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确认过眼神,是要结……嗯?(1)

- 是 @流木氏 的摄影组金,但是微妙地偏移了主题。所以整体来说是剧组paro,但是有元力设定

- 写来放松心情的,欢乐搞笑ooc向求轻喷(。)

- 不知道会写多少章,反正看着写吧emmm

- 嘉德罗斯主场:看起来凶是我的错吗

————————————————

01

金其实并没有自己居然会被凹凸世界这部剧捧红的实感。

因为他本来是一个摄影组的成员,就是一个来实习的摄影助理。只是因为当时剧组经费缺乏,正好金也缺钱,所以金就来演主角做兼职而已——第一季凹凸世界大火,第二季本来金想着大概会找更有名的演员来饰演剧中的‘金’。


会进组也只是前些时候金看到了剧组应聘,结果看到了他最喜欢的毛茸茸……啊不是,是鬼狐天冲居然有参演。金使尽浑身解数就是为了应聘上摄影助理,只为能够有幸摸一摸鬼狐天冲先生的尾巴。

结果金摸是摸到了,甚至鬼狐先生还挺喜欢金欣赏他尾巴的样子;但先不说各种开会讨论了,光光是每天分配到的原片数量就已经很惊人。金的头都要秃了才在死线之前半天剪完,更别说后面的各种调整了;结果他还要背剧本,和几个天王级别的演员对戏。金恨不得自己一天有48小时才够用——更别说网络上还被黑子和演员女友粉暴打了。

最后金看着镜子里自己日益憔悴的模样,毅然决然地在第一季结束之后就辞掉了这个职位打包了行李就赶紧跑路。毕竟第二季也没有鬼狐先生的毛茸茸了,再秃头有意义吗!?金是这么想的。


不料导演第二季又把他抓了回来,还哭爹喊娘地求他别走要不然主演的配角(短语是矛盾的,但总而言之就是这情况)——也就是那几个天王级别的人物,就直接撂担子不干了;更别说主摄影师丹尼尔也是,如果没有金在摄影组就离职。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金想到。


02

“金!”刚回来的第一天金就被佩利差点扑倒在地当场升天。他毫不避讳地直接把金抱了起来挤进怀里。“第一季杀青之后就好久不见了!什么时候再做炖肉?”佩利把头埋到金的颈窝里头猛吸一口。金无奈地拍拍佩利的头安抚他:“好了好了,先让我去安顿一下……”


然后转眼金就看到了旁边早到的嘉德罗斯传过来的死亡凝视。尤其是嘉德罗斯,手中紧紧握着大罗神通棍一副马上就要濒临爆发的样子。金觉得只要佩利一放开他,嘉德罗斯肯定就要对他暴揍一顿了。

——毕竟嘉德罗斯从第一季开始就看他不顺眼了,现在第二季回来演戏还要看到自己讨厌的人,这种心情金也是理解的。


至于为什么说嘉德罗斯讨厌他,金能举出不少例子。之前嘉德罗斯经常有事没事瞪他不说,还经常莫名其妙就找他只为了叫他一句‘渣渣’,这到底是多大的仇恨?

更别说在第一季杀青金拿着行李准备跑路的时候还看到嘉德罗斯在片场小角落里嘀咕他什么,一边说一边还气得脸都红了。这让目睹了现场的金甚至有种如果被发现就会被嘉德罗斯灭口的错觉——嘉德罗斯居然这么讨厌他的吗!拉着行李的金也不敢多看,赶快就跑了。

金和嘉德罗斯的眼神对在一起的时候,金明显感觉到了嘉德罗斯的视线猛地变得涌上了怒火;虽然对方的脸上依旧还带着婴儿肥,但是嘉德罗斯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都能让人觉得充满了威慑。比如说现在,金被嘉德罗斯瞪得发憷,他更坚信自己要是一被佩利放下去之后就会被嘉德罗斯用大罗神通棍暴打。


可是他可不像格瑞的烈斩那么耐打,而且他的矢量箭头还只是个孩子!!


佩利感觉到金宛若八爪鱼一般抓住了自己之后更加高兴了起来,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感觉这么开心——甚至比有一大盆肉在他面前还要愉快。他一只手抱住金,腾出一只手来拉起了金的行李箱。“既然金不放开我我就带你去你的房车吧!”佩利正要转身的时候金就被另一个人提了起来抽离了佩利的怀抱。

雷德笑嘻嘻地和阴沉下脸的佩利耸了耸肩:“嘉德罗斯大人要我过来抓他。”金一听就已经能够幻想到自己被雷德抓到嘉德罗斯面前然后被嘉德罗斯一顿怒打,一边打还一边阴冷地对他说‘你这个渣渣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眼前’这类的话。


雷德和佩利缠斗在一起,而嘉德罗斯此刻正在步步逼近金。他的声音里带着怒火,拿着大罗神通棍步步逼近:“渣渣,你再跑!?”金吓得连连后退,但是嘉德罗斯同样步步紧逼。

“谁来救我——”金欲哭无泪,只看到一边的车上走下来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连忙跑到对方身后。格瑞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背后贴着温暖的热度,让他内心的小人忍不住都心神荡漾了起来。更别说金还瑟瑟发抖地喊他的名字:“格瑞……格瑞救我!!”


