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单身久了看个音符都觉得眉清目秀

- 是被官方气出来的音符金,所以只有出场的音符雷嘉金以及私心幻金。如果想看更多音符的话以后可能会写的吧

拉到最后有惊喜,不太会画手,请大家多多包涵orz

——————————————————

01

有百万分之一的几率,玩家会在八分音符的游戏里得到一个不同的八分音符——还没有手掌大小,软绵绵热乎乎如同仓鼠球一样的小萌物。别问紫堂幻为什么会知道,因为紫堂幻现在的手里……就拿着一个。

这个带着鸭舌帽,还托着一根疑似尾巴的橙色带子,在他的手掌心里蹭来蹭去的,就是八分音符没错了!只要声音大一点,就会因为不明原理飘起来的音符酱似乎对紫堂幻情有独钟。紫堂幻还试图用手戳戳这个软乎乎的球,没想到居然戳出了小星星的曲调;而音符酱被他戳得肚子朝天(大概是肚子吧),在一边发出了‘金、金……’的叫声。

紫堂幻舒了一口气,把音符酱摆正。音符酱似乎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还蹭了蹭紫堂幻的指尖。

感觉整个人都都被治愈了——紫堂幻忍不住用指尖按住音符酱的头顶帽子揉搓,这次搓出来的是一首玛丽有只小羔羊。“既然你总是这么叫,就叫你金吧!”紫堂幻捧起金;音符酱的小脚在他的手心踏了踏,似乎有什么想要告诉他的事情。

紫堂幻凑近过去,没想到金跳了起来‘亲’了一下紫堂幻的鼻尖。又落回手上的金似乎特别雀跃的样子,它在紫堂幻手心绕了两圈,自己哼出了一首不知道是什么歌的曲调

能得到这一只小音符酱他真是花光了这一生以来所有的运气吧……!!

02

音符酱不仅可爱,而且紫堂幻在经历过这样神奇的事情之后还发现音符酱也很好养。不仅只需要每天喂一首歌曲,而且还不需要特别的运动或者有什么排泄的需求。紫堂幻唯一担心的就是他的金总喜欢粘着他,要是稍微不注意就会跑到他的口袋里想要和他一起出门。

这么可爱的生物会被别人拐走的啊,金你小心一点!!紫堂幻在办公室坐下之后又一次看着金从他的口袋之中露出了音符头上的那个勾,已经不知道第几次地觉得无奈了。“好好呆着……”紫堂幻悄声说。他把金用手捧出来再放到笔袋之中。金动了动似乎觉得被笔淹没有点不舒服,但是还是乖乖待在了里面。

接着,大概觉得没什么问题的紫堂幻低下头去埋头写工作报告了。只是写了一会儿之后紫堂幻突然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碰到笔袋的声音。紫堂幻本来想着是不是金越狱了,转回头来一看——

一只戴着头巾的音符酱怎么看怎么陌生,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头巾似乎充当了手的作用,一边圈着金音符一边还做出了捂住了金音符嘴巴的模样(虽然紫堂幻并没有观察到金有嘴巴)。紫堂幻还没来得及感叹果然我家金就是可爱怎么还能被其它音符拐走的时候;那个头巾音符似乎发现了紫堂幻的视线,竟然带着金纵身一跃从办公桌上跳下,然后毫发无伤地用头巾抬着金一溜烟跑走了。

“喂!?”

他这个主人还在这里啊居然还绑票!!!紫堂幻连忙追出去,他能看到被头巾牢牢裹住的金正在尝试挣扎,但是那个头巾音符一刻都不松懈跑得比兔子还快。在上了三层楼转过弯之后,头巾音符消失在了一扇虚掩着的门后。

03

里面坐着的是公司里一向横行霸道的三人组——佩利、帕洛斯和卡米尔。虽然严格来说只有佩利和帕洛斯,但是卡米尔也算是放任自由看着他们俩闹事,基本上只要不触及原则和利益相关,卡米尔就没有阻止的意思。

而此刻,头巾音符跳到了卡米尔的桌子上。卡米尔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两个音符酱,再看看在门口喘着气的紫堂幻,基本上已经把事情知道得七七八八。

卡米尔拉了拉围巾。“……大哥?”而佩利完全无视了紫堂幻,他凑过去咋咋呼呼地问道:“雷狮老大这是怎么了?怎么出去一趟多了一只音符回来啊。”

