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嘉金〗你与我一起度过的四季(附手书链接)

看完这篇文再看手书有奇效!!!

- ★★★★点我看嘉金手书☆☆☆☆求弹幕!!!!

- 末日世界观,意念召唤阿彦 @C H A Y A 我不会说是因为我忘记彦哥哥的lof是啥的!

- 机器人嘉x人类金,希望大家能感觉到那种淡淡的温馨感啊……

———————————————

01

最初,嘉德罗斯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不过就算是面无表情;那双鎏金色的眼睛里也仿佛透露着一股俯瞰般的不屑来。那时候金在嘉德罗斯身边蹦来蹦去,身高才刚刚到达他的膝盖。牙牙学语的样子让嘉德罗斯的接听系统有时候甚至没法分辨金所说的话。

现在正值春天的时候,虽然是初春时节但是依旧寒风料峭。金在半化的雪地上噗叽噗叽地踩着,踩来踩去溅起几朵泥花。“很吵别踩了。”嘉德罗斯没有情绪起伏地说道,他低下头看着金的发旋。金抬起肉呼呼的脸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嘉德罗斯。

“唔?怎么了嘉嘉?”这时候的金还很喜欢叫嘉德罗斯的昵称——尽管嘉德罗斯一次都没有承认过。小不点儿往前跑了几步,被机器人伸出手来抓住一把就提了起来。

嘉德罗斯看着金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瞎扑腾的样子总觉得很像什么小动物。不过这个想法也是转瞬即逝,他单手就把金提到了自己的面前。嘉德罗斯硬邦邦地说道:“别乱跑,会摔倒的。”

但是金小小的、肉呼呼的手伸了出来;朝着嘉德罗斯的方向挥动;那双水蓝色的眼睛倒映着嘉德罗斯那充满了侵略性金色,竟是将对方的锐气柔和,就连那冷硬的眉间都带上了一点温柔。

“嘉嘉!”金咯咯地笑起来。嘉德罗斯把他提得近了一点,金就毫不客气地一下把小手拍在了嘉德罗斯的脸颊上。那笑容看着竟然有点让嘉德罗斯胸口的核心燃烧炉微微地升温了,脸颊上感到了异常的热度。

——明明是一个小不点,一不小心就会被杀死的存在。嘉德罗斯这么想到,他本是战争机器,只不过被这个家伙的姐姐莫名其妙地改造成了一个保姆机器人。这让嘉德罗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生气。

虽然机器人既不应该高兴也不应该感到生气。

嘉德罗斯看了一眼刚被他放到地上就又开始在他旁边转圈圈的金。“这里是废墟,小心点。”嘉德罗斯看着小不点儿在一片钢筋混凝土的残骸之中穿梭,竟然还挺得心应手。

嘉德罗斯站在一边,看着金指着这栋都破了一半的废楼只剩下一点站立之处的,那曾经可能被称之为天台的东西。“嘉嘉,我们上去吧!我上次找到了一个好东西——上面看的话肯定会很漂亮的!”

嘉德罗斯叹了一口气,看着天边夕阳西斜已然是黄昏了。他的程序设置的告诉他,晚上不能让金在外面待着。但是目前的情况来看,嘉德罗斯要是不答应的话这个小团子还就赖在这里不走了,不仅如此,还会抱着他的大腿求个不停。

——机器人怎么会觉得惊喜呢。嘉德罗斯看着面前兴奋得像是个蹦跳的小兔子一般的孩子,想到。

“嗯。”嘉德罗斯拎起金,跳了上去。

周围倒塌歪斜的灰色楼房之中,是一片花朵的海洋。在这栋高楼上,他们能俯瞰到整个花海。那些花朵被夕阳拢上了一层橙色的纱,一阵微风吹过,这个静谧的世界之中,嘉德罗斯能听到的只有花海涌动哗啦哗啦的声音,以及他身边金的呼吸。

在这个灰色的、破败的废墟之中,唯一的彩色。

机器人会感觉到惊喜的吗?一瞬间,嘉德罗斯竟然动摇起来了。

“好看吗?嘉嘉,这是我前几天出来的时候发现的!”金因为高处没有护栏而被嘉德罗斯抱在怀里,他转过头来,朝着少年模样的嘉德罗斯笑道。

机器人金色的目光望向远方——胸口处的暖流,那是可以被称作感情的温度吗?他的手被金的手握紧,金对着他笑,夕阳让金上扬的嘴角更加的温暖。“嘉嘉,你的手好冰啊;暖和一下吧!”

