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灿金色卡牌使03

- 前文→设定000102

- 卡牌牌面来自 @VI菌 ,感谢!!

————————————————

03·The weakening


不过现在来到了开阔的半空,视野也好了不少。晴朗碧蓝的天空和低下笼罩着城市的黑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黑雾在一会儿的时间又浓郁了不少,已经有些仿佛快要吞吃下去整个巨大的沿海首都城市的气势。


浮空的格瑞在半空环顾了一圈,抬起刀指了指一边最高的塔顶。金顺着烈斩刀尖的方向看去,那里有一个黑色的涡旋正在缓慢地旋转着,向外泄出黑色的浓稠雾状气体。“应该是那边。”格瑞说道。一旁的凯利也依旧不慌不忙,身边的星星转了两转:“果然不能小看那个眼镜啊,暴走起来可是这么可怕的呢。”


金扭过头去看了看那个形状颇为可怖的漩涡,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凯利:“我们能直接靠近吗?”凯利耸耸肩膀,表情很是无辜:“现在那个弱化黑雾的浓稠度,星月刃就会消失哦。”


金看了看自己到地面的距离,还是默默地摇了摇头。


于是金便只能拜托凯利最大程度接近暴走的漩涡,落在了摩天大厦的百米开外。虽然要上去只要坐电梯到顶楼就好了,但是这个写字楼门口站着两个查岗的保安。想必不是职员的金要进去也没那么容易了。


“……。”神近耀似乎是看到了金有些为难的模样,用手拍了拍金的肩膀。金歪了歪头,发现神近耀已经拉起了自己的手。“耀……?”不过还没说完,金就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自己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完全透明化之后金就连影子都没有剩下。


这就是消牌的力量啊?金抬起手,但是也仅仅是抬起手而已。在完全透明的情况下,就连金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了。新奇的体验,金想到。不过接下来有了神近耀事情就异常好办,黑色的雾气被神近耀阻隔,不仅如此,金的身形也被神近耀消去,轻而易举地通过了查岗的保安和入口处的闸机。摩天大厦一共有61层——真正说起来应该是60层才对,但是在楼层跳过了44层,在43层之后就是45层了。金觉得有点奇怪,因为在电梯按钮盘上44层的按钮仿佛被人扣下去了一般。


也许是因为不太吉利的问题?金思索道,但是现在更重要的是去阻止紫堂幻。


神近耀和金在向上,凯利带着嫌弃的声音此刻突兀地响起。「啊啊,老远就已经闻到了,那种恶心的味道。」凯利似乎对紫堂幻并不待见的样子,倒不如说金目前为止遇到的卡牌都是各自为战,根本丝毫没有同族的感情可言。


电梯门在空旷的顶楼开启了,打开一条缝的时候就有黑雾流溢进来。神近耀首先往前护住了金,黑雾就像生生被什么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抹去一般被人消去,神近耀的力量在金的前面制造出了一个安全的屏障。而黑色的雾气只是稍稍退缩之后即刻卷土重来。


片刻的喘息之中金看到了这个未竣工的顶层的全貌,水泥的房间还没有刷好油漆铺好地板,两三块木板零星放在对面。此刻这个灰色的房间已经被巨大的黑雾漩涡给覆盖。没有监控的地带金和神近耀恢复了正常,而且神近耀传来的通感也让金知道对方正在全心全意地和已经几乎完全不透明的黑雾斗争。


黑雾仿佛对入侵者保持着相当大的敌意,本来仅仅只是在流泻着的黑色像是被激活一般开始朝着金攻击过来。消和弱的能力相似,所以基本上拼的只是魔力的强度。然而因为弱牌尚在暴走的缘故,神近耀此刻只能全力以赴才能维持一小片不被影响到的地方。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神近耀,直接附身到我身上吧……只要保持最小限度不被影响就行了。它就在那边的吧,我过去就好了。”


“!”神近耀的眼神似乎有点惊讶,弱和消的力量对冲卷起的风吹起了金的鬓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觉得它其实并不危险。”金对着神近耀笑了笑。「笨蛋金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这家伙暴走可是真的很可怕的!」凯利焦急的声音在金的脑海中响起,但是金还是执着地朝着神近耀点了点头。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格瑞也开口了:「金你……」“我没事的!”金紧了紧自己身上的斜挎包,神近耀最后还是默许了金的决定。黑雾即刻笼罩了这个房间甚至吸收了所有的光源,黑色的风带着一股铁锈的味道,闻着让人有股反胃的感觉。随着金的前进,阻力越来越大。暴走的魔力就好像喷涌过来的潮水一般,就连卡牌和金之间的心灵通感联系都已经变得模糊起来。


但是在一片黑色之中,金似乎看到了一个正缩在一个角落的身影。要说是为什么的话,也许就算是在黑暗之中,那点血一般的红色也太过明显了。


似乎感受到了金的接近,弱牌的本体抬起了头来。那双诡异又绮丽的眼睛泛着不同的颜色,就算是在镜片的遮挡下也能够感觉到那双眼睛里是如同芒刺一般的冷淡和敌意。在黑色的浓雾中那双眼睛闪烁了一下,随后风压猛地增强了。就算是带着神近耀的消除能力,金也感觉到了不可忽视的风如同刀割一般划过他的皮肤。


