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03

- 前文→0102

- 安迷修的黑化程度解析:和金独处=0/和金与情敌相处+100/和情敌相处+999/和金分开一天以上+∞

- 虽然把雷狮海盗团拉出来溜溜了,但是要到他们正式出场还要一会儿

——————————————

那时候的天灰蒙蒙的,天幕低垂,乌云仿佛都要压到头顶上。朦朦胧胧的雷声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想必也是快要下雨了吧。走进墓园格瑞推开铁门的时候吱啦一声,仿佛生锈的刀子生硬晦涩地划破这片寂静。

墓地水泥的灰色和天空连成一体,映入眼帘只是深浅不同的灰色;这让人有种整个世界都已经变成灰白了的感觉。

格瑞站在墓碑前,墓碑上的相片是一个少年灿烂又充满感染力的笑容。就算仅仅只是看到,也仿佛能够感觉到那种从心底溢出来的快乐。但是那个笑靥却已经失去了颜色,只剩下一张灰白照片供人怀念。


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金死后的一段时间失去有关于金的所有记忆。但是那仿佛被什么人强行抹去的记忆在看到那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的水红色长发时浮出水面,在与那双燃烧着恨意和悲伤的眼睛相接时被猛地揭开露出了血淋淋的内里。


复仇的最后一步是什么谁都清楚。但是就在他和一直缠着他帮助他的金即将成功离去的时候,随着一声突兀的枪响,条件反射想要回头的格瑞感到一股冲力把自己推开——随后他的眼前就是一片猩红。他睁大了眼睛,怀中总是粘着自己的金发少年在最后呢喃出他的名字后停止了呼吸。他的手上是一片温热的粘腻液体。

本来想要在复仇结束后就和金告白的,本来……应该是光明的未来的……紫罗兰色的眼睛里终于出现了动摇,但是停止的心跳再也无法复苏。那双如同天空般晴朗的蓝色眼眸,在仇恨之中支撑着他的音容笑貌也再也无法回来了。


“今天可是金的葬礼啊!!金他是你的好友,还帮你挡了一枪死去——你居然不来他的葬礼,你有良心吗格瑞!!?”面前的少年怒吼着,但是到话语的末尾渐渐带上了哭腔。格瑞的记忆终于在此刻被尽数补全,他低声说出了面前人的名字。

“……艾比?”

面前的红发少年本来就对他充满敌意的,金的未婚夫。格瑞本来也不待见他,毕竟只是父母定下的一纸婚约;明明和金一起长大的是他。但是随着记忆的浮现,格瑞却仿佛窒息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如果能再来一次就好了,但是世界上并不存在后悔药。面前的墓碑上金的名字已经被冠上了艾比家的名号。毕竟艾比从第一次见到金开始,就已经抓着金的手说非他不娶了不是吗?

两个人的婚约他因为复仇的原因也没有阻止——只能说自己醒悟得晚,怪不得别人。


此刻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格瑞准备离开了;毕竟现在,这个笑容已经不属于他了。但是格瑞迈开的步子在半路突兀地停了下来,他睁大了眼睛看着虚空中的一点。

啪嗒。

雨伞掉在了地上,格瑞愣在了原地。


那双紫色的眼睛仿佛被什么点燃了火焰,随后猛地燃起了偏执的希望。他勾起了嘴角,轻轻地开口,那声音带着诡异的柔情。“……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愿意。”雨水滑过他的脸颊,他敛下眼睛。

“我不会再让他逃走……。”

那个笑容,将会是属于我的东西。


脚步声响起,金知道这是格瑞起床了。“早上好,格瑞。”正在厨房煎蛋的金回过身,朝着格瑞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早。”格瑞脸庞冰冷的线条柔和了不少,清浅的笑意让格瑞看起来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要是在路上的话,准会引来不少女孩欣赏的目光。金这么想到,但是他并不知道这这个是只属于他的笑容。

