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幻金〗纪实:从两个小透明变成双飞大佬

- 起了一个很不正经的题目,但是其实是温馨向,文章慢热。

- 大概是两个少年扶持着成长,双向救赎的小故事

- 正文部分cp几乎全部幻金

- 可能有各种文体出现

——————————————

第一章·结束与开始

01

终于在绞尽脑汁之后,金写出了自己第二本小说的文案。文案对于金这种人来讲一向是最难的一环,文案结束了,自然剩下的就顺理成章不一会儿就结束了。一边想着,金把自己的存稿扔进了线上文档备份。

打开扣扣,活跃在最上方的居然是金的粉丝群——虽然金这个作者官方号根本没加什么人,唯一的几个好友就是当初想和自己扩列的粉丝。最重磅的列表,也就是凹凸站的传奇编辑丹尼尔了,不过这位编辑为什么看上他这样的新人写手至今成迷。想到这里,耳边扣扣的消息通知声又把金拖回现实。鲜红的99+让金着实吓了一跳,赶忙点进去询问。

 

矢量箭头:怎么了?这么热闹的吗

箭头沾肉酱好吃的:箭头宝贝你总算肯出来了md围脖有个cwb挂你和另一个写手,简直无理取闹,醉了()

矢量箭头:?????


 

金一边看到自己粉丝给自己科普,一边拿起手机赶紧上围脖查看情况。果然有一条挂人cwb写着他的名字,并毫不顾忌地艾特了他。九条长图看得金那是迷迷糊糊脑子发懵,看完了之后都不明白po主到底是为什么要把他挂腊肉一样挂。

首先,他和那个叫做召唤师的写手根本完全不认识。都不认识的话,又谈何相互py抄袭想火?再退一万步说,如果真的想要黑红,难道不是应该抄袭榜单上前十的文么,两个小透明相互抄袭能有什么前途!

看完cwb觉得牵强的明眼人很多,所以金自然也不会去纠缠浪费时间;比起这个,他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继续日更他的第二本小说才对。

不过金再将注意力放到这个po主的名字和头像上时,他竟然觉得有点熟悉。思来想去,终于想起了他和这个po主到底曾经有什么过节。

02

其实事情的开头很简单。就在一年前,金刚刚进入凹凸站,还只是一名看客。但是当他在看到榜单第二的烈斩时,金的回忆顿时再次浮现在脑海之中。

那是一次金和自己的竹马的对话,金和他还勾勾手,约定他们以后一定要一起成为出色的小说家。但是好景不长,本来想一起朝着梦想前进的竹马家里遭遇巨大的变故,竹马脸上的笑容不再,接着又被家里的亲戚带走;两人迫不得已,在年纪尚小的时候分开。

而当初在分离的那天,金哭得泪流满面时他们留下的最后一个约定,就是两个人的笔名——约定好了笔名,以后说不定能在看到作者名时再次认出对方。

而当时,金约定的是矢量箭头,而金的竹马格瑞则是烈斩。

当初约定的时候还是纸质小说盛行的年代;但是到了金已经快毕业了的现在,网文早已经成为了主流——本来金兴致勃勃想要找多年不见的好友认亲,结果却因为格瑞设置了非双向不能私信的设置而作罢,不过接下来金的一时脑热大概才是灾祸的源头。

他去格瑞更新的评论区回复了。

不过格瑞的回复没等到,最后倒是被粉丝喷了一通。不过金的神经大条,也没想太多;但是谁知道这个居然也被写在cwb里被挂了呢?

……不过,和他对比的那篇文好像还有点好看?金想起刚刚因为被拿出来弄调色盘所截出来的文章截图,心里有点痒痒的,感觉意犹未尽——在码字的时候找点空闲时间休息,不也是很重要的嘛。姐姐也说过,要劳逸结合才对。

他再看了一眼cwb里写的账号,复制黏贴之后放进了凹凸站的搜索栏。

写手是叫……召唤师?

