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9

- 前文→ 0102030405060708

- 因为这篇文写出来本来就是持着“不想用平常那种叙事方法写快穿”,所以大概不会有出现正片中的快穿世界情节_(:з」∠)_

- 越来越多人了,丹尼尔爸爸也在思量着到底是买一个新房子给金呢还是把情敌全都踹出去

————————————————

「请问你对我们系统的服务打几分呢!ヽ(°▽、°)ノ」

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回到了一片空白的系统空间。面前的小裁判球十分愉快地问金,但是金现在已经不会被裁判球的可爱迷住眼睛了。他狠狠地把裁判球抓了起来,在小裁判球“哎哟金参与者你怎么了啊啊啊”的声音中,金用力晃了它几下。

金抬高声音,悲愤控诉:“裁判球,你不是说会封印那些人的记忆吗!!?为什么他们全都记起来我了啊!!!”

「呜哇啊金参与者你先不要激动,让我看一下到底怎么回事Σ(゚д゚lll)」小裁判球赶紧安慰道,倒腾了一会儿之后它才抬起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金恶狠狠地问道,小裁判球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才可怜兮兮地说道:「这个,呃……金参与者非常抱歉啊啊啊我忘记删除除了任务对象之外的路人角色的记忆了!!!!ヘ(;´Д`ヘ)」

然而此刻就算是颜文字也没有办法让金的内心升起一丝怜惜,还没等小裁判球说完,他立刻在问卷屏幕上点下了他能点的最差的差评。但是就在金提交了问卷之后,身边突然开始溢散的烟雾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熟悉。没错,就是要开始传送的时候空间里会弥漫起烟雾,然后就是一股莫名其妙的睡意——

「金参与者……我正想说如果差评的话,会被传送到补偿世界去o(TωT)o」小裁判球无奈地说道。

此刻金已经昏昏欲睡了,在意识弥留之际,他只想说一句——补偿世界不要紧,请务必不要再到现实世界来了,他不仅家里已经住不下了,而且照顾那些反常识的人他也已经无能为力了好吗??!

……

金猛地从床上鲤鱼打挺坐了起来,刚刚的补偿世界又一次成为了他新的人生阴影。毕竟作为汤姆苏炮灰在反苏耽○文里受到生命威胁战战兢兢的日子,只要是个人就都不会想再过第二次。但是就在金回想并感叹刚刚在平行世界里遇到的种种时,他感受到了仿佛针扎一般的视线。

他抬起头来,原来是安迷修正站在他的床边,还围着围裙;棕发的骑士看起来是刚做好早饭的样子,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已经阴沉了下来。那双翠色的眼睛带着杀意——不过并不是对着金的,只是被波及到的金依旧感到毛骨悚然。

“怎、怎么了,安迷修?”金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怒了对方,带着些讨好地问道。“啊……吓到王子殿下了么,抱歉。”被叫到名字的安迷修顿时像是恍然大悟似的,把自己的杀意都尽数收敛;接着,他朝着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希望金能够放心。

“喂,我饿了!”不过这时候门被粗暴地推开,佩利身后跟着雷狮一起走进了房间。刚刚说话的是佩利,毕竟本来就是一个爱吃东西的急性子,刚走进来就大声开口,毫不客气地对安迷修说道。而雷狮跟在后面也许只是想要进来金的房间看看而已——毕竟金平常是不让雷狮海盗团的人进来的。

佩利几乎是下一刻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他顿住脚步,吸了吸鼻子:“陌生的味道……”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金的床前;雷狮听到这句话也皱起了眉头露出了压迫的气场,跟上佩利走到金的旁边。

此刻床上的金感受到了来自三方的压力,而他们的目标正是金的旁边。自己身边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什么……一边想着,金一边往旁边看去——

这、这本来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脸,为什么又双叒叕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啊!!!?金从自己的灵魂深处发出了一声悲惨而绝望的疑问。

他看着睡在自己旁边的人,又看了看身边站着的那些前·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的人,心情有些复杂。而金在读到那些前任务对象们满脸的“金你这是又带来野男人了吗”,终于感觉到了人生到底是有多么艰辛。

身边白发的少年坐了起来,自然而然地搂住了金的腰。样貌完全和金一样的他似乎还没有醒来,他闭着眼睛,带着朦胧睡意亲昵地在金的脖颈处蹭了蹭。他张开口,几乎和金一模一样的声音还软软糯糯的:“哥哥,不多睡一会儿吗?”

