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谁还不是一个小宝贝了?!

- 六一贺文,大家六一节快乐!

- 下拉观看众人cos自己小时候的性格xxx

- 久违的沙雕文来了!

————————————————

01

这件事的开始是因为金的队友在狩猎的时候不知道中了什么人的元力技能,全都变成了小孩子。当然,因为格瑞当时离开小队正在独自修炼他才能逃过一劫——但是当六月一日早上金和三个小包子一起出现在凹凸大厅的时候,格瑞那根白色的刘海都差点吓得立起来了。


首先格瑞的第一个想法是——金什么时候和谁生了三个孩子。但是格瑞转念一想,不对啊这几个小孩子不都是金的队友么。告诉自己要保持平常心的格瑞走到了金的面前,但是金却没有像平常一样脆生生地叫着‘格瑞’扑向他,而是慌忙地照顾着怀抱中,以及抱着他两条腿的三个团子。


在怀中的小紫堂幻在看到格瑞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头埋到了金的颈窝里,不仅如此还搂紧了金的脖颈。安利洁抱着金的右腿,仿佛是看到格瑞害怕一般往后躲了躲。抱着金左腿的凯利就更是了,可爱的小正太睁大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带着哭腔说道:“金葛格,那个头发白白的葛格好凶你不要过去,呜呜呜……”

“啊啊啊乖,凯利不哭不哭!我不过去哦。”金一手抱着紫堂幻,还得空出一只手揉揉凯利的头发帮他摆正星星头饰。这么一看倒的确倒真的像是一个居然带着三个孩子的超级奶爸一样。


格瑞看着金和他之间隔了三米的距离,默默无言。


“我们在狩猎的时候,被一个参赛者袭击了……不过元力技能没什么伤害只是能把人变成小孩子。丹尼尔大人说过几天大概就恢复了!”金抬高声音,因为相隔太远向格瑞喊话道。


格瑞伸出手,还想说些什么。结果还没开口就金被开始掉眼泪的安利洁吸引去了注意。“想要、回去……好多人,金……”安利洁小时候的长相因为年纪还小而更像女孩子,长发让他此刻看上去就仿佛一个精致的瓷娃娃。

安利洁开始哭,不知道为什么凯利也较劲一般憋出了眼泪。随后金又往自己的怀里一看,小紫堂幻也耸动着自己的肩膀。但是紫堂幻只敢低声咬着嘴唇啜泣,三个哭泣的小可爱看上去好不可怜。而把三人都当做最好朋友的金当然忙着安抚他们都来不及,只能匆匆和格瑞告别之后带着缩小了的朋友离开大厅。


格瑞握紧了烈斩的刀柄。

——在走的时候,他可是看到凯利勾起笑容了。


南无三,这是何等的心机!!!


02

而凹凸大厅的这一切,自然也被别的人看在了眼里。


金终于在小队暂时的休息处放下了恨不得黏在自己身上的紫堂幻、凯利和安利洁。金安慰他们只是出去狩猎换取积分不是丢下他们不管就花费了半个小时,心累的奶爸金终于能够得到一点出去狩猎的时间。

出去的时候金看着还抓着自己衣角眼睛泛着水光的三个小孩,总感觉自己有种当爸爸的感觉。“好的好的,我一定狩猎完马上回来哦。”金挨个揉揉三个小孩的头,出发了。


只有金不知道他的队友们还保有记忆,只是身体变成了小孩而已。在狩猎的时候苦恼着自己的队友到底怎么样了的金一时露出了巨大的破绽,野兽吼叫着向他挥出了利爪,但是预想的痛苦并没有降临,金抬起头来,看到的是面前用双剑直接贯穿魔兽身躯的棕发男孩。


“您好,王子殿下。您没事吧?”说完,小安迷修像是不认识他一样走到了他的面前,还伸出手来如同小大人一般想要拉金起来。金也没想太多,大概就觉得肯定是安迷修也不小心中了元力技能,还在心里谴责了一番那个参赛者——真是太可恶了!


金试探地问道:“安迷修?”而被叫到的小包子用力点了点头。“最后的骑士,为您而来!——王子殿下您认识我吗?”脆生生的童音差点把金的心都软化了,金就更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了。

“我是以后安迷修认识的人,原来小时候的安迷修也这么强呀。”金由衷地赞叹道。不想面前的小团子脸都涨红了,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之后说道。“我以后能遇到王子殿下这样的人吗……真好!”

也许是因为对方变成了小孩的模样,金的动作就更是亲近不少。他把安迷修抱紧,还不忘捏几下那依旧肉嘟嘟的脸颊。“那安迷修现在一个人也不安全,要不然和我一起走吧?”


金眼中体贴又很厉害的小安迷修眼睛一下亮了起来:“谢谢王子殿下!”

