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漫无止境的八月三十一日8

-  1234567

- 马上就到结局了额啊啊啊

————————————————

记忆是嘈杂的,他的耳边响彻充满了杂音的对话。金漂浮在一片浓郁到就连自身的存在都湮灭了的黑暗之中。这里没有方向,甚至没有时间的流逝。但是在黑暗之中……有回忆的存在。

仿佛老旧的电影一般,他仿佛在观看着自己曾经的记忆。

他起床的时候依旧是8月31日早上,就连投进窗户的太阳光都是一模一样的角度。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任凭柔软的沙发让他整个人的身体弹了弹。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天花板。

更清晰了。

他想起了越来越多的记忆,比如说有关于安迷修的,有关于嘉德罗斯的——那些在他还没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循环里的时候曾经经过的周目。虽然仅仅只是安迷修和嘉德罗斯两个人,但是金已经感觉到了多方跳跃的时间存在不同步性。按照这样想的话,恐怕剩下的卡米尔、雷狮,以及格瑞也都是一样的吧。

金穿好衣服,利索地把手机关机了之后扔在家中。金关好了门,蹑手蹑脚地下楼想要离开这里。只是他刚走了几步就想起楼下住着的正是格瑞,他在经过楼下那个熟悉的门时偷偷看了一眼就赶快别开了视线,脚步更轻了。

金的额角沁出冷汗,为了追求速度和轻声所以他的动作有点夸张好笑。

“金?”这个声音金再熟悉不过,来自竹马的呼唤却没让他感觉到安心,反倒是让金差点踉跄一下摔下楼去。不过好在格瑞往前一步,眼疾手快把金捞到自己怀里。

此刻的距离近得仿佛格瑞和金的呼吸都交缠在了一起。蓝色和紫色混合在一起有种梦幻而绚丽的感觉。到底是不是格瑞楞了一下,随后放开了金。金差点因为没站稳又一次摔到地上,还好稳住了身子不至于滚下楼梯。

金讪笑着后退了几步,有些试探性地开口:“格……格瑞?”被叫到的人点了点头,一如既往地看起来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是他张了张口,似乎有点犹豫。金注意到了格瑞的动作,但是并没有点明。与此同时,格瑞现在所处的时间线他也并不明白——尽管这个格瑞看起来似乎是容易沟通的。想到这里,金作势想要蒙混过关就这么离开;但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格瑞抓住了他的手。

格瑞皱起了眉头,如同鸢尾一般颜色的眼睛里带着不赞同。

“你要去哪。”金最怕听到的话还是出现了——尽管在过去经常听到自家爱担心的竹马问出这句话,但是在现在金却对这个问句提心吊胆。当然不能犹豫太久,要不然格瑞会看出什么不对来的。金连忙在脑子里寻找借口。最后他终于憋出来了一个他觉得最靠谱的理由,有些结结巴巴地开口:“我……我出去买个早饭。”

但是格瑞似乎并没有明确自己是否相信金这个蹩脚的谎言。银发的青年顿了一下,在金往下走的时候也跟在金身后一两步远的地方。而和格瑞相处了很久的金知道现在格瑞的意思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跟着金一起去买早餐。

看着金有些提防地看着他的模样,格瑞似乎是觉得大约自己不说出自己的想法金就没法安心下来。他似乎并没有隐藏什么的意思,只是在思考着措辞。但是在格瑞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最后还是拿出了手机。金疑惑地将视线落在手机屏幕上——

那是一张海报,海报上是夏日祭的详细信息和时间。

金看到这个夏日祭就有点脑壳疼,毕竟不知道多少次的事情都是围绕着夏日祭发生的。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错的话,他还曾经在夏日祭上被谁推下了半山腰的楼梯,尽管那并不属于此刻他记得比较清楚的安迷修或者是嘉德罗斯,但是那种死过之后心有余悸的感觉也让金对这个事件充满了抵触。

然而夏日祭似乎隐藏了什么重要的信息——足以将他们带出这个轮回的信息,所以不管是谁,都曾经邀请过他去夏日祭。金再继续思索了一下,尽管记忆不是很明确,但是大家似乎都有对他叮嘱过这么一句话。

