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灿金色卡牌使05

- 前文→设定0001020304

- 卡牌牌面来自 @VI菌 ,感谢!

——————————————

05·The Thunder


“最近的天气是不是有点不太寻常?”

拉开窗帘,金看到的却又是乌云密布的阴天。云中时不时亮起闪电的光,随后再是一阵沉闷的雷声。金自然并不在乎这些,但是一直都打雷不下雨已经一周了,就算是金,看到这样持续的坏天气也有点失落。

格瑞望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凯利已经不知所踪;紫堂幻似乎有点怕雷,回到了书里待着。只剩下一边的丹尼尔正在书房,静静地阅读书籍。格瑞和丹尼尔见到金醒了,都将眼神放在了金的身上。


“今天已经可以了。”格瑞一边端出金的早餐,一边说出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这让正在桌边吃早餐的金抬起了头。丹尼尔接着格瑞的话往下说,语气轻松:“啊,其实这个打雷的天气,是雷牌做的。”

格瑞的紫眸里滑过不满和敌意,但是在被金看到前就已经很好地掩去了。格瑞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那为什么前几天——”金有些不解,既然是卡牌,为什么不早点让他去解决。这时候凯利从打开的窗户前飞了进来,脚尖落地。他似乎对被人差使感到不满,轻哼一声:“力量减弱了一点,金去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

凯利这么一句话,正好解释了缘由。格瑞揉了揉金的头,解释道:“雷牌的力量本来就攻击性很强,前几天刚开始暴走时,你也看到那样的场景了吧?”


回想前几天雷暴刚刚开始的时候,本来总是睡得和猪一样的金,半夜都被巨大的雷声吵醒。那雷就仿佛在窗外炸开一样震耳欲聋,甚至让第二天同城的社交网络上全都是相关讨论。更别说那几天白天都乌云密布,仿佛世界末日一样的场景了。


凯利看了一眼一边似乎还在神游的金发少年,用棒棒糖指了指他的方向,轻嗤一声:“在那种情况下,你啊,根本施展不了力量的。只能等初期暴走结束之后再收服。”凯利凑近过去,捏了捏金的脸颊,金也呜呜地抗议。看到这个场景格瑞一抓,就把凯利的手腕甩开了。

凯利的眼神也阴沉下来,他勾起自己一贯的嘲讽笑容,拖长了声音:“格瑞,这样不对吧。金可不是你一张牌的主人啊?”“住嘴。”格瑞的神色冷酷,放在桌边上的水果刀刀刃上竟是包裹了淡淡的翠色光芒。金不用想都知道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对,就要大打出手。

金没料到格瑞下手会这么重,而且凯利身边的星月刃也开始旋转起来,不甘示弱。金连忙摆手劝架,并且赶快转换话题:“格瑞,我没事的……我们还是快去收服雷牌吧?”


这个话题虽然转换得生硬,但是很成功。格瑞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放在金身上的眼神也柔和了。凯利轻哼一声,但也收起了刚刚刺骨的敌意,身形一闪,回到了书中。一旁的丹尼尔倒是一直挂着闲适的笑容,这时候才上前揉了揉金的发顶:“那我们出发吧,我来带路。”


丹尼尔抱着金降落在郊外,期间白发青年的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金不解其意,还想问问丹尼尔是怎么回事,但是对方却摇了摇头,不作回答。他只转回头去,瞥了眼站在他和金身后的格瑞。

气流吹起那银色的刘海,看不太清楚格瑞的表情。


电光火石间,白发青年把金挡在身后。丹尼尔一挥手,瞬间出现的白色积木挡住了一道冲来的闪电。那如同一道光刃,斩破空气杀气腾腾地朝他们的方向冲来,余波激起一阵灰尘。

格瑞也挡下一击,翠色的刀光和雷电硬碰硬,甚至迸溅出了火花。见到这样的威力,丹尼尔的声音也冷峻了起来:“没错,就是这里了。”


仅仅只是瞬间,就能够窥见暴走了的雷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郊区的草地上,周围都一片空旷,至于雷的本体在哪里,金也毫无想法。星月刃随着凯利的显形飞向空中,躲开一道道雷击,在云层之中飞旋。而在那时,在地上仰望天空的金看到了云层之间的一团白色雷电,眯起眼睛眺望,那雷电仿佛一个人的形状。

顿时,金指向那个方向:“那边有——”但是话都还没有说完,金忽然觉得身子一轻,整个人离开了地面。格瑞眼明手快,冲上来正想要拉住金;不过金突然又一个飘忽,飞得更高,和格瑞的手只是堪堪错过。


格瑞的眼睛一暗,刀刃上包裹的光忽明忽灭。

半空中的凯利向着金冲去,抓住了金;但是凯利顿时感到他拉着的手一重,一时没有防备的凯利也与金失之交臂。


这样的力量不属于至今为止金收服的任何一张牌。这也就是说,在这个森林之中和雷一起暴走的,还有第二张卡片。

金周身的蓝光浮现,漂浮着的效果似乎是被消的效果隔绝。神近耀在空中显形,横抱着金,落向地面。


风中飘散的砂砾在这时候突然迅速坠落,仿佛被神近耀的举动激怒。还好丹尼尔的反应够快,头上聚起一个积木组成的盾牌,才没让金受到伤害。丹尼尔看向云端的人影,眯起眼睛。白色的积木在对方周身显形,但是还没有完全合拢,竟然被看起来轻飘飘的云给打成碎光。

丹尼尔察觉到了力量的流动,白色的积木在空中不断改变形状。还在半空中的砂砾又一次变得千斤重似的,向他们坠落,不断扬起更多的沙尘,周而复始;再加上颗粒小不易发现,简直是绝佳的暗杀武器。格瑞感觉到了什么,他抬高了声音:“金,是重牌!”


