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5

- 前文→ 01020304

- 宣传一下游戏企划:一宣地址 

- 这部的发展要朝着我无法控制的方向去了(。)

——————————————

家里的人一瞬间就多了四个,对于金来说也是个不小的负担。因为空间不够的缘故还只能轮流和金睡一张床——本来金是想选一个人和他固定一起睡的,结果这个决定一出金的房子差点遭受到不知道第几次惨绝人寰的拆迁。

金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了六个人坐在桌子旁边,家中的气氛几近凝滞。金一看这个转身就要逃,反正不在家里住的话还能去紫堂幻家住一宿。结果金还没来得及推开门再次走出去,一阵风吹来就把门碰地一声关上。翠色的光环旋转在他的身边,仿佛逼迫一样让他不得伸手再去打开房门;而此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金的身上。


单单就这几天,金已经感受到这样紧张的氛围不下几十次;一被这么盯着金总感觉芒刺在背汗毛倒立,他缓缓回过头不出意外就看到表情各异的六个人。“大家怎么了嘛……”金连迈步都有点僵硬了起来,总觉得如果动作里有一个不对劲都能刺激他们本来就已经濒临界限的神经。

“如果要说的话……我们在办‘故事会’哦。”帕洛斯拖长了尾音,听起来很是轻佻。但是金深知这个欺诈师一用这种语调说话一般都是要整他。果不其然,帕洛斯接着道:“金也过来听听如何?”


——才不想要!!


但是想归想,帕洛斯的神色却写着不容拒绝。而且不仅仅是帕洛斯,就算是平时最宠他的安迷修都向金投去了‘过来坐’的眼神,金只好把所有的怨言和反驳往肚子里咽。金家里的沙发布局正正好让除了金之外的所有人能够有一个位置坐。雷狮海盗团的四位成员坐在长沙发上,而两边面对面放着的扶手椅则被安迷修和格瑞占据。

“那时候小鬼在我们的飞船上可是对我们百依百顺呢。”雷狮的眼神落在手中把玩的手机上,但是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一向和雷狮不合的安迷修和没什么表情的格瑞把森冷的视线投在了雷狮的身上,敌视的意味已经很明显了。


说起手机的话,雷狮海盗团最近无师自通学着搞起了直播——隔天就已经百万粉丝,金看着雷狮出去买回来的全套手机电脑麦克风都惊呆了。

佩利接着雷狮的话说下去,不过他的话里没有雷狮的炫耀意味,而似乎是在实诚地感叹。“是啊,金做的菜都超级好吃的。比那些营养剂啊干粮啊什么的好吃多了,金你刚离开的那会儿我们都特别不习惯呢。”

金看了一眼对面的雷狮海盗团,和雷狮对上视线的时候雷狮朝着金一笑;不带任何傲慢和冷酷的笑容让雷狮的脸部线条柔和不少。曾今金在雷狮海盗团打工的时候金就遇到过被雷狮打劫还把钱往雷狮身边送的大小姐,不过在看到雷狮这样的笑容之后金也觉得的确情有可原——毕竟就算以男性的眼光,看起来真的是很帅就是了。


此刻金低下头避开雷狮的视线,但是却又不好意思说别把我曾经被你们雷狮海盗团拐走的过去说得那么暧昧好么我根本就不是自愿百依百顺的!

帕洛斯看着金的样子,那双橙色的眼睛里笑意加深。他突兀地开口,而且一句话就击中要害:“而且你们都是因为金的任务才被金接近的吧,我们可不是。”


话音刚落,无形的风压擦着帕洛斯的脸颊而过,而一把水果刀刺入了帕洛斯腿边的沙发之中。安迷修也许是因为金在场,依旧保持着礼貌的语气。“帕洛斯先生,请你适可而止。”但是那双眼中却完全没有任何温度,就连语气也是冷冰冰的。

金也知道似乎格瑞和安迷修都很在意这点——毕竟要是他知道自己的好友是因为别的意图接近自己的话他也不会好受的!他连忙安慰安迷修和格瑞,并且低声抱怨。“那时候我不是以放过鬼狐为条件才被你们抓到船上做苦力的嘛……”

 

巨大的羚角号停在了一边,而一边的白发少年垂着耳朵和尾巴,身上的伤和沾染上的灰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已。虽然金也已经遍体鳞伤,但是金依旧抱着他并且支撑着少年的上半身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怀中。

