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给你酷炫的人设偏要羡慕别人的

- 一个很短也很沙雕的文

- 大概就是羡慕死对头的人设然后自行ooc的F4

- 写得我脊背一凉,也许这就是被前四诅咒的感觉了吧

我流金吐槽役

——————————————

01

反正就是有那么一天,凹凸型男评选大赛常年蝉联的前四名参赛选手站在自己的领地里面日常思考自己的进度。格瑞看着自己每天一张好人卡,就连银白色的头发都要愁得更白了。嘉德罗斯看着金遇见自己就跑更是在恼怒的同时感到了十二万分的迷茫。更别说安迷修和雷狮了,安迷修倒是还好,只是哥哥卡多了一点而已和格瑞同病相怜;而雷狮则是对金一看到自己就退避三舍的样子感到万分的愤怒,凭什么他一个天降居然比幼驯染的地位还低!!?


喂喂喂你凭什么看不起幼驯染啊,而且论天降也不是你啊,真正的天降明明应该是丹尼尔吧。那可是各种意义上(包括物理意义)的天降好吗。


而此时,四个小机灵鬼儿灵机一动。既然金不喜欢他们这款的男人,他们变成金喜欢的那款不就好了吗?等拐上床之后再原形毕露,那时候金已经(往后的内容因为太过不可描述所以已经被凹凸大赛系统自主规制,呵男人就是爱想着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呢)。


02

金早上和紫堂幻道了个别之后走出了小队的驻地,却没有预料到接下来的事件只会让他想要怀疑人生。金愉快地走在路上,结果他先看到的是嘉德罗斯,但是嘉德罗斯却没有像是一如既往那样一边叫着渣渣边气势汹汹地走过来。看上去好像比较安全,金暂时往后退了一步试探了一下。


平常要是金做出这样的姿势肯定被嘉德罗斯一棍子压在地上了,但是今天没有,嘉德罗斯看着金的样子宛若冰山一般,金差点没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不是一个染了色的格瑞。


金觉得有点担心,莫不是嘉德罗斯生了什么病了吧?本着虽然经常打我但是还是朋友的原则,金有些犹豫地上前了。“嘉德罗斯,你没生病吧?感觉你今天好像有点不大一样。”


嘉德罗斯看着金有些犹犹豫豫地靠近他的那个样子,天蓝色的眼睛带着些担忧。嘉德罗斯不由得想要直接干脆申请换个人设好了。虽然有点不甘心金居然喜欢这样类型的男友(?),但是金能够主动靠近自己,已经是第一步的胜利了!躲在一边的雷德和蒙特祖玛齐刷刷地给嘉德罗斯竖起了大拇指。


嘉德罗斯冷哼一声,回想了一下平常格瑞那个家伙到底是怎么做的。虽然居然照搬格瑞的人设让他很是不甘心,但是在追人的时候可是什么手段都可以使用的。他的王妃就是他的,没有任何人能够染指!!嘉德罗斯咳了咳,‘渣渣’一词差点脱口而出;而嘉德罗斯瞬间把还没说出口的爱称给咽下去了。


“不用你多事。”


——真的超级像格瑞了好吗!!!金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忍不住在内心怒吼着吐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嘉德罗斯产生这么大的打击都变成格瑞的性格了啊喂,这时候雷德和蒙特祖玛在哪?!


金觉得此刻唯一的可能就是嘉德罗斯可能是烧糊涂之后把自己当格瑞了。他凑近嘉德罗斯,拉住了嘉德罗斯的手腕之后微微踮起脚用额头去碰嘉德罗斯的。他一边做一边问道:“不是,嘉德罗斯,你真的没问题吗?”


嘉德罗斯被金靠得这么近机器都要运转过速了,金呼出来的鼻息和他的交缠在一起,甚至嘴唇还有一下不小心擦到了嘉德罗斯的。这四舍五入不就是接吻了吗?!金的初吻是他嘉德罗斯的了!!


03

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从天而降,不由得转过了头去。“嘉德罗斯你给我离开金的身边!!”格瑞啧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带着王者俯视蝼蚁般的不屑。等等,现在怎么又来了一个漂白的嘉德罗斯!!?这忍不住让金大惊失色,差点没因为受到的刺激过大眼前一黑晕过去。


而嘉德罗斯则拿着棍子,把金一手搂在怀里用棍子护住。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声音仿佛带着寒冰一样的冷漠:“我现在不想和你打。”


啊?!他不会是听错了吧??!金看着抱着自己冷漠的嘉德罗斯,又看看对面气势汹汹的格瑞,觉得自己是不是穿越了还是什么。但是不对啊,紫堂幻、凯莉,和安莉洁都好好的。为什么偏偏是格瑞和嘉德罗斯!!?这个世界真是太惊悚了好吗,姐姐快来救我!!


