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灿金色卡牌使02

设定0001

- 立绘感谢 @VI菌 ,她真的超级好!!

- 因为怕v菌等急了所以更了一发2333

————————————————

02·The Erase

金今天起来的时候才发现不知道为何家里静得可怕。他在卧室里看了看四周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的样子。仔细一听平常格瑞在厨房里煮饭的声音没有了,凯利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用奇怪的方法叫他起床。金皱了皱眉头,格瑞之前警告过他要小心会开始慢慢苏醒的卡牌。但是金也没想到会来的那么快,这样异常的寂静让金有点害怕地皱起了眉头。


“格瑞——凯利?”金一边叫着格瑞和凯利的名字一边推门走了出去,但是推开门的瞬间就让金惊讶地往后一退。萦绕在家里的雾气是黑色的,仿佛给所有的物品都笼上了一层朦胧的灰色。这样的情况愣是金也知道不对了,他直奔客厅想要快速拿到收集卡牌的书本。雾气在还没碰到金的身边时就仿佛被一个透明的屏障消除得干干净净,因此并没有影响到金。


「终于起床了,真是会睡啊。笨蛋金。」凯利的声音在金拿到书本的时候响起,但是金左右看了看凯利好像并没有显形。似乎是知道金正在左右看找凯利,格瑞的声音也在金的脑海之中响起:「没用的,在这个雾中我们没办法显形。」还没等格瑞说下去以及金发出疑问,凯利就先是开口了。「没错,这也是一个卡牌。那家伙——想起来就不讨人喜欢……总是在一旁自怨自艾烦死人了。」


没来得及吐槽一下凯利明明不是人来着,满心只关心这片黑雾的金看了看四周魔幻的黑雾,凯利的话的确印证了他的猜想。“哎?果然是卡牌吗?”金坐在了沙发上。格瑞接着和金科普现在的情况:「嗯,那是弱牌紫堂幻。他的能力就是弱化,还不知道他能弱化什么,但是小心为上。因为现在暴走的时候基本上他们是没有理智的,而且能力会翻倍。」


“这样啊……”金思索道,“但是为什么这个雾气好像……影响不到我?”金看了看自己的周身,雾仿佛被什么东西隔绝了一样。这让他在一片雾气之中看起来特别显眼——就像黑暗之中唯一的光点。两张卡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首先发话的是凯利。「……那果然没错了,我就感觉有东西附在你身上。」凯利的声音仿佛带着点戏谑,金都能想到他双手抱胸轻笑的表情。而格瑞没有说话,大抵是在思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良久,格瑞的声音传了出来。「神近耀,是你吧。」他语气平淡地说出了一个名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金似乎觉得这句话里带着一些敌意。而就在那一瞬间,金突然感觉到了微风正在吹拂着他的脸颊,柔和的金色的光闪耀着,在金色箭头的旋转包围之下,流动的颜色渐渐在他的面前织成了一个青年的模样。蓝色的头发上带着柠檬黄和玫红色的挑染,站立着的青年戴着黑色的口罩。蓝色的眼珠和黑色的眼白搭配在一起,显得有些诡谲但是却依旧英俊。


“……”尽管这个叫做神近耀的卡牌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但是并没有说话。他的样子和之前暴走的凯利完全不同,看起来很温驯也没有随意攻击人。虽然看起来有点冷酷的样子,说不定其实是一个很好说话的卡牌呢。



「笨蛋金!你在想什么我听到了!」凯利的声音顿时在金的脑子里炸开,让金一时没有注意差点从沙发上摔下去。但是神近耀的速度更快,金被神近耀伸手稳住,金抬起头来,神近耀的眼色很温柔。


金想了很久,才开了口:“其实……我是不是见过你?”还没等神近耀说话,半透明的黑发青年就迫不及待地揉了一把金的头。由于神近耀显形所以消除弱化雾气的范围扩大了之后力量也跟着恢复了一些,凯利和格瑞也能以人形出现了——尽管是半透明的存在。“你这算是什么奇怪的搭讪开头?”凯利虽然是在吐槽金,但是敌意的眼神却落在了神近耀的身上。


不过回答凯利的不是神近耀,而是金。“果然!神近耀说他其实在我小时候就已经附身在我身上啦,只是一直都没有出现而已!原来神近耀才是我遇到的第一张牌么?”金惊喜地说道,但是此刻没有显形的格瑞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要撼动他地位一般的危机感。


金从沙发上站起来,拿起了一边的斜挎包把书本塞了进去。“现在也不是说话的时候了,我们出发吧。”


