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7

-- 前文→ 010203040506

宣传一下游戏DEMO→ 点我

- 泳装回竟然意外地有点卡orz,非常抱歉

————————————————

阳光,沙滩以及蔚蓝而凉爽的海水;这些就是美好的夏日应该有的东西。

昨天如同修罗地狱一般的坐车(抢座位)和选房间过去之后,早早睡下第二天也在清晨睡到自然醒的金从床上睁开了眼睛——话说不用和别人挤一个床就是舒服啊!金想想家里公寓还要轮番和另一个人挤一张床就难过。

一觉睡到自然醒已经是久违的舒爽了,金伸了一个懒腰,便下楼去准备早餐。 “早上——”余光似乎瞄到有人的他话还没说完,一扫过去就看到沙发上坐着一排只穿着泳裤的帅哥。不仅如此,那一排明晃晃的健美身材让金的眼睛都差点瞎掉了。要是按照别人的眼光来讲那是的确很养眼,但一大早的看到这个只会觉得很想要转身逃跑好吗!!?

“我还是第一次和王子殿下一起去玩呢。”安迷修坐姿乖巧,一双薄荷色的眼睛里带着闪亮亮的期许,“也是第一次看海,所以忍不住有些激动了。”安迷修朝着金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散发出的帅哥光芒简直不忍直视——而且完全让人不好意思责怪他了好吗。金干笑了几声,只能点点头最后从嘴里憋出一句‘玩得开心’。

安迷修三句话不离金的痴情样子当然引起了别人的不爽,首当其冲的就是自诩自己才是正宫的嘉德罗斯。金发的前圣空星国王陛下冷哼一声,眼睛又忍不住往金那边瞥;一看就是一个标准的别扭青春期少年——当然金是不会忘记当初嘉德罗斯是怎么软禁他的。

不过完全把金圈到自己怀中的嘉德罗斯双手抱胸轻嗤一声表示不满,就算嘉德罗斯的身高是目前后攻团里面比较矮的一个,但是该有的肌肉还是一块不少。格瑞瞥了眼嘉德罗斯,这样轻视的表情立刻激怒了嘉德罗斯;而金连忙上去劝阻,只不过被夹在大罗神通棍和美工刀之间金居然不小心被风压弄得身子一歪,撞到了嘉德罗斯的怀里。

——完了。

“渣渣,你这算是投怀送抱?”嘉德罗斯当然没有错过这个机会,手臂顿时把金禁锢在自己的怀抱之中。这一下算是触到了所有人的爆点,金还没反应过来,锐利的寒光就擦着金的鬓发掠过。嘉德罗斯微微一歪头,顺势挥动了自己的大罗神通棍就不仅躲开了格瑞的攻击,也挡住了安迷修处席卷过来的双色荧光。

紧接着的是雷狮的雷神之锤中冲出的紫色电光,嘉德罗斯手腕一甩大罗神通棍便把袭击过来的电火花打散。金看到渐渐变得狼藉的大厅,已经有种想要一头跳到海里的冲动。“不怕攻击到渣渣么。”金的想法可没有影响到嘉德罗斯,反而嘉德罗斯对于此刻金在他怀里没有挣扎而感到非常满意。

雷狮手中的雷神之锤在指尖转了一圈之后回到了手掌被握住,他冷笑一声:“倒不如说,我们可是有自信不会攻击到小鬼的。莫非你连这点实力都没有?”雷狮的挑衅技能一向满点,嘉德罗斯鎏金的眼睛顿时阴沉了下来。

不过就在这时候楼上传出了丹尼尔的声音。“金,下面怎么了?”就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安迷修顿时首先开始使用魔法把刚刚打坏的东西全部修复好并且回归原位。而本来剑拔弩张的雷狮和嘉德罗斯此刻也啧了一声之后安静地坐下。

紫堂幻是跟着丹尼尔一起下来的,他在第一眼看到金身后坐着的七个人时就知道,面前的这几个人大概刚刚是发生了什么。不过也许是因为外部矛盾和内部矛盾的关系,紫堂幻刚走下来就感觉到敌意的目光全都集中到了他的身子上。