似乎已经过于灼热了,他想到。

02

蝉鸣知了的夏天,今年金长高了不少,有追上嘉德罗斯的潜质。一人一机器人坐在房间里——虽然已经很难定义,一个半个天花板都没了的避风处,能不能说的上是房间。

而嘉德罗斯坐在金的旁边,两个人抬头望着星空,现在早就已经没有曾经明朗的月光了。如果这地球上还有唯一一点黑夜之中的光芒,那么肯定是金这里的灯散发出来的柔软黄光吧。

星空像是被洒满了万千金粉,金把手垫在脑袋背后,两个人头对头地看着星星。“哇——真漂亮啊。”金优哉游哉地感叹道,知了的鸣叫声更是给这个晚上带来了夏夜的感觉。嘉德罗斯兴致缺缺地看着苍穹,没说话;接着,他坐了起来,看着脸上带着傻呆呆笑容的金,没忍住上去揉了一下对方还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

“呜呜呜,嘉德罗斯你干什么啊!”金还没来得及感叹自然的美妙,就被嘉德罗斯突兀地打断,害得他美好的心情和此刻安静的气氛都一去不复返。被嘉德罗斯揉脸,金也不甘示弱。他抓着嘉德罗斯的手,使劲儿把他往两边拉,只可惜嘉德罗斯身为机器人哪有那么容易就被金弄得放手,金反而把自己的脸拉扯得更厉害了,和个面团似的。

“闭嘴,金。”嘉德罗斯没好气地说道,仿佛大发慈悲似的放开了金的双颊。金捂着自己被捏得又红又烫的脸,企图用眼神谴责嘉德罗斯,只不过对方纹丝不动;看着金那愤恨的眼神,嘉德罗斯甚至勾起嘴角,轻嗤一声。

“渣——渣。”他拖长了尾音,这么叫自己的现主人。果然,这句话就像是个打火器,每次一说金必定会炸。金高声叫着‘才不是渣渣呢嘉德罗斯’,不过金的话还没说完,就又被嘉德罗斯伸手揉起了脸颊。嘉德罗斯皱着眉头看着他的样子,竟然让金不由得有些许紧张。他戳了戳嘉德罗斯硬邦邦的腹部,声音含糊不清地问他:“你是怎么回事啊,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停了一会儿之后,开口。

“那种东西有什么好看的,还是傻小子你比较好看。”背后是黯淡的天空,嘉德罗斯的眼睛仿佛带着灿金色的流光。嘉德罗斯感觉到了什么,胸腔的动力炉就好像系统紊乱了一般,那种纷繁杂乱的感觉,让嘉德罗斯有点困惑。

这不是应该出现在一个机器人身上的感受。

而他对面的少年睁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连自己的双颊已经涨得通红这件事情大概都不太清楚。金呆呆的,被嘉德罗斯揪起衣领。

“你还打算神游多久?”嘉德罗斯没好气地弹了一下金的额头,金痛呼一声。“呜噗!嘉德罗斯你下手没有轻重的啊?!好痛……”金哼哼唧唧地捂着被弹红的额头,嘴角都不由得瘪了下来。

嘉德罗斯别开头,双手抱胸,脸上似乎永远写着不满。“啧,渣渣果然是渣渣,这点痛都承受不了。”不过虽然看上去是这样,嘉德罗斯眼角的余光却瞥着金的动作。

不能让这家伙继续得意!金咬了咬牙,突然开口:“嘉嘉——”

嘉德罗斯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抓着金的衣领一副要给金好看的样子。“渣渣,你叫我什么?!!有胆子你再叫一边?!”嘉德罗斯的手揪着金的衣领,金嘻嘻哈哈地抓住了嘉德罗斯的手——不管嘉德罗斯看上去怎样生气,他也绝对不会对自己真的动手。

金嘿嘿一笑,仿佛自己对于‘激怒’了嘉德罗斯而得意不已:“以前我不是也这么叫嘉嘉你的吗?”金顿了顿,继续说道。“啊,嘉德罗斯你的手比记忆里的要温暖一些了呢。”他握了握嘉德罗斯的手,抬起头来。

