 ( 705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