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安金〗Ophelia奥菲利亚

- 凹凸偶像大赛paro,所以是黑安;因为大部分和剧情没关系,只有厄介篇提到了黑安,所以姑且放上来一下

- 写法是故意的,不知道能不能表现出一点黑安的酷炫来……

- 有点短小,最近大概是状态不好还是怎么的emmm @金ky玉|cp@伊尹蛊 和金玉互喂

————————————————

01

棕发的青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在叫喊他的名字便惊喜地抬起头,果不其然看到了那抹金色朝着他飞奔过来。安迷修从花园里的小花圃之中直起身子,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小路尽头并打开自己别墅外花园的铁门。安迷修拉得有些快甚至让漂亮的铁艺门发出了吱嘎的一声。


薄荷绿的眸子带着温柔,他笑了笑握住了少年的手把他领进门里:“金,快进来吧。”金发的少年惊喜地看到了花圃里盛开的鸢尾。金蹲在花圃边,伸手碰了一下还沾着水珠的花朵。安迷修站在他的身后。


他能从这个视角轻松地看到少年金色的头发,雪白的后颈,裸露出来的肩膀甚至宽松衣领之下的一点点躯干。安迷修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改变,他站在金的身后等到金自己幡然醒悟猛地站起。只是金一时没有把握好自己的重心,脚没有踩稳身体一个踉跄。然而安迷修就和预料到了一样伸出手去,这让金只是摔进了安迷修的怀抱里。


“没事吧?”安迷修扶起金,而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没事就好。”安迷修看了看小路周围,他微微弯下腰来与金的视线平齐。“如果你下周再来的话,就能看到旁边那边的卡萨布兰卡也开花了。”安迷修和金视线相交,湖绿和天蓝撞在一起。安迷修指了指在靠近别墅门口的楼梯旁那一簇卡萨布兰卡,热情地和金介绍这新种上的花。


“因为花园也没有什么地方了,所以只买了五株。如果金你觉得喜欢的话,我也可以送你一株的。”安迷修抬手又一次揉了揉金的头发。金跟在后面摇了摇头,这让已经走上别墅安迷修停下了脚步回过身子。金被安迷修突然一个回头吓得往后一退,还又差点把往后一仰滑下楼梯。还好安迷修又一次拉住了金的手腕才没让金后脑勺磕在地面上,金被安迷修拉过手背亲吻了一下。


“没事吧?今天金好像很不小心啊。”安迷修轻笑了几声,惹来金一个不太高兴的瞪视。安迷修只好放弃调侃金,回过头去给金开门。


安迷修跟在金身后走进了房间宽敞的客厅,关门前他看了看门口还未绽放的白色花苞。他想起了自己前几天怀着温柔的心情把这个代表伟大之爱的卡萨布兰卡给种在了自己的花园里,期待着金看到它们的惊喜神色。


“金不喜欢卡萨布兰卡吗,那明天铲掉种点别的好了。”他低声说道。


02

凹凸偶像大赛的工作压力还是很大的,安迷修刚刚写完了下一次月赛需要的曲子。各个声部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是自己组建乐团管理也需要一点心思。还好现在已经稳定下来,大赛前期的时候每天晚上通宵都是必不可少的。那段时间他的粉丝数量更是翻了三翻,如果光以动态再生数来评论,他的人气绝对是凹凸偶像大赛第一。但是在一切综合考量之后却只能在第五的位置,就算是想也知道是为什么。


——因为每一次的release购买数量根本不够,比起其它的前十还差得太多。并不是真心实意喜欢古典音乐,安迷修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毕竟到了现在,他不会依旧沉迷在过去让人能够喜欢上古典音乐的梦中了。


刚刚陷入回忆的安迷修被金的声音唤回现实,他给金倒的果汁快从杯子里满出来了。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拿过抹布擦拭桌面和杯子,结果不小心还又把杯子里本来就满的果汁洒出来了一点点。坐在一旁的金看着安迷修的样子连忙跑上去帮着安迷修整理。他伸过脑袋去喝安迷修手中杯子里的果汁,接着帮忙安迷修把灶台整理清楚,顺便还帮着安迷修把榨汁机也给洗好了。


“谢谢你,金。我还是有点笨手笨脚的。”安迷修笑着用食指挠了挠脸颊。正当金准备开口告诉他独居时掌握家务的重要性时,安迷修就先一步在金前面开口。“所以金多过来看看我如何?”


安迷修见金别开眼睛没有回答,也沉默了一会儿。但是片刻之后安迷修的嘴角重新上扬,仿佛刚刚尴尬的寂静没有存在过一般。


03

他坚持自己拿好了两杯饮料,和金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金皱了皱眉头往身下一看,结果拿出了一本被他坐在屁股底下的笔记本。只是金刚想要翻开的时候却被安迷修一反常态地抽走了。金显然有些呆滞,但是片刻之后就表示可以理解。毕竟这里是凹凸大赛,就算是朋友,身为对手的话乐曲的灵感也不能外泄。金顿时因为感觉到安迷修把他当做平等的对手而眉飞色舞充满了士气,安迷修也不置可否,只是把自己冰箱里的甜点和刚刚的果汁往金的身边推了推。