安迷修:计划通,王子殿下我来了!!!!


03

安迷修本想着自己变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体贴好孩子,怎么说也能在金的身边守护金。而且还能刷一波亲密度和好感,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上天总是对他如此不公——以前让小姐们觉得他恶心帅也就罢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能够拉近和王子殿下距离的机会,居然……!!!

安迷修正和他的梦中情金走在森林里的小道上,金还把他抱在怀里。安迷修觉得他去找了那个参赛者把自己变成小孩的模样真是太值得了。


但是就在下一刻,一个金色的东西糊到了金的脸上。

金一个没站稳,安迷修从金的怀抱中落下,不过安然落地。而此刻强势地占据了金怀抱——或者说是挂在金身上的,是一个金色长发的小团子。那双粉绿双色的绮丽眼睛一下就能知道来者的身份。“呜哇……佩利?!”

“喂,那边那个金色头发的!”藏青色头发的小包子站在一旁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身边还跟着一个长相相似的团子。小卡米尔在看到金的时候拉了拉围巾,这让他本来就圆滚滚的脸颊看起来更圆了。

佩利对一边的安迷修龇牙咧嘴,还真的像是一只汪一般。但是和平常不同的是,现在看起来才四五岁的佩利有的只剩下可爱而已。金忍不住拍了拍佩利的头,佩利抬起头来看了金一眼。


就在金觉得就算佩利变小了也不应该这样的时候,佩利啊呜一口,在金的脸颊上留下了一排粉红粉红的牙印。

突然感觉小雷狮、小卡米尔和小安迷修的脸有一瞬间阴沉了下来,错觉?金想到——一定是今天照顾这么多小朋友太累了!


“大哥哥……”金感觉又有什么东西抱住了自己的大腿,结果原来是小小只的帕洛斯。也许是因为变小了的缘故,就算是那双拥有诡异黑色眼白的双眸,在金看来也带上了可爱的感觉。


小雷狮也许是不满金的出神,道:“金发的,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而雷狮身后的小卡米尔探出头来,那双宝蓝色的大眼睛可爱极了。但是小安迷修却非常恼怒的样子,他召唤出了自己的凝晶流焱横在金的面前:“不允许你们这些人靠近王子殿下!”

而小雷狮冷笑一声,拖长了自己的尾音假装完全不认识安迷修的样子:“你是谁啊——?”


安迷修在心里啧了一声,更是坚定了守护金,他的王子殿下的内心:果然是狡诈的恶党们!

而金却对面前的小孩其实芯子依旧是自己认识的‘朋友们’一无所知,他蹲下身子让自己的视线和小雷狮平齐:“这里是西边的森林——雷狮你迷路了吗?”小雷狮完全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点了点头,这让金不由得想起了他和海盗团的初次见面。

“那正好……帕洛斯和佩利应该也找不到路吧?”金点了点头,最后做出了一个决定。金点了点头:“那我也带你们一起回去吧。你们这幅样子,要是仇家来寻仇就不好了!”


安迷修要不是因为自己还在cos自己小时候,他早就拉着金的手告诉他们这群恶党到底是对金有着多么肮脏的想法!可恶,居然被他们得逞了!


04

金才刚回到驻地的时候,就看到紫堂幻,凯利和安利洁凄凄惨惨戚戚地粘了过来。在看到金带回来的几个团子的时候更是作势又要流眼泪。“别哭别哭别哭啊,到底怎么了?”金连忙蹲下来安抚这三个团子。此刻在金身后的小佩利一咧牙齿想要冲上去,被小雷狮拉住了。

安迷修也握紧了手中的凝晶流焱,似乎感受到了这三个情敌对自己感情道路的阻碍程度。


“金。”从山洞的黑暗中走出来的银发小包子一双紫罗兰色的眼睛落在了金的身上。金看到了小格瑞的样子,天蓝色的眼睛就好像落进了闪耀星辰。“格瑞——!!”他朝着格瑞扑了过去,抱紧了小格瑞好几下。

格瑞面无表情,但是仿佛都要突破背景跳出来的飞舞小花已经昭示了格瑞内心此刻的愉悦——金的怀抱真温暖,真是让人不想离开。格瑞内心的小人已经激动得只剩下残影了——要论小时候,当然是我和金最熟。你们算什么,呵。


趁着金抱着格瑞不放,格瑞那冰冷的面容朝着那边因为金没有注意而纷纷露出自己真实表情的参赛者丢去了略带得意的一瞥。

“格瑞小时候超可爱的!”金蹭了蹭格瑞此刻略带婴儿肥的脸颊,而面无表情的格瑞张开了自己的双臂——反正都是小孩子,撒下娇当然是合理的ooc范围了。格瑞这么想到,金也没有想太多,抱起格瑞就在他的脸颊上啾咪一口。

格瑞的脸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直到一副烧了开水已经要沸腾冒蒸汽的样子。金捏了捏格瑞的脸蛋,完全觉得自己的幼驯染奇怪——毕竟小孩子嘛!“格瑞脸红的样子也好可爱!”