“嘉德罗斯,你的耳朵红的好厉害啊?是不是什么系统出故障了?”金疑惑地问道,嘉德罗斯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了耳尖上升的温度。“闭嘴,渣渣!”他想要狠狠地瞪了一眼金,可是最后做出来的却没什么威慑力。

——仿佛有什么柔软的东西流过,竟是柔软了他的钢铁做的核心。

03

“呼……秋天了啊。”金在房间的缺口处站立着,穿堂而过的风吹起了嘉德罗斯的围巾。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金发机器人拎起金的后颈,仿佛提溜着一只小猫咪似的。“喂,渣渣,别吹风。”嘉德罗斯皱着眉头拎着金往房间里头走。

客厅里的墙倒坍了一半,秋天天气凉了,再让金吹风的话身体可是受不了的。

嘉德罗斯看着金在风中哆嗦的样子,突然冒出了一个念头。

——人类,真是脆弱的存在啊。

他想到。

“嘉德罗斯,今天也应该去找吃的东西咯。”金被嘉德罗斯提着,显然已经是习惯了的样子;金看起来还特别开心,脸上是掩藏不住的兴奋。“渣渣,就知道吃。”嘉德罗斯一松手,金就落在了地上;金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往野外走去,嘉德罗斯跟在他的后面,反正只要嘉德罗斯一出手,没有什么打不到的猎物。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站在废墟堆的高处,金搓了搓自己的手,似乎是觉得有点冷了。的确,现在的温度比起夏天下降的是有点厉害。嘉德罗斯兴致缺缺地拖着今天的战利品,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渣渣。金发机器人将实现放在金的身上,盯着金有些瑟缩的背影。

“渣渣,你是不是冷了?”他的语气里透露出了金和他自己都没能发觉的担忧,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金的身边。金看着嘉德罗斯,随后眼神移到了他的围巾上,点了点头。“真好啊,这个围巾看上去很暖和的样子。”金睁大了那双天蓝的双眸,仿佛小奶狗似的,渴望地看着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被他看得烦了,感觉自己脸上仿佛在烧似的。他把猎物放在一边,三下五除二就把围巾解了下来递给金:“喏,要就拿去。”

没想到嘉德罗斯居然这么干脆,金反倒又犹豫了起来:“可是嘉德罗斯你不——”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送了轻蔑的一瞥。“我是人造人,不会冷的。放心吧。”嘉德罗斯边说边把猎物拿起来,随后把空出来的另一只手递给金:“握着。”

金刚围好了围巾还没反应过来。“哎……?”嘉德罗斯不耐烦地抬高了声音,道:“握着,渣渣。”金这时候才嘿嘿一笑,果断地伸手把嘉德罗斯的手给握住。金感受到手中的温度,感到有些欣喜:“哇,嘉德罗斯的手真的越来越暖和了。都可以当做暖炉啦!”

金不由得握紧而一些,从另一只手以及围巾之中传来的暖意,让金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就连脸上带上了笑容都不自觉。

走在金旁边的嘉德罗斯偏头,金一只手正整理着他围巾。这让嘉德罗斯别开头去,嘴里发出了切的一声。果然是渣渣啊,脆弱到一点风都能让他冷成那样。嘉德罗斯这样的前战争机器,只要不是绝对零度,他的机体在任何温度下都可以不受损坏,甚至是滚烫如岩浆。

“啊!嘉德罗斯你快看!”金指着不远处,那是一片长满了杂草和灌木丛的空地,而那片空地之中有一片沼泽。这是嘉德罗斯明令禁止金去的地方,但是现在他们正站在被废墟瓦砾堆砌成的山坡之上,天色渐晚,夜色之中点点荧光照亮了那片区域。不断飘飞的光点甚至在他们下坡时,擦过他们的身边。

嘉德罗斯倒是一向没有‘观察大自然之美’的概念,他干巴巴地和科普一样解释:“萤火虫而已,现在大概是他们出现的最后一个月了吧。”

不如说,嘉德罗斯更关心的还是今天该怎么料理这个猎物,金虽然不忌口,但是对味道却很挑。家里的饭菜金负责煲汤,嘉德罗斯负责主菜——虽然嘉德罗斯并不想过多考虑,自己为什么想要金感觉满意。

他把这归结为程序设置。

“算了,反正嘉德罗斯你就是这样。”金叹了一口气,但是转过头去,温柔地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萤火虫身上。

那片刻之间的安静却好像被拉长了似的,嘉德罗斯看着金的侧脸,萤火虫的光芒照亮了少年的轮廓。在渐渐落下的夕阳之下,那站立的身影身边仿佛在星星中浮游。

嘉德罗斯说:“不,的确很好看。”金回过头来,对嘉德罗斯突然的发言觉得有点迷茫:“什么好看?嘉德罗斯你刚刚说啥?”

