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6

- 前文→ 0102030405

- 宣传一下游戏企划:一宣地址

- 为什么啊!我居然因为写这篇文被ciy威胁了!!?甘甜的心情变得苦涩.jpg

- 不太会写战斗场景,于是大概地讲了一些主线(。)

————————————————

“别告诉我那是小鬼你又招惹上的人。”

开了光学折射系统隐匿身形的羚角号开始疾速上升,金坐在之前自己尚在打工时期最经常坐的位置上,总感觉有种下一秒就又要被雷狮囚禁回地牢的错觉,额角都沁出了一层薄汗。身边的安迷修温柔地抓住了金的手:“王子殿下,放心。结界已经布好了,就算对方真的开始攻击,也没有那么快能够落到地面。”

金想到嘉德罗斯那个脾气就想要扶额,之前帮着嘉德罗斯的时候就是这样。嘉德罗斯的脾气就和小孩子似的,但是强者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就算任性也可以。所以每次金总觉得自己好像在照顾一个大龄儿童。虽然——金偷偷瞄了一眼雷狮,和相处久了之后雷狮的性格差不多。金已经完全因为信息量太大而一时处理不过来了,说的话也有点不明不白的。“倒不是这个问题……虽然也有这个问题。”

“没事的。”格瑞抬起头来,靠近的舰队看起来更加宏伟——毕竟是宇宙第一战力,羚角号靠在旗舰旁边还没有船身的徽章大。在接近舰队之后他们走上甲板,张开的力场保持了羚角号周围的重力系统。金回过头就能看到就连山峦都变得仿佛沙土堆一般,回过头来,面前的军队就已经近了。

嘉德罗斯看着已经包围了整个舰队的结界,眸中的金色凝滞了下来。嘉德罗斯远远地就能看到那艘寒酸飞船的甲板上站着金,身后那几个男人让他的脸色更加阴沉——胆子倒是很大,居然就凭几个人就只身闯入舰队?

“啧。”

金色的光束如同网一般朝着羚角号的方向发射,尽管那光芒看起来纤细,但是曾经在嘉德罗斯身边打完了一场战役的金知道这种光能炮威力到底有多强。只是所有射空的光能炮被无形的壁障吸收,结界荡漾起翠色的波纹。

 “……居然不顾王子殿下直接攻击!”安迷修眼中的薄荷绿冷了下来,只是此刻他站在甲板的后面维持着能够把整个圣空星舰队包围的巨大结界而不能攻击——要不然大概安迷修会是第一个直接冲上去的那个人。

直冲过来的光束带着刺眼的光芒,但甲板上所有的人都训练有素。佩利扛起自己的武器;一人高的炮筒之中飞出的银色弹药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之后在两船中间猛地炸开。但是炸出的并不是光而是一片漆黑,而几乎就在弹药炸开的同时光能炮的光束被尽数吸入黑暗之中。

站在旗舰甲板上的嘉德罗斯倒是勾起了一个笑容。“呵,倒是有点意思。”

「你认识的人,倒是能力不错嘛。」

嘉德罗斯的声音带着笑意,但是却让金浑身发寒。而小型的战斗机也已经朝着羚角号飞来。

「不过要是对着整个皇家舰队的话,他们又会撑着多久。」

对面嘉德罗斯的声音狠厉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知道金最在乎的就是朋友。所以他才会用朋友来威胁金。金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动摇也更加明显了起来。在一边的格瑞注意到了金的情绪波动,连忙抓住了金的手。

“……没事吧。”格瑞问道,但是金少见地没有回答只是摇头。而离金最近,一边正在击落飞船的帕洛斯抽空回过头来。“你别听对面在说什么。”那双橙色的眼睛里少见地褪去了仿佛面具一般的笑意,“那都是一些逼你就范的伎俩罢了——来自一个欺诈师的经验哦。”

战况一时间陷入胶着,金这边的人能力自然不俗,但是嘉德罗斯的舰队依旧在攻击力和人数上碾压他们。如果长时间作战的话,金肯定最后只能会落得被嘉德罗斯带走的下场——在金身边的格瑞仿佛正在下定决心,握了握手打算拿出什么的时候。站在最后的安迷修突然抬起头来喊道。

“如果攻击普通人的话,那个家伙的「武器」就会被收缴!”