就在金已经被吓得面色铁青的时候,嘉德罗斯却突然放柔声线,道:“抓好我。”随后便警惕地和格瑞对峙。金觉得自己的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可能他要停止思考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吐槽面前的局面了。他一堆吐槽在喉咙口憋了好久,终于和嘉德罗斯以及格瑞大喊一声:“你们别打了!!你们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格瑞,你没事吧?!”


嘉德罗斯看着对面的格瑞,内心十分符合自己人设地冷哼一声。没想到吧格瑞,现在我才是那个怀中抱金的人,你不珍惜你的人设优势,那我就不客气地拿走了。嘉德罗斯紧了紧怀中金的怀抱,金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出来,只好用担忧的目光看向了格瑞。


而另一边,格瑞在内心毫无波动,看着金担忧着他,全神贯注的眼神让格瑞异常的高兴。毕竟金总是因为他们认识太久而对他的特殊心意毫无察觉,只有这种时候,才能让金的眼神放在全神贯注地放在他身上。嘉德罗斯凭什么平常总是和金打打闹闹,还不就是话比较多,有点爆娇属性么!!


不知道为什么迷之嫉妒对方的嘉德罗斯和格瑞把眼神放在了金的身上。要是这个时候谁能吐槽一下嘉德罗斯和格瑞的内心活动的话,准会说‘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珍惜’啊之类的话。


04

怎么从两个人的修罗场之中逃出来的金不想回忆。那时候他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到底怎么做才能让这两个人恢复正常;毕竟看着格瑞主动向着嘉德罗斯挑衅,而嘉德罗斯消极迎战的模样,金仿佛觉得自己的世界观都重组了。


那时候,荒原上飞沙走石看都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金便趁着这个机会,脚底抹油就溜走了。远远地在草原上竟然看到了安迷修。金和安迷修关系很好,金一直非常喜欢这个像是大哥哥一般照顾他的大赛第五。金觉得看到安迷修就和看到一直关爱他的姐姐一样,所以异常的亲近。


金落在了安迷修的不远处,然后呼喊着安迷修的名字跑了过去。他跑到了安迷修身边和安迷修打了一个招呼,对方转过身来捏了一下他的脸颊问他怎么了。金虽然觉得有点奇怪,但是却没想太多。“安迷修,今天真是太奇怪了。不管是嘉德罗斯,还是格瑞……噫?!”


金没想到安迷修居然抓住了他的手腕,随后下巴被强硬地抬起。安迷修逆着光的脸庞让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金的直觉感觉安迷修此刻应该是没生气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分明就是安迷修已经动怒了啊!!?而且金从来都没看到安迷修这样子对他过!!难道他做了什么错事吗?果然和凯莉说的一样,不应该提起嘉德罗斯和格瑞吗?


那双湖绿色的眼睛带着些微凛冽,安迷修勾起嘴角但是露出的却不是金最熟悉的笑容。安迷修冷着脸,然后弯下身子拉低了金和他脸之间的距离,并且低声说道:“在我面前的时候,不要提起别的名字。”


金忍不住往后一退,皱着眉头口中那句‘等一下安迷修我怎么感觉你在用着雷狮的人设还是说旧设复活了啊’这样的吐槽呼之欲出。虽然这样舍弃了恶心帅设定的安迷修居然有些微妙的帅气让人有点心动——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这可是安迷修,他的好朋友啊!!……肯定是凯莉推荐给他的凯金文他看太多了才有一种他会被配cp和别人相亲相爱的错觉。


其实不是错觉呢,金参赛者。


看着金还不知道自己现在脸已经泛红的走神模样让安迷修在内心感觉到了自己换了一个人设之后的巨大进步。他的骑士道让他要保护自己的心上之人,所以他绝对不能让那个恶党得逞。虽然那个恶党总是仗着自己的人设对金为所欲为十分猖狂,但是现在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的他已经抓住了金的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休想让他和他的王子殿下分开!!


而金在反应过来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安迷修……你是不是生气了?”安迷修看着金的狗狗眼差点就要抱着金安慰‘怎么可能呢王子殿下我不生气的’,但是安迷修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他的人设是霸道不羁酷炫,崩了人设就毁于一旦了。他垂下眼睛,伸手搂住了金的腰。


“你觉得呢?”安迷修压低了声音之后平时本来就很好听的声音显得更是充满磁性,那张脸没有表情的模样也依旧非常英俊,能够让无数的少男少女参赛者尖叫不已。但是认识的人相继突然人设迷失这样的事情让金充满了恐惧,根本没有心情欣赏安迷修的盛世美颜。


我觉得我该走了。金十分冷静,然后以他最快的速度逃离了这个现场。快得仿佛能够看见残影,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一瞬间爆发过自己的元力过。


05

飞得太快的金似乎遇上了正好布好了陷阱准备谋害其他人的参赛者,一瞬间被有些奇怪的藤蔓给束缚住了身体。金尝试着挣脱,没想到这东西越缠越紧。当然金也不会坐以待毙,他正打算用矢量箭头切断这些黏糊糊的藤蔓的时候,这些坏心眼的参赛者突然被天降正义。藤蔓倒下的时候激起了一阵风沙。


然而沙尘散去的时候金看到的不是人设恢复的安迷修,而是扛着雷神之锤的雷狮。对方正站在已经倒地的参赛者面前。参赛者见是雷狮,吓得连连求饶;而雷狮这时候居然义正言辞地说道:“下次别做这样的事情了,你走吧。”


金:这个人又是谁?