在桌面上,雷狮终于肯把金放下来了。但是金刚想要逃走,雷狮就用头巾又把金抓住了。

金的小脚不断扑腾,但是却无法摆脱雷狮。雷狮凑近过去,在金的身上蹭啊蹭地看起来倒是很舒服;不仅如此,雷狮还蹭出了一首情歌的旋律。

卡米尔沉默了许久,对身边的紫堂幻道:“我大哥似乎看上它了。”

紫堂幻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仿佛五雷轰顶,都没来得及吐槽为什么一只音符会是佩利的老大和卡米尔的大哥。

他急急忙忙伸出手去想要把金带走;但是雷狮感觉到紫堂幻是要把金带走之后身边突然开始闪烁紫色的电弧,而撕裂空气的闪电下一秒就朝着紫堂幻毫不留情地冲去。

“!!!”被雷狮的头巾牢牢抓住的金顿时急了,金色的箭头拔地而起挡住了雷狮的电弧,保护了紫堂幻。“金?”紫堂幻被金的能力惊呆了,也许是因为平常总是惯着金把它保护得很好,金从没有需要施展能力的时候。

而佩利看到了金的能力顿时充满了兴趣,和帕洛斯看着桌子上的两只音符酱。“这一只叫雷雷雷一只叫着金金金的,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啊——小鬼,你的能力挺厉害的嘛。”

佩利伸手想戳一下软乎乎的金,但是雷狮反而先反应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佩利就是觉得雷狮瞪了他一眼。卡米尔也沉默了,之后说道:“……大概是在吵架吧。”

话音刚落,金一下趁着雷狮的头巾没抓着它就跳起来轻盈地落在了紫堂幻的肩膀上。它在紫堂幻的肩膀上跳了跳,紫堂幻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明白金是想要和紫堂幻一起离开。

紫堂幻也不想和公司最亮眼的三个人多待,总有种被野兽盯着的感觉。就在紫堂幻合上门的时候,卡米尔平淡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那孩子叫金吗?很可爱。”

——总有种老婆被很多人看上的感觉。紫堂幻看了看手心里正蹭着他的金音符,想着这一定是错觉。

04

紫堂幻此刻很懵逼,因为他的家里来了一个疑似大老板的人物。一个绿发少女,一个红发少年,此刻都端坐在沙发上。而紫堂幻只能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他们对面,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把眼神落在了……

茶几上的那只八分音符上。

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个音符酱却有着如此的威压和霸气,而且居然还有豪华加长小黑车和两个侍卫坐镇——但是这不是问题的根本。现在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刚刚由那位叫做蒙特祖玛的小姐说出来的话。

“我家嘉德罗斯大人,想要你的金做他的王妃。”蒙特祖玛正襟危坐,用冷漠而严肃的声音说道。而旁边的雷德先生适时地补充:“没错,我们嘉德罗斯大人聘礼不会少的!”

——什么鬼啊!!槽点太多不知道从哪里吐起了好吗?!

紫堂幻看了看此刻正挂在他的马甲拉链上蹭着他一直摇晃表示自己不愿意的音符酱,和那个在他的茶几上明显是看着金,而且正在不耐烦地敲着一根不知道怎么握着的棍子的嘉德罗斯音符,感觉到了来自嘉德罗斯的恐吓。

而蒙特祖玛看了一眼桌面上不停用被称作是大罗神通棍的小棒子敲击桌面表现自己不耐的嘉德罗斯一眼之后,继续开口道:“嘉德罗斯大人觉得你和王妃靠得太近了。”紫堂幻听完之后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话才好了——这就已经叫上了吗!?

不过紫堂幻想到了什么似的,随后眼里的薄荷色沉了下来。他沉默着把金从自己拉链上扒下来放在手心,随后开口:“可是我还认识一个音符,似乎对金也有意思。它也说想要和金结婚。”

紫堂幻故意顿了一下,发现蒙特祖玛和雷德的眼神都集中了过来。“——好像叫雷狮?”