03

昏暗的房间里能够看到不同的杂乱物品堆在床上,笔记本、书,以及纸和笔;但是这些东西全部都集中在一块地方,桌面、书架以及柜子里基本空空如也。早已经有些磨损痕迹的手提电脑被随意地放在一边;发亮的屏幕是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锅碗瓢盆相撞的声音十分清脆,厨房里泡面挥之不去的味道又被加上一层。冰箱打开的时候不小心掉出来一个空罐头,这才让人惊觉,原来已经需要再去购置新的东西了。砰地一声,冰箱门被随意地关上。

但是铝罐滚落在地,被彻底地无视。

青年没有血色的皮肤看上去白得接近透明,半长的紫红色头发似乎好几个月没有修剪。青涩的眼睛里带着刚刚起床的懵懂,他抬起头来,看着窗外如同血一般的夕阳。

归巢三四只鸟儿在如同火一般灿烂的光下,只能在眼中倒映出残影。无缘无故地,紫堂幻盯着这样的场景呆住了,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自己的膝盖被大理石的灶台磕得生疼的时候。

他此刻正拉开窗户,高处的风吹痛了他的脸颊;如果没有防盗窗,他现在已经从11楼的高处坠下,砸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成为一滩肉泥了吧。

但是死不死……又有什么关系?紫堂幻恍神了一会儿,但是瞬间又溺在一股自责的浪潮中。他怎么可以想着死?他不能死,就算少,他也应该为了喜欢的人过下去。“唔……”又是一种反胃的感觉,刚刚硬撑着塞下泡面的感觉很糟。胃部仿佛在抗拒进食一般蠕动,喉中的呕吐感久久不散。

——不可以,好不容易吃下去的。紫堂幻拿起一边的水一饮而尽,那种强烈的反呕感才消失了一点。

踏在地面上的脚步如同踩着棉花,但是紫堂幻也懒得管了。就算没多少人看,继续更新也是必要的。他把电脑打开,但是打开电脑的时候他发现了自己的群里就和炸锅了一般,紫堂幻瞪大了眼睛,但是下一刻就看到群里正在吵些什么。

什么cwb,什么挂人……?紫堂幻打开已经好久没有打开的微博,搜到了那条帖子。

04

「程潇的心提了起来,背后最后一扇房间的门后传来了清冽的风。这让他的脚步微顿,再也移不开目光。出口会在那边吗?他转过头去,想要拉开门确定。但是此刻,还有未知生物正在接近。一只怪物,手中的枪尚能对付;如果是两只的话,那么程潇怕就得命悬一线了。」

「开吗?程潇看着那个虚掩着的门,耳边是昭示着怪物逐渐接近的脚步声。」

金下意识地想要点一边的下一章按钮,却发现点了几次之后没有反应。这才后知后觉地往目录一看,顿时毫无形象地哀嚎起来:“啊——这已经是最新更新了吗!!?没看够啊!!”

金看着最后的结局,抓耳挠腮忍不住实在是想看下一章。本来想要点下评论的手却生硬地停在了屏幕前——现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给召唤师发评论的话也不合适吧。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抬头一看,窗外的夕阳已经渐渐落下。看到了咸鸭蛋蛋黄一般的落日时,金这才注意到,现在已经是应该煮晚饭的时候了。

他竟然不知不觉看了一整个白天啊。金这么想着,伸了一个懒腰。本来想要去厨房的脚步却一顿。

‘拜托召唤师聚聚不要再艹忧郁症人设惹,与其有时间向人设靠齐天天顾影自怜,还不如看看自己的文写得多么稀烂’

想起刚刚cwb上的甚至说得上是恶毒的话语,金皱起了眉头。他犹豫了一会儿,看向了手机上的作者私信页面;片刻之后,他三步并作两步抓起手机,手指开始飞快地在屏幕上点了起来。

05

笔记本电脑被啪的一声粗暴地合上了。他撞开门,实木门和墙壁相撞引起一声巨响,白色的粉尘纷纷扬扬落下。但是紫堂幻无暇也不想顾及,他的手死死地抓着洗手池的边缘,手背的青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的思维有些恍惚,视线移到了一边的美工刀上。那也许是哪次在浴室里自残留下来的吧?紫堂幻也记不清楚,这一年来想要去死却又没有死成的次数太多了。