“跟紧我。”亦或是“别离开我的身边。”

如果再往下的话现有的记忆也想不出什么来了。金甩了甩头,再加上格瑞似乎现在并没有什么异状,大概是可以相信的吧。虽然前几次都是这样的轻信造成了眼中的后果,比如说安迷修的那一次——金想起来都头疼。

下到早餐摊的时候金还神经质地看了一下周围,下意识地确认安迷修不在。格瑞已经把买好的早餐放在了金的面前,看着金狼吞虎咽格瑞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开口:“去吗?”

格瑞一向是这样,如果没有得到金的答复可不会那么容易被金蒙过去。金最后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下来了。格瑞的表情顿时柔和了不少,嘴角甚至少有地勾起了一丝恬淡的笑容。

“那等会出去玩一会儿,然后下午就出发去夏日祭吧。”格瑞的笑容转瞬即逝,金还没来得及感叹就已经如同清晨的露珠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金点了点头,显然已经习惯了格瑞对自己行程的安排。

不过金吃完了饭都没有听到他本来以为会听到的话。

“……不要离开我身边。”按照金的经验,格瑞应该会说出这句话的。可是此刻他就像是第一次经历这件事情一样,似乎真的只是想要和金一起去夏日祭而已。

金看着身边的格瑞,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他说不上来只能看着格瑞的背影。早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也许是因为金没有带着手机的缘故,居然没有其他人的干扰。平静的时间让金甚至有点迷糊地冒起泡泡,脑子也运转得慢了不少。

在夜色来临的时候金和格瑞一起走上了通往半山腰夏日祭的楼梯,路边的灯笼闪烁着橘色的暖光。天边的夕阳渐渐被星夜取代,热闹的半山腰上满是同样来参加夏日祭的人群。能够闻到一些油炸食物的香气,还有一些摊子上摆放着一些小巧玲珑的玩意——虽然都是女孩子喜欢的小饰品。

金逛了几次夏日祭之后,早已经没有了什么特别的兴趣。每个摊主叫卖的口号、语音语调都是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格瑞看了看晴朗的夜空,此刻在城市里很少能看到的星星正在头顶上忽闪忽闪。

“等会有一个烟火表演,今天的天气似乎很适合看烟花。”格瑞回过头来,和金说道。灯笼的光芒偏向温暖的橙色,竟然柔和了平时格瑞一直都冷硬的面部轮廓。

金抬起头来看着格瑞,竟然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看到金的样子,格瑞的眼神也温柔了不少。“你等一下,我去买水果糖给你。你以前很喜欢吃的吧。”

竹马正常的样子让金松了一口气,暂时地把曾经遭遇过的事情放在了一边。格瑞的身影消失在人海中,金站在一边等待。

突然金感觉到了一阵压力,还没等他发出声音,他就被几个人夹在中间被迫一起行进了起来。现在大约是七点钟,正是夏日祭人最多的时候。而身边的人大约是一整个旅行团的,也没注意金就站在那里结果把金挤到了一边。

结果金被挤到路边脚一个没踩稳脚下一空,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就以一个狼狈的姿势滑下了茂密的丛林。

金狠狠地摔进一个小斜坡之后终于停了下来,此刻本来干净整洁的衣服上已经满是草叶和泥土。不过金似乎惊扰了身边的人,在一片夜色之中金看到了身边模糊的白色。

“……?”

金似乎脑袋一瞬间放空了。这里正是一个小小的凉亭,视野很好能够看到一片广阔的夜空和遥远的地平线上连绵的群山。

而对方转过头来。

“金?”

那一声呼唤就好像魔咒,金的心就像鼓点一般不断地在胸腔中回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警告金,但是金却不由自主地靠近了回过头来看着他的那个人。

金张了张嘴。

“……银爵。”

他叫道。


解锁线索:

1/ memories·苏醒的记忆

2/ don't leave me alone·跟紧我

3/ he is that one·银爵

评论 ( 8 )
热度 ( 299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