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漫无止境的八月三十一日7

- 今天终于更新了呃呃呃

- 真的不是弃坑好吗!!大反转结局我都想好了!!

- 此时,一个神秘白发青年神秘地路过

-  123456

————————————————

嘉德罗斯把他送回了家里,豪华的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对方的脸色并不好,但是并没有像平常那样出声呛金,反而是一言不发。这反而让金感觉更不对劲,内心也不由得感到害怕。嘉德罗斯似乎知道了什么,但是他并不打算说出口。那场烟火表演之中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嘉德罗斯似乎是认为如果说出口的话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嘉德罗斯……”金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是还是在下车的时候挥手和嘉德罗斯道别。他斟酌了一下语句,最后说道:“——明天再见。”嘉德罗斯听到这句话之后抬起了头,那双金色的眼睛里带着复杂又不甘的情感。


嘉德罗斯没有应他,只是点了点头。金也已经习惯了嘉德罗斯这样的情况。他叹了一口气。但是再关上车门的时候,金恍惚间听到了嘉德罗斯的声音和车门关闭的响声混合在了一起。


“并没有明天。”嘉德罗斯这样说道。


金愣在原地许久,直到自己的肩膀被谁拍了一下。本能地胆颤,金被自己的感觉吓到了;他转回头,看到了熟悉的人。来人一头棕色的发,那双湖绿色的温柔双眼却让金往后一退。“刚刚没看错的话,是嘉德罗斯的车子吧?”安迷修开口问道。金点了点头,对于安迷修那次用毒药杀死自己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安迷修似乎对金的态度有点惊讶,也许是因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金排斥。他拉住了金的手,金有些诧异地感觉到了安迷修尚存温暖的体温——比那一次要温热。金想到,但是他依旧没有放下警惕。


安迷修皱起了眉头,那双湖绿色的眼睛似乎有点受伤:“怎么了王子殿下,为什么一副……很害怕我的样子?”金连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安迷修似乎是放下心来了,接着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王子殿下,您刚刚是从嘉德罗斯的车上下来的?”


金点了点头,他动了动嘴唇。虽然有些犹豫,但是金还是说出口了:“……我和嘉德罗斯刚刚约会回来。”说完之后,安迷修的眼睛就睁大了。他似乎有些惊讶语气也急切起来:“为什么!王子殿下,是他逼迫你的吗?!”金措不及防被安迷修拉住了手臂。金为了显示自己说的话是真的,更是努力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是我自愿的……!”


安迷修在路灯之下终于放下了钳制住金手腕的手掌,他低下了头,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算了……是我唐突了,王子殿下。”他抬起头来,眼睛之中仿佛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那个神态竟然让金和脑海之中那个他曾经遇到的安迷修重合在了一起。这时候金的脑海里已经模模糊糊地有了猜测,关于这个混乱的轮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他想要孤注一掷,想要看一下到底答应了嘉德罗斯之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他在写完作业之后如同往常一般睡下。


只是「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依旧是八月三十一日。


在早晨醒来的时候,金看着面前的电子表没有出声。


——为什么?自己不是答应了嘉德罗斯了吗,就算是这样也并不能从这个轮回之中逃离么?金已经搞不懂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疲惫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但是这时候手机响了,手机里是安迷修的短信,让他在楼下等他。金想到「昨天」安迷修的表情,最后还是编辑了一个’马上到’发了过去。他穿好衣服,走到了楼下。此刻安迷修正在楼道口等着他,看到了金安迷修立刻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昨天」的事情仿佛对他来说都是不存在的一般,金被安迷修抱了一下。怀抱是温暖的,对金来说似乎已经有点滚烫了——因为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温越变越低了。


是因为轮回的缘故吧。金这么想到。


安迷修看到金有些心不在焉,连忙清了清嗓子,有点窘迫和羞涩:“王子殿下,如果今天没有安排的话,要和在下一起去——”话音未落,金突然被一个霸道的力道拽到了另一边。金色的围巾在风中飘荡,金抬起头来,看到的是嘉德罗斯如同寒冰一般的表情,虽然很奇怪,但是金觉得现在的嘉德罗斯和他之前碰到的完全不同。如果要形容的话,就好像在燃烧着的火焰;但是这个火焰是冰冷的。随着燃烧放出冰冷刺骨的寒气。