脑海里全都是别人留下的恶评,交织着曾经小时母亲出车祸离去的记忆、被父亲训斥的记忆;当初上学时同学的冷眼、老师的漠视和从耳边传过来的嘲笑。再到后来家里对于他想进行写作的不同意、决裂和生活的压力,以及低迷的成绩和编辑对他的一次次训斥。

这次就一了百了吧。

头脑晕眩,视线仿佛扭曲在一起一般。胃部传来阵阵紧绞一般的疼痛,紫堂幻捂着胃,另一只手摸了好几下,才颤抖着抓住了一边的美工刀。

他拉开长袖,手臂上早已经布满了斑驳的伤痕。紫堂幻扭开水龙头,哗啦啦的声音顿时充满了卫生间。他用力拧了几下,水开到了最大,喷溅出来的水花弄湿了紫堂幻的衣服。但是他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

他举起了自己的左手腕,这时候才发觉刀锋竟然在颤抖着。他偏过头,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在颤抖。

但是耳边仿佛有人在笑,狠狠地推他,叫他赶快去死,不要在这个世界上浪费空气。锐利的刀锋逐渐靠近动脉;但是就在这时,被放在紫堂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伴随着震动的是系统自带的铃声,叮铃铃的声音在这个本来只剩下水流声的房间中响了起来。

啪嗒一声,紫堂幻的刀掉在了地板上。

那是凹凸站私信的声音。

他拿出手机,屏幕上的消息提醒正在一个个蹦出来。

「召唤师,真的很对不起!!!因为我的原因害得你被挂」

「你没事吧?!网络上这种人很多,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如果没事的话请回复一下我!!!不要因为这件事情扰乱了你的心情」

「我去看了你的文,你的文写得真的很好我非常喜欢;我觉得你真的非常厉害,所以不要因为cwb而难受!!!」

「你的悬疑真的写得很好,我本来不怎么喜欢看这种需要动脑筋的文,但是你的就非常的吸引人啊!」

06

我的文,吸引人吗?真的有人喜欢我吗?

紫堂幻盯着不断蹦出来的消息,他的手指滑了好几次才把锁屏解开。私信的消息还在不断跳动,几段刷了屏的消息跳出来,映入他的眼帘。

「……非常喜欢在高潮部分对于林子月的描写,把她的性格塑造得非常立体。尤其是最后那个回头……」

「……余白的名字也是到最后才知道原来有那样的意思,跟着结局一起看的话很有意思,不知道我这么解读对不对……」

紫堂幻把之前想都没想过的长评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完,他捏着手机。水珠滴落在屏幕上,折射出七彩的纹路,紫堂幻这才回过神来。脸上的温润湿意让他有些惊讶。

他原来,还是带着些许希望的吗?有人能够理解,有人能够看出来的希望。

全身仿佛失去了力气,紫堂幻跌坐在冰冷的瓷砖地板上。他抬起头,眼睛直视这头顶的白炽灯,直到眼睛因为刺眼的光而感到痛苦和酸涩。

他听见了外面车水马龙的声音。

「谢谢」

紫堂幻抬起手,点开了回复框。

「谢谢你。」

而对面的回复也几乎是在下一秒就蹦了出来。

「不用谢!!你没事就好,真是太好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扣扣可以加好友吗?」

第一次有人夸奖他,担忧他。就算是虚假的梦也好,紫堂幻也想要让这个梦持续得久一点。对方的慰问仍然一个气泡一个气泡地往外蹦,紫堂幻竟然第一次有了想要勾起嘴角的欲望。

他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在回复框里打上了肯定的回复。

「好」

07

命运的齿轮在这一秒开始咔哒一声卡上,并且开始转动。

而两位少年的人生,也在此刻交汇,并且纠缠——

———————————————

觉得幻金就很适合这样慢热的长篇,两个人相互扶持着,一起往前方迈进的那种感觉我真的非常喜欢。

他们会为了彼此做出改变,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对方。也许遇到了很多困难,但是幻金的身边永远站着彼此。虽然对于温馨向的文笔力还不是很够,但是想要写出这样的感情。

他们都是彼此非常重要的人,他们会一起牵着手齐头并进。金负责永远不放弃地朝着目标前行,而紫堂幻负责务实地把金抓回来233333

他们真是太好了(哭)

评论 ( 21 )
热度 ( 478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