但是金并没有退缩,他把手挡在自己面前固执地继续往前靠近。接着,脚底踩下的地方开始溅起金色的星点——先是如同小水珠一般的金色碎光,接着碎光慢慢拼合,最后连成了金色的箭头。


金在最后才发现自己身边的魔力泄露了出来,此刻黑雾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威胁一般畏畏缩缩地往后退去;在这个时候金正好一鼓作气往前一冲——金就来到了那个青年的面前。灰红色的短发,充满敌意的双色瞳。那个少年并不攻击,但是传来的疏离感却把金和他完完全全地隔开了。


「别靠过来。」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也是轻轻的少年音,但是却对金并不友好。在风暴的中心,金就站立在紫堂幻的面前。黑色的风暴在他们的周围旋转,但是中心只能听到一篇无边的寂静——仿佛外面的世界都被隔绝了一般。


金踏进了一步。「我说了不要过来——!」紫堂幻猛地抬起头,周围的黑雾壁垒躁动着伸出了充满侵略性的触角。但是紫堂幻的动作停住了在看到金的表情时停住了。


滴答。


在一片寂静中甚至听到了水珠砸在地上的声音。


滴答、滴答。


泪珠接二连三地从金的眼眶中滚落了下来,但是金本人却仅仅只是看着紫堂幻——尽管他的眼神在此刻非常空茫,仿佛在看着别的什么东西一般。紫堂幻睁大了眼睛:「你……」但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金抱了一个满怀。


被抱住的少年顿时想要挣脱,但是金色的箭头此刻已经在他们的周围旋转着,甚至照亮了黑雾那连太阳光都能吸收的墨色。“没关系了,已经没有关系了。”金紧紧地抱住了紫堂幻,紫堂幻睁大了眼睛,那微弱的金色光芒虽然不强大,但是却散发出让人不可忽视的温暖。


黑雾笼罩了下来,但是在下一刻就被爆炸一般的金色箭头驱散。那是包含在这张牌里的恨意和诅咒。在制作的时候就被迫吞下了弱者的恨意,从弱者的恨意之中汲取自己的能量——怨愤、嫉妒,不甘这样的负面情绪充斥着他的脑海。紫堂幻被创造之初甚至无法运用自己能力,让创造者都露出了嫌弃的眼神。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追上那些天才的脚步,于是只能拖累他们,让它们变弱,阻止他们的魔力流动灵力感知。


还有曾经——


飘飞的白色夹克。


他讨厌人类,讨厌强者,讨厌这个世界——要是不曾存在过就好了。紫堂幻曾经是这么想的。


但是他被抱住了,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没有嫌弃和冷漠;金色的光芒仿佛柔和了敌意划出的边界。「没关系的。」对方这样劝慰道,「只要做到自己的最好就行了。」温暖的怀抱将他抱紧,黑色的浓雾被瞬间驱散。鎏金的风以金为中心向外扩散,以一往无前之势向外扩散横扫了整个城市。黑色的迷雾也在此刻消失无踪。


金发觉面前的少年已经安静了下来,身体也放松了。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样貌也变了。紫红色的头发和薄荷色的眼睛看起来柔和了不少,看起来跟刚才疏离而冷冽的气势完全不一样。


他伸出了双手,带着羞赧。“你好,我是……紫堂幻。「弱」牌。”被金背在身上的斜挎包之中突然闪了闪光,注意到怎么回事的金连忙拿出了书籍。而在仿佛被风翻开的那一页上,金看到了颜色渐渐浮现开来。牌面上是紫堂幻屈膝漂浮着的模样。



凯利的声音从金的身后响起,他拉过金之后侧过头用嘴唇轻碰对方的耳廓,模样亲昵得仿佛在炫耀。“呵,又是这么一副看着就让人火大的样子。”凯利对紫堂幻的口气带着轻蔑。金皱起眉头不悦地点了凯利的名字,凯利才啧了一声嘴放开了他。


紫堂幻却也不接话,只是拉住了金的手。一边也显形出来的格瑞也不怎么赞同地看着紫堂幻,但是最后在金认真的眼神注视下还是放弃了。他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我们该回去了。”


“话说紫堂暴走起来还真厉害啊,收服你真是费了好大力气,还以为会失败呢。”金一边坐在飞行的星月刃上一边说道。不能够自己飞行的紫堂幻也只能坐在星月刃上——抱着大腿上的金。


紫堂幻偏过头,仿佛在看着某个地方似的。


“……大概是受到了什么影响吧。”他含糊不清地回答了金的问题。


地面上,玫红色头发的青年抬起了头。微风吹起了他白色的夹克外套,他微微眯起青蓝色的眼睛看向头顶的天空。“啊啊。是那个懦弱的……替代品啊。”青年只是勾起了嘴角仿佛无所谓的样子,锐利的眼神转瞬即逝。

评论 ( 11 )
热度 ( 663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