然而在风暴中心的金冷汗直冒,毕竟安迷修、佩利和雷狮一阴沉下脸,那看起来真的充满压迫感,仿佛下一刻他就要被杀死一般。这样的认知让金直觉地忍不住往后缩了缩。

佩利是直肠子,有什么就说什么。他只知道别人抱着金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金发的青年抬高声音,伸手还想去抓那个白发少年的衣领:“金,他是谁?”

似乎是锐利的杀意让金身后的那少年睁开了眼睛,血红色的瞳孔冷冷地看向了佩利。本来软呼呼的声音顿时也冰冷了下来。他甚至一把拉过金,身体前倾:“……你们才是,为什么出现在哥哥和我的房间里?”

不知何时凯利已经倚在门口,他冷哼一声朝着里面陌生的少年反问:“哦?该说这句话的是我们吧。”粉色的星镖在凯利的身边转了转,就好像是蓄势待发的野兽一般,只等着凯利一声令下就会如同忠实的下仆一般扫清他眼中的阻碍——挡在金身前的那个少年。

“银,等等。事情不是这样的……”金现在已经知道了银的暴脾气,更别说记起仇来比谁都厉害。他赶紧拉住本来准备发动攻击的银,让他一下又跌坐回了床上。“哥哥!难道那些人是……”银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睁大了眼睛,随后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浓郁。

银手中开始聚集黑色的物质,渐渐形成了一簇簇黑色的箭头。他把金拉到自己怀里,黑色的箭头朝着对面就冲了过去:“哥哥是我的。”

不过对面站着的几位也不是吃素的,安迷修的风刃首先和黑色箭头相撞;而后面的雷狮手上的重锤被他轻松地挥舞,手腕一转勾过黑色的箭头就将它扯断;凯利的星镖旋转着,和汹涌喷来的黑色箭头甚至擦出了零星的火花。

这时候突然一道翠色的光芒闪过,闪着光芒的刀片扎在黑色箭头不断喷涌的源头,就在绿光触碰到那块阴影的时候,所有本来嚣张跋扈散发着黑气的箭头全都消失殆尽了。

格瑞站在门口,冷声质问:“怎么回事?”

那仿佛正宫的气场让所有人的眼睛都一暗;尤其是本来就看不顺眼格瑞的雷狮,满是不屑地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还有新来的银,看到格瑞破解了他的招式之后,更是毫不掩饰他散发出的敌意。要不是金拉着银早就冲出去和格瑞开始肉搏了。

金一边拉着银安抚,一边朝着面前的前任务对象们讪笑:“你们等一下,我带着银一起吃饭——我一定会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对于金的说法,格瑞沉默了一会儿转身,算是默认了。雷狮海盗团的成员都听到了些许动静,站在外面。帕洛斯和银的眼神相对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冷笑一声;随后才跟着算是默认了的雷狮离去。

看着房间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金转向了现在还赖在他床上,几乎和他一模一样的少年。“银,那些都是我的朋友。你不要随便对他们出手,知道了吗?”金揉了揉银雪白的头发,银如同猫咪一般乖巧地蹭了蹭金的掌心,和刚刚的模样判若两人。银似乎很快就搞清楚了现在的状况,委委屈屈地说道:“可是哥哥最喜欢的人是我,对吧。”

那又仿佛被遗弃的小狗一般的眼神让金的良心倍受谴责,他只能顾左右而言他,最后干笑着说道:“银,我们先下去吃早饭吧。”银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只要哥哥不离开他,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秉持着这样的信念,银没有过多地询问。

银乖巧地跟在金后面走出房门,还好现在已经从海边度假归来,要不然金都不知道该怎么向丹尼尔解释自己睡一觉之后从被窝里生出来个弟弟了。

“渣渣,你身后那家伙怎么回事?!”嘉德罗斯本来就已经坐在桌边,快按捺不住自己的脾气了;结果再一看到金身后跟着另一个陌生的家伙时,就和被点着的鞭炮一样炸了。

银听到嘉德罗斯这么叫金,差点也要暴起和同样怒气冲冲的嘉德罗斯打一架。还好金反应过来马上抓住了银的衣角,本来就要爆炸的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马上变得乖巧;他像是一只大猫一般蹭了蹭金的脸颊。

本来有多一倍的金的面容本应该是双倍的快乐,但不管是谁的内心都警铃大作——这不管怎么看都是情敌!!?