一边聊着关于古典音乐的话题,一边品尝茶和点心的时刻几乎是安迷修小时候的记忆了。仅仅只是两个小时而已,和在意的人在一起的话仅仅感觉就好像是十分钟一般。金吃完了提拉米苏,便站起来背起自己的裁判球周边包准备和安迷修道别了。安迷修连忙起身,指了指冰箱的方向:“金不多留一会儿?这边还有剩下的提拉米苏蛋糕。”


但是金摇了摇头婉拒了安迷修,说还有事情不能多陪安迷修了。金穿好了鞋子叫安迷修不用送了之后和安迷修挥手告别。而安迷修则站在大厅门边的窗户旁,看着金走过花园的小路。金回身帮安迷修关好花园的门,正好和安迷修的视线又一次撞在一起。安迷修勾起嘴角,向着金的方向挥了挥手。


金看着他似乎有点呆愣,动作停顿了好一会儿之后才犹豫地抬起手挥了挥,随后转身快步离去了。安迷修这才放下了手,随后握成了拳。他低声自言自语:“那个方向不是你回去的方向吧。”


他拿起了刚刚放在一边的本子,一行行的字十分工整。安迷修在灶台上摊开笔记本拿起一边的笔,在提拉米苏的那一项里划上了重重的几道杠。而安迷修握着的笔笔尖从这页上滑到下面,最后停在了一个没有被划掉的‘抹茶瑞士卷’上。是的,上次做抹茶瑞士卷的时候,金就在他的请求之下多留了半个小时——


“金不是很喜欢提拉米苏……下次还是做抹茶瑞士卷吧。”


独居的人怎么可能不会做家务呢?


安迷修把提拉米苏和它的菜谱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04

安迷修听到了耳边的跑步声,那是熟悉的节奏。安迷修直起身子,果然看到了一抹快速移动的金色。“金!”安迷修抬高了声音朝着不远处就要跑走的金喊道,被叫到名字的人注意到了正戴着手套似乎在进行园艺工作的安迷修。他迈开步子跑了过来,停在了安迷修花园的铁门前。安迷修正想要给他开门,但是少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是路过这里,然后想要绕去别的区而已。


“这样吗……”安迷修的眼神游移了一下,但是迅速恢复了之前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在金提出明天要帮安迷修一起照料花园之后瞬间扩大,安迷修的眼睛也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他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地楞了一下,随后就激动地握住了金的手,惊喜地说道:“真的吗,王子殿下?”


不过安迷修下一刻就好像发现了什么一般松开了金。安迷修没脱下园艺手套,手套上的泥土都已经沾到了金汗湿的手上,显得脏兮兮的。“啊真是对不起王子殿下,太兴奋了都忘记还戴着手套了。”安迷修给金开门,匆匆忙忙把金强硬地拉了进来。他拉着金的手去房间里洗了一下才罢休,并且好好教育了一下金要注意卫生要不然会生病这样的注意事项。


金一下一下地点头有些敷衍,结果一眼瞥到了不知为何散在茶几上的乐谱。这显然对金比安迷修的说教有趣多了。乐谱被金拿了起来津津有味地阅读,安迷修仿佛是早知道会这样一般,替金拉开一边的椅子。“王子殿下要看看吗?”安迷修坐在了他的旁边,但是视线的尽头却不是他的乐谱,而是金。


金色的发丝在末梢调皮地翘起,健康的小麦色皮肤带着青春的朝气。少年的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乐谱,坐在对面的安迷修能够看到金闪闪发亮的天蓝色瞳孔,看起来就好像阳光下的湖面闪烁着碎光。最重要的是,对古典音乐真心实意的喜欢。并不是为了迎合他的口味而刻意背诵一个个人名和曲名,仅仅只是简单的爱好而已;尤其是谈起他喜欢的乐曲和乐器来的时候,金整个人就好像是在发光一样。


要是这双闪闪发亮的蓝色瞳孔能只映出他一个人,要是这块本来是他发现的原石能够只属于他该多好啊。要是王子殿下,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王子殿下所散发出来的光芒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好了——


要是他身边没有那么多挥之不去的家伙就更好了。


只是金这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之后就大叫着自己要迟到了。把乐谱双手郑重地放回了安迷修的手上,并且还认真地告诉他这样好的作品不要乱放在茶几上之后才快步离开。


安迷修站在门边看着金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可能是随便放在茶几上的……”他仔细收好了乐谱走上房间,翻开背后是已经书写好的标题,虽然字迹有些随便,但是上面的‘Ophelia’依旧清晰可辨。他楞了一下,还是将这个铅笔写下的标题给擦掉了。


不如明天和金一起想一下这个曲子的名字好了。


桌面放着的日历上每周三都被打了一个圈,一旁的备注写着‘金会路过’。


05

》凹凸偶像大赛官方论坛》总感觉安迷修有点奇怪……?

1 哥哥快回家1551:也说不出哪里奇怪?虽然安迷修是很帅人也很好啦

2 挑事???骑士大人怎么奇怪rnm???

3 想表达什么啊我不粉安哥也没觉得奇怪,lz真迷

4 大概是ls粉丝来膈应人的吧,别理就是了【。


评论 ( 15 )
热度 ( 413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