面前的四个星盗就是在整个阿尔法星系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也是鬼狐注定最后会遇上的对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本应该在后期出现的雷狮海盗团仅仅是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出现在了这里——而尚未成长的金和鬼狐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金的任务对象是这个白发少年鬼狐天冲。本来是这本书人气配角的鬼狐因为在后期雷狮海盗团的出现被盖过了风头。雷狮海盗团身为大boss,所以一些狂热读者对最后海盗团必定的战败产生强烈抗议,导致最后作者只能虎头蛇尾结束了这本小说。

是的,结局是他和鬼狐放弃了建立星际联盟鬼天盟的大业做一对流浪星际的好兄弟了……呃,虽然差不多就是基友共度一生;但因为是男频小说,所以还是要写得内涵一点的。大概是因为直男作者太过愤怒所以弄出了这么一个结局来,虽然似乎还收获了一堆cp粉就是了。

“金,别管我——”鬼狐抓着金的手腕,但是金怎么可能把垂死的鬼狐放着不管。就算是陌生人尚且如此,更何况他已经和鬼狐相处了一个月有余早已经成为了朋友。

金看着面前拿着自己的武器,就要给鬼狐和金最后一击的佩利抬高声音请求:“拜托你们放过鬼狐,只要不杀他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只杀我也可以!!”

但是佩利看起来根本不理睬对他来说的弱者的哀求,仿佛置若罔闻,站在后面甚至没出几分实力的雷狮却阻止了他。

金的心紧张得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而雷狮也终于在他面前站定,饶有兴趣地俯视着金。金知道此刻的自己对于雷狮海盗团来说就是一只随手就能碾死的蚂蚁;他没有力量,和一个反派团体又有什么道理可讲?但是金也只能垂死挣扎,企图保住鬼狐的性命。


“什么都可以——只杀你也可以?”雷狮重复了一遍金的话。鬼狐还想反驳什么,但是被金捂住了嘴巴,摇了摇头。

但是出乎意料地,雷狮反而没有将他和鬼狐一击击毙。他冷笑一声,双手抱胸悠然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要我们放过他可以,不过你就来我们船上打杂吧。”

 

明明是这样的展开。

金在自己内心吐槽道,当初刚开始的时候海盗团可是没给他一点好脸色。用关在羚角号地牢里的鬼狐来要挟他;金不仅要做全职保姆,就连海盗团战后一地的血迹,清洗甲板都是要他来做。

当初以为最不好说话的佩利反而是最先跟他成为朋友的一个——在吃完他做的排骨之后。和其他的三个成员相处的时间,简直就是金这么多世界以来最惨烈的噩梦。金深深地觉得,就连最后的嘉德罗斯都没有给他这么强烈的心理阴影。

 

格瑞的眼神带上了一点戒备。“……鬼狐?”提起这个名字,雷狮海盗团的成员顿时脸色沉了下来。帕洛斯耸了耸肩膀,表情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金却能够感觉到帕洛斯的语气已经冷了几分。“没什么,不过一个以前差点被我们杀死的家伙而已。”

金看着帕洛斯的信口开河张了张嘴打算反驳——毕竟鬼狐再怎么样可比你们温柔多了!但是一向敏锐的卡米尔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看了过来。卡米尔抬手压了压自己的帽子,金知道卡米尔只有不开心的时候才会这么做。他很少显露自己的情绪,不过压帽子也是卡米尔掩盖自己内心活动的一种方法。

金顿时只能闭嘴,在心里碎碎念。

不过这时候安迷修开始插话了,话题突兀地转到了安迷修的身上。他朝着金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仿佛在回忆着什么。“王子殿下小时候把我从贫民窟里捡回来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也很感恩呢。”

他深深地看了金一眼,这让金往后缩了缩感觉自己有点全身炸毛——为什么用那么深情的眼神看着我啊!不是之前都跟你说过了只能对喜欢的女孩子用这种眼神吗?不过还没等金在脑子里吐槽完,安迷修就继续道:“王子殿下百忙之中还会记得我的各种喜好,生日的时候还会亲手制作生日蛋糕——我可以说王子殿下心里还是有我的吗?”