——真是可怕啊。紫堂幻在内心兀自想到。

好不容易在丹尼尔的威压之下来到了沙滩。今天是一个好天气,同样来海边玩的人也非常多,一边的便利店都坐着不少人了。

“……”

金抱着腿坐在一边,感觉自己亚历山大。毕竟几个颜值都能和影星媲美的人坐在他的旁边还相互为了争和他坐一起,和他一起喝同一杯饮料这样的小事而争吵的样子让他有种自己是总受小说主角的错觉(然而并不是错觉)。

他只是想去玩玩水啊,但是身边的人能力一个赛一个危险,尤其是一向跟他很紧的雷狮要是在水里用电的话,看现在在海滩边上的人数那就是一个大型惨案现场了好吗!?保护世界真的好累啊尤其是丹尼尔现在不在的时候,金一边喝了一口手上的西瓜汁一边这么这么想到。

刚刚丹尼尔接到了一个电话说要暂时离开一会儿,而丹尼尔离开了之后就再没人能够阻止这七个人争风吃醋。要不是因为现在人多,这些把金围得密不透风的几个大帅哥早都已经要开始新一轮的神仙打架了。

金看着已经第十次假装路过的一对女孩子经过他们的时候在一旁指指点点的样子。明明比起他,他们更应该关注一下身为海滩上女孩子视线中心的他们自己才对吧。金勉强地对那对女孩露出了抱歉的笑容,结果对方的模样一下子从兴奋就落到了失望。

——我有这么不符合女孩子心目中的理想型吗!!?

这时候迫于其他人威严的紫堂幻拿着饮料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把饮料递给几个对他散发着怨念的人之后紫堂幻坐在了一边。“金,你不去玩会儿吗?”紫堂幻刚和金开口,就收到了几个刺人的视线,但是紫堂幻也没法子只能继续。“刚刚似乎听到了一会儿就有明星过来这里拍外景什么的,似乎要是待会儿就不那么好玩了。”

这时候格瑞突然开口:“我们当初说好了要看海的啊。”金被格瑞的话一惊,似乎想起来了当初他在陪着格瑞去最后一战的时候立的flag。当时金一边收拾武器一边蹭到了格瑞身边,道:“等这次格瑞复仇成功了,为了庆祝我们就去看海吧!”

然而如你所料,每一个说出这句话的人都没有活下来,包括在那时候说出这句话完美立下flag的主角金。“是、也是呢。现在算是实现了吧?”金战战兢兢地回答,感觉要是一个不注意,他就会引起其他人的怒火。只不过此刻他的一只手却被佩利拉住了,只不过此刻拉住金手的佩利似乎看起来自己也有点对自己的行为有点困惑。

他想了想之后开口。“金也说过要一直给我做好吃的吧?”金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而一边的帕洛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头的意思是愿意留在海盗团么。”话音刚落,微小但是同样拥有同等威力的风刃擦过帕洛斯的鬓发。安迷修冷冷地开口,握着金的另一只手仿佛怕金就这么被他厌恶的人给带走了似的。“恶党。”他的话带着威胁的语气。不过雷狮海盗团这边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们差点要打起来的时候他们被嘉德罗斯伸手捏金的脸吸引了注意力。

“可恶,你这个渣渣居然之前都和这么多人有约定?!”嘉德罗斯愤怒地把金柔软的脸颊往两边扯,而金一下子怒气上涌仿佛回到了曾经在嘉德罗斯世界里两个人一个身为副官一个身为皇子在一起打闹的时候。金转回身去抓住了嘉德罗斯的包子脸,因为被抓着脸颊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口齿不清。“你就不能当那些人是平行世界的我吗!我也不想的啊!!”

制止了幼儿园小朋友打架一般行为的是格瑞,不过格瑞的制止方法对嘉德罗斯来说比较粗暴——直接向着嘉德罗斯的心脏处飞出去一刀。“可以停止了。”格瑞俯下身揉揉金的脸颊,看到金气呼呼的眼神还在嘉德罗斯身上时那绀紫色不由得更深沉了几分。

嘉德罗斯勾起嘴角,冷笑道:“怎么,羡慕了?”雷狮冷笑一声抬起金的下巴在金的嘴角亲了一口:“我还没有需要羡慕的地方。”这时候双色的荧光开始波动起来,安迷修的眼色瞬间变得锐利起来,他握紧了此刻还只是普通圆珠笔大小的长枪带上了杀意:“恶党你居然敢……!!!”

