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瑞金〗愿群星照耀你前进的道路

- 瑞金only,很用心写的改了好几次了,感谢阿岚 @小智障与被老KY和谐的傻东西 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

- 今天要出发了,攒rp

- 一个非常治愈的故事,看标题就知道了。等待一个阅读理解.jpg

——————————————

01

“希望是存在的,所有人一起活下去的结局也是存在的!”

02

格瑞认识金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很小。小时候的金就已经特别粘人了,格瑞虽然觉得麻烦,但是对方救了他、还给了他一个住的地方,总归是不好拒绝的。格瑞有时候从机械地挥刀中抬起头来,偶尔喘一口气,就能看到金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百无聊赖地摇晃着小腿。格瑞放下了刀,和金对上了视线。明明格瑞脸上毫无表情,连声音都没发出一点,但是金依旧高兴地落到地上朝着他跑去,并且张开了双臂。

“格瑞!!”

格瑞伸手推开,手掌抵住了金的脸颊;这让金就算想要努力去够到格瑞也未能如愿,最后只能讪讪地垂下手。

但是格瑞知道金不会就这么离开的。果然,被拒绝的金非但没有和格瑞置气,反而是旁边坐了下来。“格瑞是为什么天天在这样——练习挥刀啊。”金那双没有阴霾的双眸直勾勾地看着格瑞,并且他用肉肉的手臂学着格瑞,拙劣地模仿了几下挥剑的动作。格瑞转过头,没有回答金的问话。毕竟就算是说给金听,他也是不会懂的吧。格瑞索性一言不发,准备开始第二轮的练习。但是金在一旁抓着格瑞的手臂,闹得狠了,格瑞才不得不把自己的答案说出来。

“……为了真相和复仇。”他回答。但是幼小的金却一脸不明白地歪了歪头。最后虽然不明白这些词里蕴含的重量,小小的金却朝着格瑞认真地说道:“不管怎样格瑞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要像格瑞一样厉害,然后保护格瑞!”

格瑞并没有把这句话放在心里,毕竟不过是小时候的戏言谁说得清呢。曾经家族的玩伴说过要一直在一起玩,但是最后还是死在了那一片绝望的火光之中,也许连尸体都不复存在。格瑞再度挥刀,木刃劈开空气的声音才让格瑞平静下来。只有得到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得知最后的真相,只有付出一切的觉悟才能为家族复仇。

是的,一切——包括友情、爱情,和希望。

03

格瑞在凹凸大赛看到金的时候就暗道不妙,不远处熟悉的身影似乎对这个残酷的大赛没有丝毫认知,甚至笑嘻嘻地朝着正在和嘉德罗斯对峙的他跑过来。金永远都是这样,他仿佛天真得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阴暗,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样。在登格鲁星——一个边疆矿产星球长大的少年,比任何人都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多么黑暗。

秋走的时候,是金头一次没像小尾巴一样跟着格瑞去修炼的一天。而就在那天格瑞回来时看到金坐在餐桌前,他慌张地抹了一把脸之后红着眼圈朝格瑞扬起笑容。在秋离去之后,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格瑞是知道这一点的。因为他被算进了金家里的人头,也要上交矿税。但是他的大多数时间早已经被修炼占据。而格瑞甚至都还没有开口,金就已经做好了规划;金在格瑞没有修炼的时候分配工作和家务,在格瑞修炼的时候则包揽大多数。格瑞知道金没有全部包揽,只是因为对方明白他不喜欢被人当做孤儿一般怜悯;这样的体贴的确让他动容,但是金的天真和体贴一直让他不解。

金大概是从没有想到那么多,他就和小时候一样雀跃地朝着格瑞扑了过去并呼唤自己的挚友的名字。

“格瑞!!”

金的脸颊被格瑞的手掌又一次精准无比地挡住,金努力地往前伸出手臂在空气中抓了好几下,奈何却怎么也够不着格瑞。

只好放下了手的金却依旧不依不挠,和面前一向冷淡的幼驯染述着旧情,叽里呱啦地说自己迷路了三个月的事情。格瑞没有办法,只能警告了他几句之后,转身离去。任着对方在身后说着完全没有责怪意思的赌气话,格瑞也依旧没有回头。

04

格瑞在救下了金之后暗暗责骂自己的多事,本来已经做好了冷眼相待的准备,但是最后还是在鬼狐天冲对金产生威胁的时候出手相救了。虽然情况危急,但是大概是因为以前总是在矿山的缘故,金并没有受什么大伤。

格瑞松开手把金扔下,这是他未来的对手,而他居然一时脑热救了金。格瑞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皱起眉头掩去了眼中的情绪波动。金虽然被格瑞一松手毫无准备,落在地上哎哟一声,但是却根本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反而噌地从地上弹起来。他仿佛特别感动,试图伸手再去拥抱格瑞。

“格瑞——!”