听到了这个名字的嘉德罗斯停止了敲击,不过似乎看上去怒气冲冲的样子蹬了几下脚。蒙特祖玛和雷德威胁的眼神立刻向着紫堂幻投来,看着身边的黑衣保镖紫堂幻也只能把手和茶几齐平放金下去。而金感觉到了紫堂幻的意思之后还是怯生生地在边缘望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走上茶几。

不过一对比,嘉德罗斯音符不知道为什么要比金大上一圈的感觉,雷狮似乎嘉德罗斯还要大一点?紫堂幻倒忍不住神游了一会儿,不过他的神游片刻之后就被雷德的声音打断了。

“嘉德罗斯大人的强吻真是太浪漫了!!”

紫堂幻听到这句话差点从小板凳上摔下来,他把眼神放在了茶几上,嘉德罗斯和金撞在一起看起来就很痛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雷德会说浪漫;然后嘉德罗斯的围巾居然也和雷狮的头巾一样把金团团围住。

而雷德看到此景忍不住又感叹:“和王妃一起围一条围巾真是太甜蜜了!不愧是嘉德罗斯大人!”

紫堂幻忍不住对这个疯狂给嘉德罗斯打call的红发青年感到了由衷的担忧——这明明是把金捆在一起了啊!!

05

这时候窗外一个黑色的阴影突然如同飞一般冲了过来落在了茶几上。这时候本来就没关上的门也被拉开,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站在外面。

看到被嘉德罗斯的围巾围住的雷狮几乎是肉眼可见地表达出了自己的愤怒,紫色的电弧比紫堂幻之前看到的任何一次都要多并且凶猛。而嘉德罗斯则是站在金的面前,围巾也不肯放开金,大罗神通棍敲了敲玻璃桌面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而第一个认真地给这场夺金大赛声援的是雷德:“嘉德罗斯大人加油啊!”而旁边的佩利也看着雷狮怒气冲冲释放电弧的模样,很是有模有样地加油:“雷狮老大,我们把金抓回来当团宠啊!”

——你们当是在斗蟋蟀吗!!?

紫堂幻都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挽回目前这个仿佛脱肛野马的情况了。不过好在嘉德罗斯终于放开了金,随后雷狮的电弧和嘉德罗斯的开始闪烁金光的棍子就缠斗在了一起。旁边的亲友团(也许)还在认真地围观这场战斗,看得紫堂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趁着两只音符不注意,金一下子跳到了紫堂幻的手里。大罗神通棍变大到看起来像是百奇棒的大小——对于音符酱来说的确是很大了。而雷狮放出的电弧已经亮得仿佛能够灼伤人的眼睛。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哪来的电焊面具,直接抓着就继续观战了。

你们打吧我溜了。紫堂幻带着金,和金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金乖乖地窝在他的手心不出声,跟着紫堂幻一起离开了打架现场。

在离开之前紫堂幻还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在打架打得热火朝天都打到半空中的雷狮和嘉德罗斯。

你们去打吧我和金走了。

5.5

紫堂幻走到一半突然手中的音符酱被一阵烟雾包裹,紫堂幻顿时被白色的雾气迷了眼睛。等到烟雾散去的时候紫堂幻看到半空中落下来的金发少年.一身运动装戴着熟悉的帽子,腰带上还垂着橙色的带子。

在还未散开的烟雾之中金扑过去抱住了根本都没反应过来的紫堂幻。“阿幻——”紫堂幻犹豫地抱住了金,原来自己不是符性恋吗……不对!原来自己养的音符居然可以变成人?!

“渣渣!!”紫堂幻转过头,一个戴着围巾的金发少年向着金冲过来。而电弧撕开烟雾,一个藏青头发的头巾青年挥动着锤子打了过来。“小鬼,想跑?”

嘉德罗斯和雷狮气势汹汹地站在了金的面前,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紫堂幻。

“小鬼,快点回去做海盗团团宠吧。”雷狮扛着锤子,那帅得人神共愤的脸上扬起了一个邪肆的笑容。“哪来的杂碎?”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握紧了手中的大罗神通棍。然后他把威胁的眼神放在了金的身上,仿佛要是金选择了雷狮就要继续开始打架一样。

结果金最后认真地反驳雷狮和嘉德罗斯:“我才不要,我要和阿幻一起继续生活!阿幻才是我的主人好不好!”

那天,紫堂幻终于知道了谈恋爱到底是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





评论 ( 72 )
热度 ( 1083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