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4

- 前文→ 010203

- 安迷修和雷狮海盗团,一个是科技侧一个是魔法侧,还是死对头呢(。)

- 雷狮海盗团的武器都是设定成科技产品,大概像是rwby中的武器一样,是可以使用机关改变形态的。

————————————————

「所以说你什么都不懂啦!因为你现在是一个不受宠的王子,你得努力出头才能协助安迷修成为骑士团团长,懂?╰(‵□′)╯」


在当时穿越第三个世界之前,金坐在意识空间里被裁判球教训道。“懂了懂了。”金点头如捣蒜才让这个看起来很是生气的裁判球消下气来。


这个是金逗留时间最长的一个世界,毕竟除了要协助安迷修之外他自己也得努力成为唯一的那个皇子候补。虽然金不擅长权谋,但是好在原书就是讲金身为皇子从天真的小可爱变成冷血国王的宫斗过程,所以宫斗部分照本宣科金还是会的;至于提高自己和安迷修的魔法登记和战斗力方面,就需要自身努力了。

安迷修是金手下的一个骑士,算是一个二线角色。据裁判球的说法读者早都已经看腻了金这样的主角,并且觉得他的主角光环开得太大;纷纷表示她们更喜欢绅士温柔的骑士安迷修,并且强烈要求加安迷修的戏份。

第三个世界大概是金过得最辛苦的世界——每天不仅要和皇室成员斗智斗勇,还要兼顾自己和安迷修的修炼进度。更别说当初他把安迷修刚从贫民窟捡回来的时候,小小的安迷修不仅营养不良,而且无法控制的双系魔力还经常暴走。


双系魔力十分少见,更别说魔力属性是冰和火还相互冲突。安迷修带来的魔力暴走让他周围的人都对他厌恶无比,金也是在自己不受宠人手和资金都不足的情况下好不容易把本来要被贫民窟的人打死的安迷修力保了回去。那魔力也是金最后送给他一个能够化为长枪的魔导具之后才融合在一起;如果别人从表面上看起来,就只是翠色的风系魔力而已。

金还记得那时候安迷修收到礼物的时候差点没把他抱得喘不上气。



“唔……”金揉了揉眼睛,他看了看窗外洒进来的月光,迷茫地想原来自己又梦到了以前的事情。而窗外飘过青色的魔力光点,在寂静的夜里看起来异常显眼。“还没睡……?”金揉揉眼睛,嘟囔着坐起身子。

客厅通往阳台的门打开着,微风让布艺窗帘微微飘起。金从门内探出身子,微风吹拂让金觉得舒服极了。毕竟是初夏的晚上,还是带着些许闷热;而安迷修穿着睡衣依靠在阳台边上,看着夜空似乎若有所思。月光温柔地拥抱着他,金站在他身侧抬起头来看安迷修的侧脸——五官立体,一双清澈的石青色眼瞳;尤其是睫毛,又长又翘就好像鸦羽一样。难怪书中会说是安迷修的长相就仿佛被神宠爱一样。


“怎么了,王子殿下。”安迷修感受到金正在盯着他,转过头来就看到金仿佛赌气一般的眼神。心下一软,安迷修抬手揉揉金的头发。金也不忌讳,直言道:“安迷修你长得真好看啊。”话音刚落安迷修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微微弯腰直视金的眼睛:“王子殿下能喜欢就好了。”金并没有意识到这句回答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只是挠了挠头之后不说话了。而这时候安迷修接着开口了,他握住了金的手,声音里带上了委屈。

“王子殿下,您怎么能丢下我离开了呢。”他的语气仿佛被金抛弃的怨夫一般。金抬起头来刚想安慰安迷修,但是他的神色却让他顿住了抬起的手。


安迷修的眼神是放空的,本来清澈的眼睛仿佛阴沉了下来一般颜色越来越浓稠;渐渐暗淡失去光芒的双眸之中仅仅只倒映着金的身影。金所有安慰的话语都被安迷修的神色给噎在喉咙中,一股油然而生的恐惧感支配了金的身体。

但是安迷修脸上连扬起的笑容都还没变,他不容拒绝地握住了金的手。“他们还说王子殿下您在战场上牺牲了……您怎么可能会死呢。”安迷修凑近了金。


 

“军队回来了?”