但是金的拥抱再一次被格瑞挡住,金不死心地伸手想要够到格瑞;但是那段从小到大都没有碰到过的距离依旧那么明显地横亘在他们中间。

格瑞此刻已经把眼神放在面前的战况上,他冷声对金警告道:“现在不是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格瑞看到了金身边的金色箭头渐渐的飘了起来,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和从小到大一般闪耀着永不熄灭的光辉,仿佛能够引燃一整片的黑暗。他的话依旧和格瑞那时候听到的大同小异。

“我绝对不会让你伤害我的朋友,鬼狐天冲!!”格瑞看着就金握紧了拳头,奋不顾身地朝着对面的敌人冲去。他金色的头发仿佛是此刻这个暗沉的世界里唯一的亮色。

——但是明明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能相信的人只有自己而已。最后还是要为了那个唯一能够存活下来、并且实现愿望的冠军宝座而自相残杀的。格瑞看着金认真的表情,那双绀紫的眼睛倒映着金色,那如同温暖阳光一般的身影;但只有格瑞感受到了自己的指甲印在掌心时的刺痛。

05

“希望是存在的,所有人一起活下去的结局也是存在的!”

“……不要天真了。”

06

阴云密布,天边的乌云仿佛天空之中摇摇欲坠的装饰压在头顶。荒野上的风充满着血腥的味道。格瑞知道这就是最后了,他站在荒原之中,最后一对一角逐冠军的最终赛还是开始了。格瑞抬起烈斩,接住了冲过来的金色箭头。

“格瑞!!”

就在此刻也呼唤着他的名字的金仿佛就好像要朝着他传达什么一般。

金的帽子早已经不见了,少年的身上是分不清敌我的血液污渍,脸上因为胡乱擦拭的泪痕和战斗沾染上的泥土混合在一起,看起来脏得就像一只狼狈的野犬;但是只有和他对峙过的敌手才知道,那看起来瘦小的身躯里,隐藏着怎样的意志和力量。

格瑞在开始参赛的时候就给过金警告,这场大赛里朋友只是阻碍而已。重要的人离去的悲伤格瑞再熟悉不过,但是和格瑞曾经所想的不同,不管是小时候救下他本人也好,还是在凹凸大赛之中交到了无数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好;还是在大赛的后期一次次生离死别也好。这些珍贵的情感和惨痛的失去却仿佛一股强大的助力,推着金作为一个参赛者一往无前。

——那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跟在他后面叫着格瑞格瑞的儿时玩伴了。格瑞又一次地握紧了烈斩的刀柄,那只是他的敌人。

但是映入格瑞眼帘的诡谲的异色瞳和泛白发丝却和脸上悲伤的表情完全不符。就连成为敌人的现在,还要为他,又或者是为从来没被承认过的友情悲伤吗?的确,毕竟他们一起长大和生活。但是回想起来的话,他们最终走向南辕北辙的道路说不定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毕竟他手中的武器是为了复仇而挥动;而金手中的力量却是为了守护而闪烁的。

也许这样的结局,在当初他说出“为了复仇和真相”之后金却说的是“我要保护格瑞”时就已经被书写下来了吧。

但是就在他们不约而同地把胜负赌在最后一击的时候,金缠绕着箭头的拳头却避开了他。格瑞能够感受到烈斩刺入人体时候那种令人反胃的声音——明明已经这把刀已经杀死过无数人,为什么只有这一次。他的心脏就和当时看到自己曾经的家在火中燃烧时一般骤然停止了呢。

这一次,金伸出的双手终于够到了格瑞。

仿佛是装模作样缠绕在金拳头上的金色箭头啪地一声消失了,但是对面的金发少年却没有感到意外,他反而露出了一个格瑞最熟悉的傻乎乎的笑容。温馨的气氛看起来仿佛不是凹凸大赛最后一场比赛,幼驯染之间以命相搏的厮杀。如果是曾经的话,想必他肯定会发出一声略带嫌弃和无奈的鼻音;但是现在的格瑞感觉自己仿佛时间无限的放慢。格瑞感觉到了身边的温暖,那是金抱住他的感觉。那个怀抱就和格瑞小时候的记忆里一样,带着午后暖洋洋阳光的感觉,闻着让人想要打喷嚏。

白色的光芒朦胧了金笑容的轮廓,格瑞只能看着曾经鲜活的竹马最后化为了金色的元力种子。他听见了已经渐渐飘散了的声音,随着风一起越来越远直至消失。“既然只剩下我和格瑞两个人的话,果然……还是想要实现格瑞的愿望啊。”

——这届的凹凸大赛,格瑞赢了。

07

银白色的长发被风吹起,那双紫色的眼睛里带着流光。格瑞成为了神,而神使问道:“您想要许下什么样的愿望呢?”格瑞看着自己手中已经失去的重量,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尽管一直压抑自己的心情,但是每一次的目光都依旧追随着金的身影。

——这种被叫做喜欢的感情。

格瑞最后还是选择复活了金。在旷野之中他看到金色的元力种子恢复成了那个他熟悉的金发少年,就连他最标志的帽子也一如既往完完整整地戴在了他的头上。金睁开了眼睛,却一瞬间因为失去了平衡,腿一软就要倒下去。而眼神一直放在金身上的格瑞眼明手快地把金接住,少年抬起头来,看到格瑞的时候露出了他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

“格瑞!!”