此刻微风吹拂过格瑞的耳畔撩起他的鬓发,而清晨柔和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就仿佛天神一般。就连金都觉得格瑞长得真是好看,尤其是那种清冷的气质——也难怪女孩子都喜欢格瑞啦!金一边做菜一边认真地思考,虽然他并不知道格瑞只想让他喜欢上自己而已。


但是这个风,似乎有点熟悉——金眼角的余光似乎瞥到了一团湖绿色的光辉。

不会吧。

从窗户外源源不断涌进来的丝丝微风突然变得凶暴起来,目标直指金身后的格瑞。金的反应极快,也许是因为看到了熟悉的光辉而心存警惕。金顾不上锅里的煎蛋了,侧身就把格瑞往后一推;大理石的灶台仿佛豆腐块一般被风刃切成了几个切面光滑的石块哐当几声落在地上。

而厨房的墙壁更是仿佛纸糊的一般被轻松破坏,而在烟尘散去之后站在门口的那个身影更是让金往后一退,就也没注意到格瑞已经把他整个人圈到了怀里。


“王子殿下,果然您还是活得好好的。果然只是他们骗我的,您怎么会死呢?”面前的青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他从墙壁之间的缺口走下,风就好像他手下的宠物一般听从他的指令;而熟知安迷修的能力,金往前走了几步护住了身后的格瑞。

又被他保护了。格瑞低下头只能看到金的帽子,那双紫眼睛里沉淀下了温柔……和扭曲。


安迷修的笑容依旧像是金熟悉的一样柔和,声音也是和以前一样低沉悦耳。但是就是这样的安迷修却让金的汗毛倒立。

“王子殿下,所以,你身后的那个人是谁?”安迷修虽然带着微笑,但是金能看到安迷修的手握紧了那把长枪——那是金曾经送给安迷修的魔导具,用途就是……

清脆的哐当一声安迷修把长枪松开掉落在地上,那白色的长枪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光芒。随着这声响,顿时风中的魔力开始紊乱起来——能感觉到这样的程度大约是因为金曾经和安迷修一起身处西方魔幻的世界。湖绿色的魔力顿时分离肢解,化为了金色和蓝色的两个集群。


第三个世界的人气配角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也跟着格瑞出现在了这里。已经毫无魔力了的金根本无法抵抗此刻大约是已经成为魔法骑士团团长的安迷修。


庞大的魔力躁动着,同时映照出了持有者的内心也不如表面上看上去的平静。“我不是才是王子殿下的随身骑士么?”双色的魔力开始蠢蠢欲动,安迷修一步步地紧逼,毫不掩饰地对被金保护着的格瑞产生了巨大的敌意。

铠甲的声音清脆,一声声仿佛敲在金的心上。而安迷修的脸色也随着金沉默的时长而变得阴沉,他的眼睛里产生了浓郁的杀意。

“难道那个是王子殿下的……”安迷修的眼神已经落在了格瑞的身上,似乎在寻找着怎么下手才比较合适,并且不会污了他王子殿下的眼睛。


要赌一把吗?金自然不会放着格瑞不管。他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抬高声音:“骑士安迷修,我命令你停下!”

棕发的骑士顿了一下,被金说完还真的停下了。身边黄蓝两色的魔力也渐渐平复下来,柔和地在安迷修身边旋转着。见到安迷修似乎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金赶紧上前拉起了安迷修的手。

感觉到温暖的安迷修顿时将翠色的双眸落在金的身上,刚刚的锐气和敌意尽数消散。金被安迷修紧紧地禁锢在怀抱中。“王子殿下……抱歉是我唐突了。”安迷修的双眼真正地温柔了下来,但是在抬起头的时候和格瑞对视双方都一起露出了毫不掩饰的敌意。


——是敌人。


但是金对于他们之间的排斥没有什么感觉,他只是单纯地想着……厨房的问题。

“安迷修,你把我厨房弄成这样了该怎么办啊!?”金知道安迷修一直以来都很感谢他,毕竟当初也是他身为王子力排众议让安迷修最后坐上骑士长之位。但是在久别重逢之后勉强安慰了一下看起来似乎有点激动的安迷修,金就开始对着厨房犯愁。