因为金的分配而在王都待命的骑士团团长安迷修听到了王都军胜利归来的消息,但是在他想要一如既往地迎接他的王子殿下时却发现军队的领头并不是当初出征时候的金,而是本来应该在金身后的将军。对方的脸色也非常悲痛;似乎是不忍心看到这个总是和皇子形影不离的骑士般别开了头。


经过多年的成长,也已经有过军功的安迷修在片刻内心就已经知道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一瞬间安迷修的世界仿佛都崩塌了一般;将军的嘴唇一开一合,一词一句如同凌迟一般刀刀剜着安迷修的心。

“很抱歉……安迷修骑士。陛下他,为了彻底消灭敌军将领——”将军沉痛的声音在安迷修的耳旁炸开。将军顿了顿,本来在他的印象里这位骑士和金殿下一样,总是坚定而充满希望;但是此刻他在看到安迷修的脸上出现了他从未见到过的绝望和动摇——就仿佛连活着的意义、精神的支柱都已经不存在了一样。

但是将军必须把自己的话说完,他也一直爱戴如同太阳一般的王子;终于,将军动了动嘴唇,给了安迷修最后的宣判。“金陛下他……和敌军将领同归于尽,英勇牺牲了。”


安迷修睁大了眼睛,手中的长枪也落在了原地。


“怎么可能……?”他低声喃喃着。在出征之前,坐在战马上的金在阳光下回过身来对他露出笑容的模样还历历在目。对方在碧空之下朝他挥了挥手,然后那一抹灿烂的赤金渐行渐远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为什么当初不坚持阻止金?

——要是当初没有让金出征的话,金就不会死了。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骑士,他甚至无法守护……自己爱的人。


 

不知情的金被凑近的安迷修逼得连连后退:“安迷修,你到底怎么了?”这时候的安迷修似乎才想起来自己的又一次失态。金的眼睛里透露着害怕的同时也带着对安迷修状态的担忧,安迷修楞了一下,随即恢复了自己好好先生的模式。“没什么,只是想起了过去一点不开心的事情。”

“也是,毕竟安迷修是我的好朋友嘛。我那时候却……”金有些愧疚地挠挠头,最后也想不出来说什么只能幽幽叹了一口气。安迷修看着金的样子勾起嘴角——对我来说,王子殿下可不仅仅只是朋友而已。


这时候金在安迷修温和的目光中打了一个哈欠,他揉揉眼睛,此刻睡意再度侵袭了他。“安迷修也早点睡吧!我先回去了。”金合上阳台的门,转过头来就看到格瑞站在客厅里,视线落在了金的身上。没有心理准备直直跌入一汪深紫的金后退一步差点脚下踉跄摔倒在地,还好格瑞眼明手快把金拉住才防止了金后脑勺落地的惨剧发生。

金心想怎么这些人晚上都不睡觉的,不过心里话在看到格瑞冷酷的脸色时消失殆尽。金有些被格瑞吓到了,只得可怜巴巴地叫了一声格瑞的名字:“格、格瑞……”果然就和金所想的一样,格瑞一向都很吃他这一套。


“你和那家伙,在聊什么?”格瑞的脸色放松了些,但是依旧冷声道。“就一些过去的事情啦。”金打着哈哈,睡意这么一来又被格瑞吓走了,“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光也是很高兴的回忆呢!”

金这么一想,似乎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格瑞你总是嘴上说着考试不帮我,但是其实都还是偷偷帮我作弊了嘛!”金好哥们一般拍了拍格瑞的后背。“嗯。”

也许是过去和金在一起的时光被金亲口提及让格瑞的心情放松了下来;格瑞揉了揉金的头发,就仿佛以前和金一起睡觉的时候,还帮着金整理了一下睡衣折起来的衣领。而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真是的,格瑞,我已经都这么大了。”


“金不是说要去睡觉了么?怎么还在这里呢。”突兀的拉门声打破了此刻温馨的氛围。安迷修站在阳台门口,背着光的青年看不清喜怒,但是话语异常的声调却让人有些毛骨悚然。金感觉到愈发紧张的气氛,顿时摆了摆手:“那我这就去睡觉了!晚安!”