安迷修的眼神低沉,看到银蹭着金的脸似乎是想起了过去的事情。本来在金面前总是温柔忍让的他,反而是第一个开口打断面前温馨的人。安迷修直指要害,一针见血地问道:“所以王子殿下,到底发生了什么?”金看着面前一个个任务对象如同怨夫一般的眼神,总感觉有点不大妙——气氛似乎陷入了僵菊。

“好……好吧,其实是我昨晚又进入了一个世界——”

 

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大雨之中,而且还可怜兮兮地以一个美人摔的姿势倒在天台上。金感觉自己的身子因为凹造型弄得有点酸痛,赶紧站了起来。站起来之后金才觉得有点不对劲,右脸颊感觉有些火辣辣的,好像被人摔了一巴掌似的。

“奇了怪了……”这身子仿佛不是金自己的一般,金走了几步,总感觉走路的时候有种风一吹就要被吹走的感觉。他站在围栏里面往下看,大概知道这里是学校,而他站着的地方是教学楼的天台。

金缩了缩,被风一吹他感觉身子冰得仿佛掉入冰窟:“有点冷啊……。”他打开天台的门下了楼,现在似乎已经放学有一段时间,周围都很安静。金走进厕所,打算拧一下衣服的水思量一下到底怎么办——但是当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整个人都呆掉了。

为什么会有自带眼线的卡姿兰大眼睛啊,还有那个浓密卷翘的睫毛,哪里来的睫毛精吗?还有那白皙得仿佛在阳光下会透明的皮肤也是同样吹弹可破。不知为何,金的脸上有一个鲜红的掌印,但是就算这个被人打了一巴掌留下这样耻辱的痕迹,这也没有让金的细腻而精致的五官稍微逊色半分。

接着映入金眼帘的还有那玲珑的鼻子和自带唇蜜的樱桃小嘴;金往后一步,根本不想相信镜子里这个看起来娘里娘气的人竟然是自己。“不会吧……?”金喃喃自语,在一张一合之间那柔软的樱粉唇瓣散发着无法抗拒的,让人想要一亲芳泽的气息。

随后,金看了看他不知为什么迷之纤细的身材,总算知道刚刚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要被楼顶的风吹走了。更别说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身上的那个白衬衫外穿着针织外套的搭配,金明明自己还是自己,金色头发蓝眼睛,但是就仿佛被人从头到脚高P一通,还加上500层滤镜一样让金一个纯汉子感到无比胃痛。

什么,这是什么世界,他又变成了什么??

「你好宿主(◐ˍ◑)」

突然出现在镜子里的小裁判球把金吓得差点跌坐在厕所里。

不过金反应过来之后,总感觉那个小裁判球的语气以及声音,听起来和之前金的那个小裁判球不大一样。小裁判球仿佛知悉金的想法一般,开口解释:「因为宿主你之前不是给工号10324打了无限差评吗,它被叫去进行再训练了。所以这个世界就是我来做你的系统了:-D」

镜子里面的小裁判球拍了一下金镜像的手臂,顿时,金感觉自己大脑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那大概是一本小说。

「帮宿主把衣服弄干啦,现在好好阅读这本小说吧。至于你到底降落在哪个时间点,我也不清楚哈╰( ̄▽ ̄)╭」小裁判球很不负责任地说道。这个新系统的语气十分地欠揍,虽然身上的确干爽并暖和了不少,但是金就是觉得想要打它一顿。

求知欲让金翻开了小说。

「……银站在金的面前,对面的金发男孩儿露出了天使一般的笑容。但是这只能让银感到恶心,金的真面目他比谁都清楚。那个看起来精致可爱又聪明体贴的纯真少年到底内里是有多么的肮脏!他恨,恨自己上一世不够清醒,任他摆布。他要撕……」

求生欲让他关闭了显示着小说的光幕。

仿佛这时候小裁判球还嫌他不够怀疑人生时,开口:「任务发布——请和银恢复成亲亲爱爱的兄弟吧!」

这样的任务难度,这真的是补偿世界吗!!?之前的那些和这个任务相比简直是小儿科了啊!?金要不是因为不知道怎么抓住镜子里的小裁判球,他早就抓着它把它从五楼扔下去了。

小裁判球往后退了退,可怜兮兮地:「当然啊,是为了让你补偿被打差评的我们的损失……」

……这样的黑心企业,还是倒闭了比较好。

评论 ( 28 )
热度 ( 1271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