03

“嘉德罗斯大人还只是一个孩子啊!为什么他的初恋会这么坎坷!”


雷德拿着一条手帕装模作样地拭泪,感叹道。“你给我少说几句,不、干脆闭嘴吧。”蒙特祖玛坐在一边教训完雷德,之后便将注意力放在了他们的嘉德罗斯少爷身上。

此刻嘉德罗斯正坐在一边,放在桌面上作为午饭的高级定制便当却还一筷子都没有动过。她效忠的少爷眼神正死死地瞪着片场正在录制被和格瑞一起聊天散步戏份的金身上,而且似乎正盯着金和格瑞黏在一起的手臂死死地看。


您的表情也未免太凶了……自己觉得自己的面无表情已经很凶了的蒙特祖玛都忍不住这么想。只不过蒙特祖玛还没来得及提醒嘉德罗斯大人放松面部肌肉;他们就看到拍摄结束,金愉快地邀请了格瑞和正在一边等待的几个朋友一起去吃午饭。

听到旁边传来‘啪’地一声,蒙特祖玛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嘉德罗斯大人手里的筷子被他握断了。这时候金还回过头来,似乎是看到了嘉德罗斯紧皱眉头怒瞪着他的样子,急急忙忙就跑了。


这时候蒙特祖玛身旁的嘉德罗斯大人已经不是怒目而视的程度,就连怨念都恨不得要化成实体把情敌戳个对穿了。“格瑞和那些杂碎有什么好的!?渣渣就是渣渣,都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嘉德罗斯怒道,随后开始愤恨地吃起了便当。


蒙特祖玛感觉自己就像是看着两个孩子的妈一样心累,尤其是还有个孩子正陷入了艰苦的单恋之中无法自拔。于是在网上看了很多育儿心经的蒙特祖玛想了想里面的内容,认真地赞同嘉德罗斯道:“嗯,嘉德罗斯大人最后肯定能够成功。”

毕竟嘉德罗斯大人的确非常优秀,只要嘉德罗斯大人掌握了方法的话还不是手到擒来吗?嘉德罗斯吹蒙特祖玛这么想到,对未来的前景还是……非常乐观的。


04

当嘉德罗斯意识到的时候,他在金心目里的形象已经完全不可挽回了。

还在拍摄第一季的时候嘉德罗斯看金每次走路都躲着他简直心中郁结难以排解,他嘉德罗斯从出生以来从没遇到过这么让他烦恼的事情,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能说是情字误人了。


被派去探听情况的蒙特祖玛回来时表情十分复杂,坐在了看似稳如泰山实际上内心非常焦虑的嘉德罗斯对面。“嘉德罗斯大人。”蒙特祖玛似乎是在思考措辞,但是看到嘉德罗斯微微眯起眼睛之后还是决定直接开口了。一边的雷德正在泡茶,抬起了水壶准备往里面加水。


“金觉得您很讨厌他,还说总觉得您想要痛揍他一顿……”


这句话掷地有声,一字一句此刻坐在房车里的三人中如雷贯耳。雷德甚至不小心倒水手一抖被开水烫到了,此刻正拿起一个冰袋冰敷。他咋咋呼呼地叫起来:“什么!!?我们嘉德罗斯大人摆明着那么中意他,这小子眼睛是瞎——嘉德罗斯大人我错了。”雷德话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甩了一个眼刀。被威胁的雷德顿时转过身去继续冰敷,嘟囔着‘这样都还看不出来’之类的话。


蒙特祖玛顿了顿,留出了时间给其余两人缓缓之后便继续开口。“金还说,上次被嘉德罗斯大人您用棍子抵在墙上,他说你的脸色就好像气得要杀他似的;差点吓得心跳过速。”说着,蒙特祖玛看向了起这个馊主意的雷德。要是视线能实体化,雷德早就被被嘉德罗斯仿佛刀锋一般的视线刺了个对穿了。

毕竟当初是雷德说不管少年少女壁咚都是能够让人心跳加速的法宝,再说嘉德罗斯大人长得这么帅气那个金毛小子肯定轻松搞定。的确是心跳加速,的确是轻松搞定;但这样完全不是想要的结果好吗,为什么瞬间从纯爱漫画跳到什么悬疑恐怖了?