等到金走进房间关上门之后,格瑞才转过身来面对着安迷修。“碍事。”他冷哼一声,安迷修的脸上带着微笑反唇相讥:“彼此彼此。”安迷修躺上了金给他安排的沙发,格瑞的背影也消失在门后。

 


“安迷修——你!!”

他听不清楚是谁咬牙切齿地叫着他的名字了,但是并没有关系。在金‘沉睡’之后,安迷修才明白他所想要守护的不是这个国家,而仅仅只是‘金所统治的这个国家’而已。他不能接受别的人对他发号施令,他所效忠的永远只有金、他的王子殿下一个人。

是那个曾经在他差点被杀死时不顾地上的脏污和泥泞毅然决然地冲过来,拿着棍子操纵着不熟悉的光魔法,凭着自己比安迷修还矮小的身躯和那些人对抗的金。

金会醒过来的。他这样坚信着。

堕落的骑士抱着那已经失去温度的身体,蓝色的魔力包裹着它释放出令人瑟缩的寒气。他的身后是鲜血的河流,空气中的腥味扑鼻。

 


“金,早上该醒了。”清冷的声音在金的耳边响起。金以为是格瑞在叫他,嘟囔了几句转过身还想再赖会儿床。“小鬼,没想到你这么贪睡啊?”熟悉的声音让金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看着面前在他房间里的四个熟面孔——雷狮海盗团。


以及金的床旁边已经破了一个大洞的墙壁。


安迷修握紧手中的长枪,他正站在一边,而风压正在逐渐增强。“一群恶党。”而雷狮的雷神之锤传来了机关运作的声音,帅气的锤子以让人眼花的速度重新组合成了一个金熟悉的光能迫击炮。雷狮冷笑一声,引擎传来运作的声音。“呵,哪来的路人。”

金的房子即将成为一片废墟之际,金终于回过神来大吼一声:“都停下!!!”


雷狮和安迷修的对决戛然而止,而金再次成为了所有人视线的焦点;尤其是雷狮和帕洛斯,打量的眼神落在了金的身上,就仿佛野兽把利齿顶在金的脖子边上。


帕洛斯笑眯眯地说道,示意旁边的格瑞和安迷修。“要不要把这两位介绍给我们一下呢,金——”

而格瑞和安迷修的表情也带着冷酷,视线仿佛黏在金的身上一般。格瑞不发一语,沉默地看着金;而握紧了长枪的安迷修则勾起嘴角:“是啊……王子殿下认识这群恶党么?”


金总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虽然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四位性格都不敢恭维遇到看不顺眼的基本上都是打起来的份,但是明明他们之前都不认识啊为什么会一下子就打起来呢!?金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先相互介绍一下。


金首先向雷狮海盗团战战兢兢地开口——曾经被当做海盗团飞船专属打杂小弟(自认为)的金还没从心理阴影之中逃脱:“啊……他们是格瑞和安迷修,都是在认识你们之前遇到的。”卡米尔听到之后拉了拉围巾,遮住了自己的表情。而金没有多加注意,毕竟他全身心地投入在观察面前几个人的脸色上:“他们是雷狮海盗团……雷狮、卡米尔,佩利和帕洛斯。”


空气接近凝滞,金在看了看周围的人都没有开口的意向之后终于出声:“你们是怎么过来的啊……”

“还能怎么过来,开着羚角号过来的呗——怎么,不喜欢我们过来么。”雷狮因为离金近,顺势凑过去金捏了捏他的脸蛋。长枪刺破空气,白色的枪柄横在雷狮和金的中间;而一缕藏青色头发悄然落在床单上。


“你是金的谁啊,和护崽似的。”雷狮抬起头来,冷哼一声流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杀气。安迷修的刘海在苍色眸子上留下一片阴影。“和你无关,恶党。”


争夺中心的金依旧什么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流露出这么强烈的杀意——就仿佛被侵犯了领地的野兽,仿佛在下一刻就会用尽全力为了占有自己的物品而厮杀到一方死亡。脸色苍白的金连挪动身体都做不到,甚至连呼吸都要忘记了。


而这时候温暖的掌心落在了金的手背上。“停下吧,金似乎不太舒服。”卡米尔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金的身边。

安迷修瞥了一眼这个戴着红围巾的少年之后将眼神落在了金身上,收起了自己的杀气。而雷狮瞧了一眼金,也收起了自己的气势。

评论 ( 32 )
热度 ( 1762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