金看着安迷修那双闪烁着温柔和期待的湖绿色眼眸,突然觉得自己背后冷汗直冒。为什么这个故事会仿佛在散播给的氛围,明明金自己都把他们当做好朋友的好吗!但是看到安迷修那样充满期待的双眼,金的反驳又被堵在喉咙口。

只有雷狮海盗团是大boss,不过后面也还算是朋友……吧。不过哪个人会囚禁自己的朋友啊!!!金最后还是没法安慰自己,想想觉得可能本来这个剧情就已经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差错,所以才会导致雷狮海盗团突然变给吧。

“金。”格瑞突然发声了,而金抬起头来向格瑞投去了疑惑的目光。他转过头去看着格瑞,比起感觉有点奇怪的安迷修和曾经把他囚禁过的雷狮海盗团,怎么说都是格瑞比较友好嘛!以前金和格瑞可是在豪门黑道文里出生入死的挚友啊!!

金歪了歪头,关心道。“格瑞怎么了?”金亲近的态度让格瑞的眼睛温柔了下来,他刻意地提起了两人之间的过去:“想起了我们以前在住在一起的时候。”

格瑞适时地停下来,知道金会接着开口。果然如他所料,金兴致勃勃地讲了起来:“没错没错,以前格瑞总是帮我煮饭!而且还会辅导我写作业……虽然后面跟着格瑞一起去复仇了,但是后来格瑞也会把后背交给我,不管怎么说都是很高兴的回——”

金正说得起劲时突然感觉到了死亡凝视的气息,充满了怨念。他顿时汗如雨下,转过头就发现雷狮海盗团正在擦拭着自己的武器;而安迷修则是垂眸握紧了手中的长枪。

“王子殿下的意思是……和我在一起的日子就不开心么?”安迷修开口道,虽然语气带着委屈,但是投向格瑞的眼神却是锐利无比。“不不不,和安迷修在一起的日子也很开心啊!因为格瑞和安迷修一样也是我非常好的朋友!!”

此话一出雷狮居然噗嗤一声笑了,旁边的帕洛斯也仿佛金说了什么笑话似的勾起了嘴角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卡米尔理了理围巾,似乎欲言又止的样子;整个海盗团只有最单纯的佩利挠了挠脑袋——在听到金说格瑞和安迷修也是他好朋友的时候内心很不爽?佩利有些疑惑地想到。

“那我们呢?”雷狮给一直没有说话的卡米尔一个眼神,少年便转过了头开口。也许是因为卡米尔看起来比较无害,金也比较信赖他的缘故。但是答案都是一样的,金的眼神移开:“嗯……算是朋友。”毕竟要是干脆利落的拒绝,金相信自己会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的。金游移的目光让雷狮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但是还没等海盗团的人发作,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走进来的紫发友人看着面前的场景感到有些呆滞,他愣愣地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六个大男人觉得有点梦幻。“金?”紫堂幻话音刚落,金就连忙站起来一副想要摆脱的样子。“阿幻你怎么来了?我去给你倒杯水……”一边说着,金一溜烟地就跑到了厨房里头。

有金家的钥匙,亲昵地叫名字而且还让金亲自去倒水……

沙发上的六个人除了之前遇到的格瑞紫堂幻见过一面之外其它的都不是很认识,但是能够肯定的是他们全都对自己怀有极大的敌意。紫堂幻站在门口,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但是这时候在厨房的金突然大叫起来。

“哎——??!”

不说紫堂幻,其它的六个人也都全部挤进了不大的厨房。金的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外,嘴巴张得大大的看起来还有点好笑。所有人顺着金的视线看向了窗外的天空。

在天蓝色的天空之上,能够在一片蓝色之中看到朦胧的星舰舰队;光是金认识的到达旗舰级别的飞船就有三艘。就算在视野所不能及的地平线和天空交界处,也依旧有着隐隐约约的飞船影子;金甚至已经能够听到飞船发动机涡轮转动的声音。

飞船船体上漆着的纹章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那是圣空星皇室的徽章,而在那本书之中,是全宇宙最强大的战力。

按照这样的数量计算,皇室至少出动了三个舰队……

「喂,听得到吧。渣渣。」

 

回声直接在脑海之中想起,这个技术金也知道——是在他被嘉德罗斯软禁后不久研究出来的心灵感应装置。没想到就算回来了,也一直留着么?!金摸上了自己的太阳穴,但是那边本来曾经的硬度明明已经消失了。

 

「圣空星所有可调动的兵力都在这里,不想你的地球灰飞烟灭的话就自己出来,和我回去。」

「要不然别怪我手下不留情,我自然有方法保住你——但是其他的蝼蚁是死是活我可没兴趣。」

评论 ( 66 )
热度 ( 1756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