只是金说完这句话,就听到了低低的啜泣声,原来是紫堂幻、凯利和安利洁又开始掉眼泪了。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从小包子的脸上滑下,而一边稍微大一些的安迷修正在安慰他们三个。尽管安迷修自己头上的呆毛都有气无力地垂了下来。

小佩利坐在一边看起来也不太高兴,并不存在的耳朵和尾巴都垂了下来。小帕洛斯更是看着金的方向露出了仿佛被抛弃一般的眼神;再加上小卡米尔被围巾和帽子遮掩住的那怯生生的眼神,更是让金的愧疚感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淹没了金。


凯利打着哭嗝,抬手胡乱地抹着眼泪。“金、呜……不要我们了呜呜呜……”凯利哭得悲惨,安利洁也不忘适时而凄凉地补充:“坏、白色……坏……”


这几个小团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组成了一个同盟,那几束目光搞得金就好像抛妻弃子的渣男一般;然而金并没有妻子,而且更没有孩子好吗!!?这几个可是他的队友和要好的朋友啊,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金只好放开了格瑞,转而安慰一旁几个哭得打嗝的,不高兴的;还有失落到连呆毛都垂下来但是却依旧露出了坚强微笑仿佛一朵小白花一样的安迷修。


格瑞:真是一群难缠的情敌,难道就没看到我和金的情深义重吗。


05

就在小包子们恨不得全部都黏在金的身上时,丹尼尔的身影姗姗来迟。“金。”丹尼尔温柔而清脆的声音响起。金抬起头来,却看到了令人震惊的景象——看起来只有七岁的丹尼尔小包子带着温和的笑容落在了金的身边。

“丹——丹尼尔裁判长?”金简直不敢相信面前的景象,然而丹尼尔的笑容里带上了困扰。“似乎是什么未知的病毒,也感染到了我。”丹尼尔继续说道,他顿了顿之后继续道。


丹尼尔冷金的双眸带上了些许笑意,他拉近了自己和金之间的距离。“不过似乎已经有解决方法了。”


丹尼尔倾身向前——

啾。金的嘴唇上印下了同样柔软的触觉,丹尼尔这时候才直起身子。随着噗地一声烟雾炸开又散去,丹尼尔已经变回了原来那个威风凛凛的大天使长。金此刻正处在惊愕之中,只见身边的小团子纷纷簇拥了过来抬起头来一副期待金亲他们嘴巴的样子。


“王子殿下……”安迷修的眼中带着期盼。雷狮和卡米尔拉着金的那条橙色腰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表兄弟的缘故,不约而同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金这时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等等,为什么都这么热衷于要我亲他们的嘴巴,他们真的不认识我吗!?


不过这时候丹尼尔温柔地补充:“因为我是靠着亲金你的嘴唇恢复的,所以不能再亲同一个地方了。”

然后就在丹尼尔说出这句话之后金终于知道了,原来他的朋友们就算是外表变成了小孩子,但是内心完全没有变啊!!你们又哭又卖萌的真是刷新了我的下限好吗?!

金看着驻地外的雷暴,因为战斗扬起的沙尘,刮起的大风和凛冽的刀光——

好像少了什么人?


5.5

“没错,把我变成小孩子。”嘉德罗斯抓着一个参赛者的领子说道。参赛者觉得自己非常无辜,今天居然已经帮着好几个前十变成小孩了,可恶啊,他的元力技能才不是这么用的好吗!!

但是面前大赛第一的威压让他动弹不得,只能照做。但是就在一阵烟雾之后,嘉德罗斯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原来的样子。金色的眸子顿时如同刀锋一般刺向了参赛者,参赛者有苦说不出——他的元力怎么可能失效呢?这不对啊??!


而一旁的雷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在这个参赛者即将被嘉德罗斯轰成积分的时候开口道:“那个,老大?”


嘉德罗斯心情极为不爽,想到此刻金身边被那群渣滓围绕着他就不高兴;他嘉德罗斯不高兴,惹他的人就别想好过。他一眼瞪过去,等着雷德继续说下去。雷德挠了挠头,说道:“老大,你是人造人吧……应该一生下来……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吧?”


嘉德罗斯:……


“所以就算是变成了小孩子的话,也是现在的这个样——”


“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金色的光芒顿时应声大盛。


“老老老老大????!!!”


评论 ( 40 )
热度 ( 1510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