似乎被叫到了自己的真名,金的面前出现了一簇漂浮在空中、闪着墨绿光芒的羽毛。金睁大了眼睛,似乎没想到如果被呼唤真名还有这样的效果。丹尼尔似乎知道了金的想法,一边抵御雷的攻击,一边转回头来:“这并不对所有的卡牌都有效——”

丹尼尔眼中的金色带上了些许冷意。“更取决于卡牌自己的意志吧?如果他想要让你看到真身的话。”


这时候天上的雷却变得沉闷,一声如同爆炸一般的响声在空地上回荡。本来似乎犹豫着想要向金靠近的羽毛顿时又消去了身影。周边的物体不断地飘起,随后落下。尽管它们都避开了金所在的地方,但是金还是被余波波及,脸上划出了一道带血的伤口。

凯利因此一时分神,星镖被雷劈了一道,本体被攻击,黑发青年面色狰狞地啧了一声。此刻整个凹凸市都在雷牌的控制之下,更别说那边还有个打不着的概念牌。黑发少年咬碎口中的棒棒糖,甜味弥散才让他的怒意消去了些:「懦夫,你别告诉我你打算就这样躲在书里面不出来了!」

“我……”紫堂幻的声音在金耳边响起,他看起来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凯利的星镖再次飞向天空中的闪着光的人影。雷电向星月刃飞去,但是在被网状的紫色光芒包裹之后,雷电便逐渐变弱,甚至最后化为了几簇电火花。


蓝色的光芒从金的身上剥离,瞬间,碰地一声,在他们面前不远处,神近耀面无表情地制服了一个戴着帽子的黑发少年。从背后掐着对方的脖子,把那个戴着红色围巾的人形卡牌按在了地上。

那双宝蓝色的眸子里散发着红光,看起来相当的危险。只是当对方和金的视线相接时,对方的狂暴气息却突然柔和了些。


而在乌云之中时隐时现的雷暴动了起来,一团带紫的电光冲向了地面,直指神近耀。

而刚刚也许是和神近耀商量过的金抓住了紫堂幻:“就是现在,紫堂先用弱的力量拢住它,丹尼尔!”

和丹尼尔短暂的眼神交流之后,丹尼尔便心领神会。紫红色的网罩住了人形的重和雷。在弱的力量之下,雷竟然也能看到隐隐的轮廓。盒趁此机会,白色的积木迅速将雷和重锁住。金周身已经被金色的光芒包裹,金色的箭头朝着积木盒子冲去。


“「The Thunder」!「The Weight」!”


在吼出真名之后,璀璨的光芒大盛。金手中的书也被风翻开,而两股仿佛烟雾一般的流体也回到了书本之中。一张上刻画着一道闪电,而另一张上则是刚刚金看到的那簇羽毛。而两张卡牌被收服之后,天边的乌云开始散去,有几道阳光已经透过了云层照亮凹凸市。




落下来的凯利飞到金的旁边,他冷哼一声,似乎很是讨厌其中的一张牌似的:“最好这家伙永远别出来,金,千万别找他。”

但是陌生的冷笑响起,戴着十足的嘲讽之意:“别找谁?区区弱鸡。”金闻声抬起头,不远处就站着一个黑发青年,显眼的白色头巾在半空中飘飞。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带着戏谑,的确给人的感觉就好像雷电一般。他注意到金在看他,眼中带上了点兴味:“哦?你这小鬼就是卡牌使?”


金往后退了一步,总感觉这张牌给他一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让他不想接近。但是对方身旁的那个蓝眸少年开口了,他压了压自己的帽檐:“你好,我是卡米尔,他是我大哥雷狮。”

卡米尔带给金的感觉明显比雷狮要好得多,金放松了心情,和卡米尔挥了挥手:“啊,卡米尔你好!”卡米尔听到金呼唤自己的名字,嘴角微微上扬,却又被自己压了下去。


“哼……是需要清除的罪恶。”青年拿着锤子说道。他站在废弃医院的天台上,正好能够将刚刚被打斗毁坏的草坪渐渐恢复原状的样子一览无遗。“我才不承认——这是罪恶……和共犯。”他的紫眸和雷狮颜色相同,其中居然同时混合着理智和疯狂。

只是青年的视线落在金的身上,迟疑了一会儿,他自言自语。

“也许还能够救赎,如果是这个孩子。”



————————————————

……没错,卡米尔在暴走情况下,就对金一见钟情了(。)

评论 ( 29 )
热度 ( 478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