蒙特祖玛想想当初金和他说的时候,把嘉德罗斯的脸色描绘成阴沉得像是涂了一层墨汁一样,眼神燃烧着怒意仿佛能够喷出火来;而且嘉德罗斯还紧紧地咬着牙关,甚至连话都不想对他说。

——完全不是这样的啊!那明明是因为嘉德罗斯大人因为和你太过接近感到很紧张所以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好吗。虽然嘉德罗斯大人看上去凶了一点,但是他每天都烦恼怎么接近你啊还讨厌你这怎么可能。当时蒙特祖玛还尝试解释什么,但是金却继续告诉她说“嘉德罗斯他啊,每次吃午饭的时候还都瞪着我……不是讨厌我是什么啊!”这样的话。

那是因为嘉德罗斯大人觉得他才应该和你一起吃午饭,而不是格瑞或者其他的人啊!蒙特祖玛这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挽回嘉德罗斯大人在金心目中的印象了。


回忆完毕,偏偏这时候外面传来了金带着焦急的叫喊声:“凯莉——紫堂——格瑞!你们在哪啊!”

蒙特祖玛和雷德看到嘉德罗斯顿时从沙发上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门口都忍不住感叹——天哪嘉德罗斯大人什么时候这么焦急过,果然是坠入恋爱了。

“吵死了渣渣!!——要不要进来……”嘉德罗斯的声音渐渐消失,结果嘉德罗斯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那本来阴沉的脸色就更阴沉了。“那个渣渣怎么看到我就跑!!?”嘉德罗斯狠狠一杵大罗神通棍,整个房车都抖了三抖。


蒙特祖玛终于在沉思了许久之后,开口说出自己思考了许久的话。“嘉德罗斯大人,要不然先学着看到金的时候平常心吧。”这样的话就不会露出很阴沉的表情了。


05

其实在第一季杀青的时候也是这样,蒙特祖玛和雷德建议嘉德罗斯赶紧抓住机会给金告白。说不定就能一举扭转在金心目之中的印象,说不定就成了呢。

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嘉德罗斯一看到金就觉得自己说不出话。尤其是那双蓝眼睛落到他身上的时候,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胸腔了。


世界上怎么可以有这么适合做他王妃的人呢!?


而且头发的颜色也很好看,和他的金发也相配极了。


然而他的对手却那么多,格瑞不说,就连一些杂碎都想要拐他的王妃,这能忍吗!尤其是嘉德罗斯看到紫堂幻和凯莉居然恬不知耻(嘉德罗斯想法)地坐在金的左右两边,而他却还没和金同桌,更是忍不住整个脸都阴沉下来了。

心本就不在庆功宴上的嘉德罗斯光明正大地在临近结束的时候离开,在片场的小角落里组织自己告白的语言。


不能责怪嘉德罗斯,就算他看起来十分成熟办事也雷厉风行,但是现在的他的确也才15岁。尽管出生于精英家庭,在还小的时候就作为童星出道迅速火遍半边天;嘉德罗斯不仅作为演员顺风顺水,作为接任公司的王者也丝毫不差。学校更是已经连续跳了几级了,好几次校联考都是全市第一。


只可惜爱情就是这么没有道理,就算是强大无敌如同嘉德罗斯,第一次喜欢上别人之后也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一个人蹲在小角落说了好几遍雷德教给他的告白词都觉得不满意。

一想到金会站在他面前抬起头看他,然后听完他的告白之后双颊泛红叫他名字随后(之后的幻想已经遭到处理)。嘉德罗斯就觉得踌躇满志并且第一次地充满了幸福的感觉,就连蜜月旅行要去哪里都想好了。


不过他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有个离开的身影,是不是谁先离开剧组了?不过嘉德罗斯没多想,继续练习告白去了。

——结果最后发现金已经提早离开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06

格瑞的烈斩和嘉德罗斯的大罗神通棍撞在一起,格瑞冷声开口。“你别动金。”嘉德罗斯听到格瑞这样理所当然的发言也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你算金的谁?不就是小时候见过几面?当初金还不记得了。”

被戳中的格瑞眼中的紫罗兰色阴沉了下来,烈斩更用了几分力。“总比你现在还被金误以为是讨厌他好。”格瑞少见地反唇相讥,同样也被说到痛处的嘉德罗斯灿金色的眼睛里顿时火光大盛。他冷笑一声再次挥动了大罗神通棍:“好啊格瑞!这次就比比看谁更强吧!”


不过这时候两个盒子往他们头上一罩,丹尼尔的声音在他们的身边响起。“够了吧,你们。就算是主演也不可以在场地内私斗。”等到打架的几位都冷静下来之后丹尼尔才撤走了罩在这群好战分子旁边的代行神旨。


丹尼尔带着温和的微笑不带感情地继续说道:“而且,在刚刚金已经带着新进组的配音演员罗德烈去找房车了。”


雷德、嘉德罗斯,佩利和格瑞:????!

评论 ( 9 )
热度 ( 1027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