他伸出手去给格瑞一个拥抱,这一次的格瑞没有推开。

他同时也抱住了金,金被他这个反常的举动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连忙问道:“怎么了嘛格瑞?”格瑞感受着怀中的温度,嘴角勾起浅淡的笑容。不过金并没有看到,但是格瑞也最好金别看到,免得他又大惊小怪。“……没什么。”

在回登格鲁星的路上金叽叽喳喳地讨论格瑞因为变长所以已经披散下来的头发,而格瑞也少有地点着头听金的碎碎念。靠着神的力量,登格鲁星变得繁荣了起来,荒凉的地貌和各种各样在外星系都已经灭绝了的魔兽反而让登格鲁星成为了一个小有人气的旅游景点。

格瑞则和金住在曾经他们小时候就住在一起的家里——金还笑着调侃说大概没人知道神居然住在一个小小星球上的一个简陋木屋里。

08

金和格瑞坐在门前,那里是金说要下午边晒太阳边吃东西,所以格瑞放在那边的一张铁艺圆桌和两把椅子。但是今天的金看起来似乎有点没精神,他摩挲着装着果汁的杯子沉默着。

格瑞有些奇怪,毕竟金平常总是充满了活力,尤其是参加完凹凸大赛然后被格瑞复活之后就更是了。体力好到围着森林跑三圈都不带喘气的,格瑞有时候看着金总是蹦蹦跳跳像个小兔子的样子也很无奈,不过格瑞自己也甘之若饴就是了。

“格瑞。”

金开口了,他看着坐在对面的格瑞。

“嗯?”

“为什么还在骗自己呢。”金抬起头来,一切陡然失去了颜色。飞鸟和云都停止了动作,只剩下格瑞和他对面的金看着对方的双眸。蓝色的眼睛里涌出了鲜红的泪水打在桌面上,滴在地面上;不知何时他们的脚下已经流淌着粘稠的殷红血液,如同湖泊。

“我明明已经……”

少年猛地化为了一滩血水,融入了血红色的河流之中。

09

格瑞醒了,头顶温和的光芒对于刚睡醒的神明依旧刺眼。这里是神的殿堂,白色的大理石构建成了这个在宇宙的盲点之中漂浮着的城堡。殿堂外的宇宙无边而辽阔,同时又因为缺少神的管理混乱而危险。

都是幻想而已,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的,不过是这个空荡荡殿堂唯一的住民,虚幻而易碎的梦境罢了。没有什么最后的突然的觉悟,也没有回来的那个人,更没有什么在登格鲁星的小木屋里平凡而温馨的生活——

格瑞许下的愿望也不是什么复活他所重要的人;而是和他小时候一样的,得到灭族真相并且向对方复仇而已。

最后双手沾染了仇家血液的神明大人朝着曾经的方向转过身。也许就和过去无数次的一样,身后的人会扑过来,然后叫着他的名字。而复仇已经结束,责任已经卸下的现在,他不会推开对方了。

“金。”

他的身后是一片空旷,安静得只剩下风声混合着他的呼吸声。在天顶的星球安静地旋转着,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金?”

神明又开口叫了一声,但是却没有回答。

——也永远不会再有回答了。

因为那个最重要的人已经永远地离去,永远地消失在这个宇宙中了。就连能够看尽所有时间和空间的神明,也再也找不到他存在过的痕迹。

仔细一想的话,就连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和他最标志性的灿烂笑颜都快要淡忘了。

格瑞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想起已经久远到连记忆都模糊不清的过去,眼眶却又似乎有点温热了。他抬起手一抹眼角,却是一片干涩——怎么会产生会掉下了眼泪的错觉呢?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所以神不会后悔,也不会流泪。

好不容易从梦中醒来的神却无视耳边炸开的祈祷,他回到柔软的床榻上再次闭上了眼睛,投身进了虚构的世界之中。在那里翠绿的草地、划过面颊的微风,还有带着笑容的那孩子。

而他则能够和金一起在登格鲁星午后温暖的阳光之中聊天,握住对方温暖的手,然后抱住对方依旧存在的躯体,最后永远地生活在幸福的结局之中。

所以继续睡吧,完全沉进那永远美好的梦之中——直到时间的尽头。

10

「希望是存在的,所有人一起活下去的结局也是存在的!」

“……是的。”

但是我亲手拒绝了它。

评论 ( 25 )
热度 ( 578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