差点下巴都掉下来的金没有反应到雷狮的靠近。等雷狮走到面前再跑走就太明显了,他可不想惹怒这个平常喜怒无常的海盗头子。但是显然今天并不是这样的,因为雷狮的脸上带着和他平常比起来能够算是温和的笑容了。虽然金之前总来没有想过温和一词居然能够用来形容雷狮脸上的表情。金往后缩了一下,总感觉不太妙。难道今天大家都生病了么,还是说突然就像是论坛里的各种同人文一样,突然灵魂交换了什么的。


还是说,布伦……不对不对,这个世界线都变动了!!


“怎么了,害怕我?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雷狮揉了揉金的头顶,但是和平常不同的是,金居然发现雷狮他的动作也没有往常的那种仿佛坏心眼逗他一般的用力了。相反,揉头发的感觉十分的温和。金最后想来想去,觉得雷狮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


他和雷狮终于在认识了这么久的现在,把雷狮从中二霸道总裁的歪路之上拐回来了。金感觉一定是这样,一定是他的友情抛瓦感动了雷狮,然后让雷狮从此走上了五好青年的道路。


当然,雷狮并不是这么想的。毕竟霸道不羁如雷狮怎么可能轻易地被金的友情抛瓦感动,他想要的只有金的爱情抛瓦。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原因也只是因为看平常安迷修的那个人设总是能够亲近金——虽然他也膈应那个恶心骑士的为人,不过为了追到自己的心上人,他可不介意使用各种手段,包括把自己的情敌当做垫脚石。


“雷狮!”完全不知道雷狮心里在打什么算盘的金感动地牵起了雷狮的手,虽然他一颗充满了热忱的心没有感动格瑞(虽然格瑞其实并不需要感动),但是至少他拯救了雷狮啊!!


而完全不知道金的内心在想什么的雷狮看到金不仅没有躲开自己,而且还主动凑上来握住了他的手,内心早都已经做好了‘牵手=交往=结婚=(消音)=幸福一生’这样完全没有可信度的等式。而像是安迷修、格瑞或者是嘉德罗斯这样的男人,只有在他雷狮和金的婚礼上当伴郎的份好吗。


雷狮扬起了一个笑容,而金充满了感动地看着雷狮。雷狮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正准备拉着金的手说我们去结婚的时候金突然开口了。金的脸上充满了感动的神色:“雷狮,我就知道你是把我看做最好的朋友的!!!”


雷狮:???还能被动给我喜欢的人发朋友卡,这是什么操作???


但是显然此刻冲过来的三位并不知道雷狮惨绝人寰的被朋友卡,他们眼中只有罪恶的大赛第四被金抓住了双手,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只见嘉德罗斯、格瑞和安迷修都挥着自己的武器,大约是格瑞因为自己有定位所以找过来了。安迷修是正好跟在他后面不远;而在目睹了雷狮和金两位男嘉宾成功牵手的时候他们刚刚赶来的三人顿时在一瞬间之内就形成了短暂脆弱的塑料同盟……也许连塑料都算不上,那么姑且就叫做纸张同盟吧。


06

“啊,谢谢卡米尔……”金看着把自己从凹凸四大型男战场之中拉出来的卡米尔,带着十八分的感谢给了卡米尔一个抱抱。卡米尔如同往常一般,拉了拉自己的围巾道:“没事。”


金楞了一下,随后更是充满了同盟感地抓着卡米尔的手不放:“卡米尔啊啊啊果然你还是一样的!!”卡米尔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是也抱住了金安抚对方的情绪,随后才问道:“怎么了吗,金。”


卡米尔拍了拍金的背,并表示愿意到甜品店和他一边品尝最近的新品一起讲。金难掩脸上的高兴之色,和卡米尔一起到了甜品店屁股一坐下就开始叽里呱啦地和卡米尔讲述今天遇到的事情。


“……”好像大哥昨天是有说过这么件事情来着。卡米尔想了一下,好像是昨天晚上撸串的时候大哥偶然和他说的。说什么因为看安迷修和金走得很近所以很不爽,于是想要用安迷修的方式来勾搭金什么的。卡米尔对这样的事情没有什么看法,毕竟和雷狮大哥在金的问题上他们也是平等竞争的关系。


金凑过来喝了一口卡米尔点的草莓苏打,抱着卡米尔蹭了蹭他的脸颊。“果然还是卡米尔最好啦,哎嘿嘿。”


卡米尔点了点头,掩去了自己脸颊上的红晕:“嗯。”


06.5

没有追不到人的人设,只有不会用人设的追求者。——by 尼古拉·肉酱格子夫斯基


评论 ( 25 )
热度 ( 1051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