在一边的神近耀点了点头,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主动地回到了书本里。尽管回到了书本之中,但是金依旧被神近耀的力量庇护着。他站在居民楼的楼梯间向外面眺望,他目所能及之处都笼罩着雾气,但是路上的那些路人们仿佛熟视无睹——也许是因为没有魔力的他们并看不到的缘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连噪音都被弱化,金在本来能够听到大街上嘈杂声音的楼层之中并没有听到多少的噪音,这点倒是相当的不错。金在走出小区之后来到了街道上,路人的神色也多带疲惫,看起来似乎毫无精神,叹气声和抱怨的碎碎念连在一起仿佛一片负能量的海洋。


“唔……”就算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的金都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变得沮丧起来,大约是真的群体的感情也是有传染性的吧。黑色的雾气更是让金都有点看不清楚比他高一些的人的脸是什么样的。


在行走的时候黑雾被神近耀的能力推开,而就在这时金也觉得雾看起来更浓郁了一些,本来几乎是透明的黑色,现在已经变得更加浓稠了一些。似乎是听到了金内心的疑惑,格瑞开口道:「也许是因为暴走的缘故吧,无意识的状态下释放的力量会越来越强,直到最后可能这整个城市的人都会精神衰弱而后去寻死也说不定。」


“那岂不是要快——啊!”金被格瑞平淡话语里的后果吓得忍不住抬高了声音,眼神下意识地去看着装着书本的包,没能够注意到走到身边的人。


他撞到了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青年。对方在灰雾之中露出了一双红色的眼睛,银白色的短发上不知为何还别着两个蓝色的发卡。白色的长T恤在此刻上班族们严谨的深色穿着之中也显得异常突兀。


对方也因为被撞到所以停下了脚步,虽然金看不太清楚,但是那双红色的瞳孔似乎在打量他——黑雾又变浓了,对比之下金几乎可以马上确定。然而就在金想到别的事情的时候,反而白发青年先开了口。“对不起。”这虽然是很有礼貌的道歉,但是金听着却感觉话里带着仿佛机械般的无机质。


“不是,是我不小心撞到的你,非常抱歉啊!”金连忙挥了挥手,也和对方道歉。那位青年的眼神似乎变得温柔了一些,点了点头之后离开了。金站在原地,转回头还想要看一下对方的背影,但是那个人不知道是拐进了小路还是什么的,显眼的白色的身影在金回过头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怎么了,笨蛋金。现在最好抓紧时间,要不然弱牌那家伙估计是什么都要做出来了。」凯利的语气有些冷漠,似乎对那个叫做紫堂幻的卡牌颇为不满。金点了点头,但是却有些奇怪地自言自语。“……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不过说完之后金就回过神来了,“对了,我该怎么找紫堂幻啊。”


格瑞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提出建议道:「能够笼罩这一整个城市,想必是在这个城市的高处;不过如果目标还是太多的话,大概哪里雾气最浓郁哪里就是卡牌本体所在的地方吧。」


金低头做出思索的样子:“高处啊……”顿时凹凸市内三座摩天大厦的地址就在金的脑袋里出现了,但是还要更进一步地搜索的话果然还是得——金还没想完就被凯利打断了。「要是你需要的话,我的星月刃倒是可以借给你坐一坐。」


金睁大了眼睛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吃惊。他迫不及待地跑到小巷里,翻开了书问凯利:“真的?原来星牌还可以这么用嘛!我还以为只能攻击呢。”金急不可耐地钻进了小巷深处,打开了书本。金色的微光召唤出了玫红色的弯月型飞刃。和之前不同,现在的星月刃很温和地漂浮在金的前面。而仔细一看,虽然外围是锋利的刀锋,但是内侧的确是可以供人坐的平滑表面。


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危险就是了……金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然后抓紧了旁边。哪知道才刚坐好都没来得及做一下心理准备,星月刃就猛地上升。


“啊啊啊啊啊啊!!!!!!”三十秒之后到了半空之中的金还没从刚刚的快速上升回过神来,就看见了自己脚底下如同玩具模型一般的建筑物。他猛地抱紧了星月刃,感觉自己腿都要吓软了。


“真是没用,不就是这样的高度吗,就吓成这样。”离开了黑雾的笼罩,现出人形漂浮在空中的凯利调笑着推了一下金。金被吓得抱着星月刃更紧了。金的姿势都可以说是丝毫没有形象地整个人八爪鱼一般吸在星月刃上。偏偏这时候凯利还要火上浇油地来一句‘星月刃可是我的本体啊,抱着我这么紧’这样暧昧的话。


“够了,凯利。”凯利要伸过去的手被格瑞打开。凯利蓝色的双眼瞥了一下一边的格瑞。最后还是作罢。他冷笑一声,随后回到了书本里。“道貌岸然。”

评论 ( 27 )
热度 ( 780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