格瑞回过头,冷声道:“真的?”

毕竟现在就仅仅只靠四个人来对付数以万计的飞船已经非常吃力了,就算现在对他们来说已经没有了弹药限制的问题。但是雷狮海盗团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打下去。而安迷修所说的普通人的话,讲的应该就是紫堂幻了。

这时候羚角号猛地一震,船体已经收到了一定的攻击,保护罩传来了一阵警报声。这时候刚刚一直因为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被命令呆在船舱里的紫堂幻扶着舱门,在看到金的时候在一片炮火声中吼道:“金,没事吧!!”

金转回头去,还没来得及回答并叫紫堂幻好好呆在船舱之中,卡米尔就已经从狙击台上一个翻越跳回甲板——几乎是还没看清楚就已经抓起了紫堂幻的领子顺着原路返回。

而此刻一边火力的空隙让发射着子弹的飞船冲向了那个方向。卡米尔嘴角勾起的弧度被红色的围巾掩盖。“什——”金一下就被卡米尔的行为给刺激到了,他尝试着去阻止卡米尔,但是立刻就被格瑞抓到了怀里。金睁大了眼睛朝着紫堂幻的方向伸出了手。

“阿幻——!!!!”

格瑞一时没有想到金居然会用这么大的力气,金发少年摆脱了格瑞的束缚,但是此刻激光炮的金色光芒已经越来越近。而在旗舰上的嘉德罗斯眼睛猛地睁大,转身看向了羚角号的方向。他仿佛听到了什么猛地一拳砸在甲板的护栏上:“可恶!不要攻击——”但是已经太晚了,毕竟就算是传达命令也需要时间,而这远远长于激光炮冲向紫堂幻的速度。

但是就在下一秒钟他们所有人都倒在了熟悉的地方——金的家中。安迷修,雷狮海盗团和格瑞都降落在了客厅的地板上并且站稳了。而紫堂幻和金则两人双双滚作一团,趴在地上姿势非常之不雅观。而在靠近餐桌的地方,嘉德罗斯也落在地上站稳。

当他第一眼看到金和另一个紫红色头发的人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他第一个拿着手中的棍子出声了:“喂,哪来的渣滓!!!”

熟悉的怒吼在金的耳边真切响起的时候金顿时想要条件反射地爬起来给嘉德罗斯敬礼,但是首先冲过去和嘉德罗斯打招呼的是闪着电弧的能量炮。“走近一看原来是个熊孩子嘛,怎么,就这样也想和我抢小鬼?”雷狮永远是第一个开口嘲讽的人,他冷笑一声看着嘉德罗斯用黄黑相间的棍子硬生生挡下这一炮。

卡米尔看了一眼正站起来并扶眼镜的紫堂幻,似乎在思索什么。

“不过是群渣滓。”嘉德罗斯对雷狮的挑衅没有理会,而是上前直接就和提溜小鸡仔一样地把金给提溜了起来。安迷修的风刃被他用棍子打碎,他冷冷地瞪了紫堂幻一眼。“该死的规则。”他低声冷哼。

格瑞此刻冷下脸来,开口:“放下金。”金一看到格瑞也手舞足蹈地朝着格瑞求救。“格瑞格瑞快救我——”还没说完就被嘉德罗斯一把抓到了怀里,用力程度之大让金差点把饭都吐出来了。“胆子大了啊渣渣,在我面前喊别人的名字??!”

刀刃反射着寒光向嘉德罗斯刺来,金发少年抬起棍子抵挡。格瑞的紫色眼瞳阴沉得仿佛能够看到深处的黑暗。而仅仅是格瑞手中的美工刀就能和大罗神通棍抗衡——嘉德罗斯的眼神也一凛,和格瑞同时卸去力量但是依旧保持着进攻的姿势,而金被嘉德罗斯固定在怀里动弹不得。

金看着那泛着莹绿色光芒的美工刀刀刃,睁大了眼睛。“唉……?”

