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安金〗今天没事做就秀个恩爱好了

- 送给阿彦,同时也是安金日贺文 @C H A Y A 

- 久违的安金小甜饼,其实我还是更喜欢黑安……

- 不知道还有人认识它吗,认识的拜托不要说话(。)

————————————————

今天是安迷修和金一同交往了三个月的纪念日,本来在这个被说是残酷的凹凸大赛里参赛选手本光是想着好好比赛晋级活下来就好了;但是金本来就不是这个性子,想到安迷修一直以来对他都很好,金总觉得在这样的日子应该好好感谢他一下才是。


应该送个什么礼物好呢?不过安迷修可是凹凸大赛排行榜第五啊,那么多的积分应该不缺什么礼物吧?而且安迷修似乎经常受到女性参赛者的礼物来着。到底怎么样才能给安迷修一个惊喜呢?


不过平时金有个坏习惯,那就是想着一件事很容易想着想着就开始发散思维。比如说现在,本来想着送礼物的金突然开始苦恼了起来,原因很简单——为什么他看上去和安迷修总是那么不像情侣呢?


比如说吧,安迷修和他的性格大相径庭,金总是咋咋呼呼冒冒失失的。而安迷修呢就是负责教育金的那个人了;他就好像温柔的大哥哥一样带着金狩猎,又或者是教金一些关于骑士道的事情。金觉得安迷修懂得可多了,特别厉害!


而且金和安迷修的身高差也巨大得可以,金才到安迷修的胸口处。虽然不太好意思说,就连接吻都要麻烦安迷修微微蹲下来才能完成。而且安迷修的穿衣风格也和金有很大的不同,安迷修的风格偏向制服;而金的风格偏向休闲。


本来金并不在意这一切的,倒不如说根本没注意到。粗线条的他怎么会注意到这点呢?要说起这个烦恼的源头来,绝对就是那个安迷修的死对头雷狮的错。金一想到这个老是找安迷修麻烦的家伙就来气——毕竟安迷修人那么好,雷狮还经常找安迷修的麻烦!


而雷狮最让金生气的事情就发生在前几天。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金本来正在享受午后的阳光,今天是安迷修和金一起出去约会的日子。这是金少有地可以放松的日子,但是就在安迷修去帮金买汽水的时候金居然看到了雷狮。本来遇见了雷狮并没有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雷狮居然跟他说他和安迷修约会就像哥哥弟弟出去玩,一点儿情侣的感觉都没有。尤其再加上雷狮说话时那一脸少有的认真,和末了那勾起的嘴角里带着的挑衅笑意都让金忍不住鼓起了脸颊。


这些话听得金那叫一个不高兴,虽然还没有等到他用矢量箭头和雷狮一对一PK,从便利店里出来的安迷修就已经看到了和金搭话的雷狮——并且放下汽水就拿起了凝晶流焱和雷狮又一次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金忙着生气以及劝架,根本就没来得及细细品味雷狮那句话里那拐弯抹角九曲十八弯的’来和我做情侣啊’的拳拳心意。


“安迷修安迷修!”迷路了好久的金终于远远地看到了那抹棕色,金说不上来,但是他就是知道那一定是安迷修。他飞快地压低自己的高度一气呵成地从矢量滑板上下来,并且顺畅地扑到了安迷修的怀抱之中。虽然在听到呼喊自己的声音时就知道是他的王子殿下,但是安迷修还是一如既往对扑过来的金没辙。他伸出手来连忙把金接住,总感觉金有种要扑了个空的感觉——但实际上王子殿下看得可准了。安迷修轻笑一声把金的帽子压好,又无奈地被恋人毛绒绒的脑袋蹭了好几下。被恋人如同小奶猫一般的行为给取悦到了,但是安迷修还是有点疑惑对方今天怎么突然做出这样的动作:“怎么了,金?”


金一听安迷修温柔的语气脑袋里就又在雷狮的两寸证件照上打了一个大叉。这人太坏了,明明安迷修对我这么温柔!肯定雷狮是因为找不到女朋友所以嫉妒我这个幸福的脱团少年!!金越想越觉得对,他认为应该好好对雷狮的这句话进行有力的回击,于是他认真地抬头,问安迷修:“安迷修,什么事是亲人朋友没法做,只有恋人才能做的事啊?”


安迷修一听差点没震惊得头上的呆毛都要掉下来。他怎么好意思说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那个少儿不宜的床上运动。内心的小人赶快帮安迷修把这个想法挥得烟消云散不留痕迹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安迷修恨不得扇刚刚居然冒出失礼想法的自己两个巴掌——面前的人才16岁啊,还没到宇宙法定成年年龄呢!!安迷修你现在可是金的骑士,要保护他啊怎么能想这种事情?!