“啊,没事的……似乎这个世界的人都没有魔力,我刚刚也用结界隔开了。外面的人是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的。”安迷修连忙解释道,看起来就好像一个对金尽职尽责的老好人骑士一般,和刚刚的形象大相径庭。双色的魔力开始流动,厨房落下来的灰尘和砖块就好像时间倒流似的渐渐恢复原状。


格瑞的眼色阴沉下来,他拉起金的手作势要说些什么;但是正巧就在这时候,安迷修也回过头张开了嘴巴。两个人的手各抓着金的一边手腕,视线在空中交汇的时候就仿佛电闪雷鸣;接着,他们又同时低下头来摆出了自己最柔和的姿态。

“金/王子殿下,他是谁?”只是问出来的话依旧带着冷意就是了。


金顿时被这一句话问懵了,直觉告诉他安迷修和格瑞不知为何其实是知道对方的,但是这个较劲一般的提问就是为了让他回答。他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最后只能支支吾吾说出了两个字。

“……朋友。”

金说出来之后觉得自己很有道理,点了点头眉飞色舞地继续道。“对啊,大家现在都是朋友——安迷修也是,不要叫我王子殿下啦。我已经不是王子了。”金同时握了握两个人的手,谁也没占上风。


格瑞没有说话,安迷修的眼中闪过一丝晦暗。

但是这样的气氛转瞬即逝,安迷修温柔地挑起金的鬓发弯下身子亲吻。他碧玉一般的眸子里倒映着金的身影:“就算您已经不是王子了,在我心里也依旧是我唯一的王子殿下。”


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安迷修的死脑筋好,不过能够让安迷修冷静下来就是好事。格瑞冷冷地瞪了安迷修一眼,投在脸上的阴影让他紫色的眼睛仿佛在发光。不过格瑞的威压影响不到安迷修,安迷修对格瑞的冷笑一闪而过随后重新对着金充满了宠爱。


只不过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到灶台前面:“哎呀格瑞你饿了吧?我赶快给你重新做一份早餐吧……那安迷修要吃什么吗?”金转过身来询问坐在背后的两个人,也是因为格瑞和安迷修一直把视线放在他身上让他完全没办法集中注意力。“果然是王子殿下,不管做什么都很精通呢。”安迷修此刻坐在桌边,带着笑容注视着金。

“不过这种麻烦事以后还是交给在下吧,下次请教我怎么使用这些东西。”安迷修认真地说道。金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不由得吐槽了一句:“骑士才没有帮忙主人煮饭这样的任务?”在安迷修还没来得及继续开口之前,格瑞却开口岔开了话题:“金,这个人需要重新买衣服吧。”


金看了一眼安迷修身上的盔甲,只得叹一口气。“嗯,我们等会一起上街给安迷修买点衣服好了——我的工资啊……”一边说着金仿佛已经看到了钱包干瘪的未来,滋啦滋啦的油烟声在厨房中遮掩了低语声。

“各凭实力吧,毕竟我也伤害不到你。”安迷修眼中的绿冷了下来。格瑞冷哼一声,不做应答。


本来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赌上所有的希望能不能将自己曾经失去的爱人抢到手——就算是不择手段。

 

白色的头巾在力场中被风吹起。

“哈?”

锤子重重地砸在倒下的人旁边,伤口被碾压的感觉不怎么好——谁知道这次出航会碰到臭名昭著的海盗团啊!一边白色头发的欺诈师早就已经卸去了之前温柔老好人的样子,冷笑着倚在栏杆上观察他痛苦的表情。


金发的恶犬啐了一口,显然碾压这样弱小的家伙除了那个金发少年之外根本提不起他的兴趣。“喂,老家伙,交出来可就没事了——雷狮老大,要继续打吗?”


“最后一次。”清冷的声音在商人的一旁响起,黑发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尽管面无表情,但是那双宝蓝色的眼睛里已经隐秘地涌上了和雷狮几乎一样的不耐。


“去往地球的星际地图,交出来吧。”

评论 ( 36 )
热度 ( 1743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