一开口就能毁了气氛的笨蛋渣渣。嘉德罗斯啧了啧嘴,拉着金便一边快步往前走,一边没好气地说道:“傻小子,赶快闭嘴回家。”

04

“呼……好冷啊,据说很久以前有暖气这种东西。要是现在也有就好了。”金和嘉德罗斯挤在一张床上,而他们的身上足足盖了两条被子一条毛毯。金在被窝里搓着手,突然窗户外一阵风,金一个冷颤,往嘉德罗斯那边又靠了靠。“快,嘉德罗斯,帮我把背后的被子掖上,冷冷冷冷冷……”

嘉德罗斯一脸嫌弃,只不过在黑夜里看不太出来而已。不过他还是伸出手帮金掖好了他背后的被子。金的手在被子里头四处摸摸,终于抓到了嘉德罗斯的手。他在碰到了的一瞬间,便惊喜地握住。

“哇塞,嘉德罗斯你的手太暖和了吧!!快帮我捂捂,好冷啊……”金握着嘉德罗斯的手,那机器的温暖让金冰冷的指尖甚至生出了些许又麻又胀的感觉。

“嘉德罗斯你真好啊,机器人的话,不怕冷还这么暖和。”金又凑近了一点嘉德罗斯,不过对方并没有躲开——也许也是潜意识不想推开的缘故吧。嘉德罗斯捏了一下金的脸颊,道:“渣渣,睡觉。”

金点了点头,就连半个头都钻到被窝里去了。嘉德罗斯睁开眼睛端详金的睡颜,他并不需要睡觉,但是他不介意陪着金。金翻了一个身,把背对着他。嘉德罗斯就又盯着他的后脑勺,金色的发丝软乎乎的。

“嘉德罗斯,你是不是一直盯着我啊!我背后都要长鸡皮疙瘩了!”金突然回过身,嘉德罗斯的视线还没来得及移开就被金逮了一个正着。金被风吹得又打了一个哆嗦,用脚把被子往身边卷了卷。

嘉德罗斯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理直气壮地回答:“关你什么事?”

金看着嘉德罗斯完全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的表情,不由得第多少次感到了无奈。感受到了旁边传来的热源,金拉开了嘉德罗斯的手臂,躺在了他的怀抱之中。“喂,渣渣你……!!”嘉德罗斯还没来得及把金推开,就感受到了对面吹过来的呼吸。金的脸近在咫尺,都能够一根一根数清楚金卷翘的睫毛。

偏偏金还毫无知觉地抱住了嘉德罗斯的身子。“嘉德罗斯你真是和暖炉一样啊……好舒服!”嘉德罗斯的手在金的身子上方停驻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到了金的身上。他拍了拍金的背,说道:“好好睡觉。”

金点了点头,在嘉德罗斯的怀抱之中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合上了眼睛。渐渐地,他的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

——睡着了。

嘉德罗斯看着面前的少年,他和金度过了多久的时间呢?五年?十年?说实在,在破败的地球之下,时间基本上是没有意义的。面前的男孩子依旧比他矮上一点,而对方信誓旦旦地告诉嘉德罗斯他还能长。

曾经很小很小的小傻子竟然能长这么大,这也是将会永远保留着这副模样的人造人嘉德罗斯无法解释的现象。看着金安详的睡颜,最近好像总是出问题的动力炉似乎又出了什么差错,仿佛升温了一般。

嘉德罗斯轻轻地往前了些。

唇瓣的感觉很柔软。相碰的唇瓣,相触的鼻尖和相交的金发。

嘉德罗斯猛地往后一退,感觉自己的脸颊升温到了有些不正常的程度。金因为嘉德罗斯的动作皱着眉头咂了咂嘴,呢喃着什么梦话。

“唔……嘉嘉……”

在一片黑暗和沉寂之中。

“嗯。” 

然后他也学着金一样,闭上了眼睛。

评论 ( 11 )
热度 ( 346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