好吧,安迷修其实还是忍不住又想了一下下的……毕竟,安迷修也是一个成年男子了啊。


然后他坚定地摇了摇头倒是让金有些疑惑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接着回答道:“大概是亲吻吧。”绝对不能教坏他的小王子,安迷修内心的小人对这个想法也赞同地点了点头。就在安迷修对自己的回答感到十分满意,并且认为自己又向着骑士道的觉悟更进一步时,却突然听见身边的金在沉思了一会儿之后开口了。“嗯……可是我以前有和姐姐亲过啊。”金眨了眨眼睛看向安迷修,那双眼睛里满满的信任让安迷修的愧疚感如同长江的后浪一样把安迷修拍死在沙滩上。


安迷修顿时汗如雨下,于是开始追根溯源转移话题:“怎么了,金?怎么突然想问这种问题?”金也没注意到安迷修突然转移了话题。他点了点头,十分认真地回答安迷修道:“雷狮他说我们像兄弟完全没有一点情侣的感觉,我就很气啊!可恶!”安迷修听到之后差点没把骑士道一扔对着远在凹凸赛场某地的雷狮竖起一个中指,不过骑士道的精神瞬间迎头反击把这个几乎要算做崩人设的念头扼杀在摇篮里。


又是那恶党,天天就懂得烧杀抢掠闲逛装逼。老早就知道对我家王子殿下不怀好意,现在还得寸进尺欺负起王子殿下抹黑起我们两人的恋情来了,真的是不安好心!!!金哪知道安迷修此刻如同台风过境一般的心理活动。最后的骑士虽然看起来无动于衷但是内心早已经是大起大落开始做过山车了——他已经第五千三百七十四次在想着该怎么制裁雷狮那个恶党了。金只能看到安迷修此刻依旧冷静的外表,以为安迷修是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明明应该习惯了冷淡的对待,毕竟格瑞就是这样的性格……但是安迷修不理我的话,就感觉好难受啊。金这么想着,有些丧气地坐在了一旁的石头上。


“……是不是我不太适合做安迷修男朋友?”金神色不安,有些委屈地嘟嘟囔囔,摘下帽子在手里不停蹂躏。安迷修听到了之后顿时感到事情有些不妙,赶快蹲下来安慰他:“好了好了,金。恋爱哪有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安迷修这么说道,努力想要开解此刻不小心有些钻牛角尖的金。


虽然金此刻是因为在乎自己而觉得沮丧——这让安迷修的内心带上了小小的甜蜜。安迷修温柔地笑了起来,那双薄荷绿的眼睛中融合着金双眸的天蓝。他揉了揉金的发,柔软的发丝滑过安迷修的掌心,和金那带着委屈的娃娃脸一起挠得安迷修的心痒呼呼的。


“金喜欢我吗?”金抬起头来,看进安迷修的眼睛。随后,少年像是想到了什么幸福的事情一般,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嗯,我最喜欢安迷修了!”安迷修看着面前那堪比太阳光芒一般的笑脸,内心的安迷修鹿差点没一头撞死在胸腔里。


他是天使吗,这也太可爱了吧!!?


“对呀,我也喜欢金,这就好了。没有说什么适合不适合的。”安迷修揉了揉金的头发,软软的特别舒服,这让安迷修忍不住多揉了几下。


被安迷修这一番劝说下来,金顿时一扫刚刚的不快,一双蓝色的眼睛闪亮亮地看着安迷修。而在那双仿佛闪烁着碎光的眸子之中,还夹杂着一大堆诸如憧憬,敬佩,爱慕的情绪。安迷修一番话不知不觉中让他在金的心里又更上了一层,那简直是笼罩着圣光的骑士大人。


“安迷修,原来是这样啊。谢谢你!”


安迷修看着金的样子,觉得自己真是此生无憾了。我才要谢谢你,我的小王子……!安迷修内心的小人喷血倒下。接着,安迷修看到了金凑近自己,然后猛地张开手拥抱自己的样子,瞬间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软化了。他拍了拍金的后背,然后弯下腰来在金的脸颊上亲了亲。“怎么样,觉得开心点了吗?我的王子殿下。”微风吹起安迷修的领带,金看着安迷修双眼中的满满笑意,觉得自己内心之中甜蜜的感觉都要溢出来了。


“嗯,和安迷修在一起我就特别开心了!”金一如既往地扬起了笑容。他拉住安迷修的双手思索了一下,随后踮起脚尖在安迷修的嘴角亲了一口。露出来的小虎牙就好像一只恶作剧成功的小猫咪一般。满足了的金幸福感爆棚,身边的小花花都旋转着飞了满天。


安迷修看着金那又呆又可爱的脸蛋简直是拿他没法,这样直率的撒娇就是骑士先生最抵抗不住的诱惑,每次总会让心里头流动的暖意和恋慕之心一泻千里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他用手捧起他小王子略带婴儿肥的脸颊,然后在对方的嘴唇上坚定地亲吻了下去。


“金,你以后别管雷狮那家伙说的话。”

“唉?……好的知道了。”

评论 ( 8 )
热度 ( 542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