金顿时在两人中间伸出手来制止了一触即发的战争,本来即将要席卷起的狂风和跳动的电弧都在瞬间消弭了下去。“别吵了!”金抬高声音道,他一边站起来急匆匆地准备要走。他一准备要走这剩下的几个人也齐刷刷地要跟着金离开,活像金身后的小尾巴一样甩都甩不掉。

金不用回头就知道这几个人又准备跟着他走,他摆起一副严肃的样子感觉自己就好像面对着一群熊孩子的老师一样。“你们好好呆在这里!”金转过头来对七个老大不小但是天天却又吵又闹仿佛小孩子一样的几个人说道。

——金似乎对于这个修罗场的严重程度并没有太大的了解。

金看着他们想了一会儿之后伸手拉起了卡米尔,突然被握住手的少年似乎有点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被金抓住。“……卡米尔和我一起来吧。”金朝着寡言的卡米尔露出了笑容,卡米尔点了点头之后和雷狮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跟上了走向冰品屋的金。

安迷修自然是看到了的,垂下眼帘敛去了眼中的敌意——毕竟王子殿下不会喜欢这样的他吧。嘉德罗斯倒是毫不掩饰地瞪了卡米尔的背影一眼。“切。”

金和卡米尔站在冰品店里,现在这里的人比刚刚要少;这也是金想现在过来的原因,当然,更多的一部分是为了从谜一样的修罗场之中喘一口气。“卡米尔想要喝什么?”金看着菜单,指尖划过一个又一个冰沙的名字。卡米尔站在一旁沉默着,但是那视线却落在金的身上。此刻依旧相牵的手传来了温暖的热度。

他想要习惯性地整一整围巾遮挡自己脸上的热度,却发现自己没有带着。卡米尔只能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脸红。“卡米尔怎么了吗?”金看卡米尔没什么反应拉了拉卡米尔的手,回过神来的卡米尔点了点头随便扫了一眼之后回答:“和金一样吧。”

毕竟是少之又少的两人相处时间。卡米尔看着身边的金,此刻对方终于展现了笑容——在曾经羚角号上卡米尔都要忘记他最喜欢的笑颜了。毕竟为了留住金,他们必须那么做;能让自己在金的心上留下除了朋友之外的任何痕迹都好。

也许是自己的年龄和金相当,所以金相对会比较亲近他吧。大概可以当做这场‘比赛’对于己方有利之处吧——就算是他也不会让步的。卡米尔也加大了回握的力气,金没有多加在意只是把这当做卡米尔的撒娇;金朝着卡米尔嘿嘿一笑,把店员做好的冰沙递给他。

关于紫堂幻的事情……卡米尔正在思考是否应该开口和金说的时候却突生变故。

“金——”甜腻腻的声音拖长了尾巴落入两人的耳朵里,卡米尔首先反应过来皱起了眉头。突然被人搂到怀里的金还没反应过来,一晃而过的寒光让卡米尔反射性地先放开了金的手。随后那只手就被另一个人牵起。

黑发的‘少女’穿着粉红色的泳衣两段式泳衣,亲昵地抱着金在金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面前的人一头黑色的顺滑长发,头顶还夹着一个粉色的星星发卡。修长纤细的身材和刚刚甜美的声音让抱着金的人成为了这家店里所有男性顾客的视线焦点,随后谁突然叫了出声‘那不是当红模特凯莉吗!?’。

“凯、凯利——??!”金被凯利抱着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个熟悉的打扮就已经让金的汗毛倒立了——女装就真的这么让他开心吗!!?话说泳装的话小oo到底是怎么藏起来的啊?!

金听到一边议论纷纷甚至是快门声之后连忙想要推拒紧紧抱着他的凯利,但是凯利的力气比他要大,推了好几下都没推开反而像是欲拒还迎。“凯利、你别……”金话还没说完,凯利就凑到金的耳边。刚刚甜腻清脆的少女音也变得低沉而磁性,呼吸喷在金的耳廓。

“怎么了,金。我可是……很想你呢。”

评论 ( 33 )
热度 ( 1557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