“我还想继续打——”跃跃欲试的佩利被卡米尔拦下,雷狮似乎没有上去阻止嘉德罗斯和格瑞战斗的意思。“反正他们打是最好的了,最好同归于尽好了。”雷狮毫不在意地说道,眼睛里倒映着此刻不知所措的金。

“只要能带走小鬼不就行了。”

站在一边的安迷修咬牙道:“在下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听到这句话雷狮看向安迷修,眼里的嘲讽也同时刺向了对方。“我可不想被一个装模作样的人说教——说到底,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用「武器」攻击普通人就会因为触犯规则而被收缴的?可笑。”

似乎被刺中了关键之处安迷修的眼神一暗,立刻反唇相讥。“但是当初把那个普通人抓上了飞船的你也不是不知道的吧,也有资格说我吗?”

格瑞第二次挥动了手中的刀刃,但是大罗神通棍还没有和翠色的刀刃短兵相接时就被打断了。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将两个人的手腕握住。

“好了,两位,住手吧。”温和的声音在他们的头上响起。近到嘉德罗斯和格瑞,远到雷狮海盗团和安迷修,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压。被野兽盯着已经不足以形容这样突然汗毛倒立的感觉——而是一种仿佛在面对来自未知的恐怖一般。

白发的男人同样一袭白衣,而金趁着嘉德罗斯愣住之际从嘉德罗斯的怀抱之中挣脱。“丹尼尔——!”金熟稔地叫男人的名字,而丹尼尔也微微眯起冷金色的眸子回答。他放开了他抓着的两只手转而把扑过来的金抱在怀里,然后揉了揉金的头发。

随后金本来脸上的笑容在听到丹尼尔接下来的问话之后渐渐消失。“所以说,金能告诉我,除了我认识的紫堂幻之外,这些人都是谁吗?”

见金犹犹豫豫没有回答,丹尼尔也不做逼迫。他抬起头,那双眼睛在扫过站在客厅和玄关的几个人时仿佛让人如坠冰窖。空气此刻只剩下寂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已经轻得快要听不见了。“你们是谁?在金的家里干什么?”

这个人很强。

直觉如同野兽一般的佩利是这么觉得的,就如同这个房间里其他人一样。但是这不合理,因为明明从刚刚为止,他们就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遇到过这么强的气场。这甚至比他们世界最强者的气场还要更甚,就连热衷于挑战强者的佩利都没有动。

每一个人的直觉都告诉他们——如果有什么差池的话,会死。

金一听丹尼尔去问别人了,就怕他们说出什么‘我是他老公’之类给里给气的话。先不说秋哥会怎么样,丹尼尔就要先发脾气了好吗!!?

“没什么啦,那都是我的朋友哦!!”金十分生硬地撒谎道,一边说着一边挠挠头。“就是他们之间不太处得来……”丹尼尔的眼神落到了金的身上,皱了皱眉:“是么……都是你的朋友?”

看着丹尼尔将信将疑的样子金顿时觉得自己很有希望能够蒙混过自己的临时监护人,他拉起了丹尼尔的手,眨了眨眼睛。“当然啦!我都这么大了,不需要丹尼尔担心了!”金睁大了自己天蓝色的眼睛,丹尼尔绷着的脸在看到金这样的表情之后终于冰雪消融。

“好了好了,我也只是过来看看你的情况。”丹尼尔在金的嘴角落下一个吻,叮嘱道。“那照顾好自己,金。”而金也和转身离去的丹尼尔道了一声再见。门咔哒一声关上的时候所有人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终于放松了僵硬的身体。

金也长舒了一口气,毕竟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呼……还好丹尼尔走了——你们怎么了嘛?”

但是佩利似乎少见地在思考,最后突然开口。“金?”被叫到的人回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佩利歪了歪头,问道。

“丹尼尔……他是怎么进来的?”

“……哎?”

评论 ( 36 )
热度 ( 1418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