嘉德罗斯金色的眸子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他冷哼一声,随后抓住了金的手腕限制了他的动作。他一如既往,仿佛帝王一般带着对芸芸众生的不屑:“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滚。”然而安迷修也没有退缩的意思,他抓着金的另一只手:“我是在询问金的意愿,而不是你。嘉德罗斯。”


金此刻觉得这样的场景除了地方不同可以说是熟悉得可怕,在安迷修的那一次,他也在电影院里经历过相同的场景。他直觉地觉得仿佛这时候嘉德罗斯和安迷修的位置像是调换了一样。他不知道到底算得上是怎么样的调换,但是嘉德罗斯的气场和那一次完全不同,反而和那时候的安迷修很像……


这时候安迷修的手机却响起来了,安迷修看到来电显示之后似乎有点惊讶。在接通之后却脸色猛地一变,看着嘉德罗斯的双眼里带上了愤怒。“嘉德罗斯,你——”嘉德罗斯的神色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他只是带着不屑开口说出带刺的话:“你觉得我会没有做准备就来吗愚蠢的弱者。乖乖给我滚出这里吧。”


金看着安迷修仓促离开的背影,睁大了眼睛抓住了嘉德罗斯的袖子:“嘉德罗斯,你干什么了?!”嘉德罗斯轻嗤一声,满不在乎地说道:“只是在他师父那边动了点手脚,放心,死不了人。”他握住了金的手,仿佛是想要安抚金让他相信自己没做什么事情似的。但是金却感觉到了冰凉的温度,带着绝望的气息让他浑身一颤。嘉德罗斯拉过了金,光明正大地吻上了金的嘴唇。


不对劲。金感觉到了这一点,嘉德罗斯现在的感觉让他想要逃脱。而这时候他听见了从楼上换来的脚步声,金认得这个脚步声。这是格瑞的脚步声,但是嘉德罗斯此刻并没有放开他的意思,反而变本加厉地伸出了舌头。金顿时开始剧烈地挣扎,但是他的力气敌不过嘉德罗斯,最后金只能绝望地听到了脚步声停在他们的不远处,然后格瑞带着不敢置信的声音响起。


“金?”


这时候嘉德罗斯才放开了金,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上格瑞的眼神。他抬起头来,格瑞的眼神之中带着惊异和迷茫。但是金想要安慰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好,他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嘉德罗斯似乎是注意到了,先一步他开口,冷笑一声:“格瑞,就和你看到的一样,这渣渣现在已经是我的东西了。”金刚想开口反驳,但是嘉德罗斯没有给金机会。他强硬地想要拉走了金,但是格瑞已经大踏步走上来抓住了嘉德罗斯抓住的那只手。


格瑞的眼神是冰冷的,他的声音此刻更加阴沉,带着危险。“金不是东西,而且明显金不想要和你在一起。”嘉德罗斯仿佛是怒极反笑,道:“不想要又怎样。”这时候就仿佛是电影一样,圣空集团的黑衣保镖站了出来,直接挡住了格瑞的去路。而嘉德罗斯则拉着金坐进了金曾经坐过好几次的豪车之中。嘉德罗斯看着金的还往刚刚的方向看便掰过金的脸颊:“渣渣,你现在只要看着我就够了。”


金刚想要愤愤不平地斥责嘉德罗斯道:“不是,嘉德罗斯你把格瑞——”嘉德罗斯听到这话嗤笑一声,仿佛并没有做什么错事一般。但是嘉德罗斯的下一句自言自语却被金听到了耳朵里。


“也比那家伙直接开枪杀死我的好。”


金睁大了眼睛,直接抓住了嘉德罗斯的手:“等等,嘉德罗斯你说什么?!”嘉德罗斯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漏嘴了,没有回答。金最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开口:“因为嘉德罗斯,我也在——”


嘉德罗斯第二次打断了金的话。“我知道。”他说,“但是这一次——我不想再失败了,没有渣滓能够阻止我。”嘉德罗斯说这句话的时候,金色的眼睛锐利如同刀刃。


第一次地,窗外的天气不再一片晴朗,乌云密布的样子看来是要下雨了。而金敲定了心中的猜测,如果他没有错的话,雷狮、卡米尔,他和嘉德罗斯以及格瑞和安迷修都在不断地轮回之中。但是这个轮回的时间顺序是混乱的,不管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都有可能在下一次的轮回之中遇到来自未来或者过去的对方。


但是思考了这个有什么用呢,金叹了一口气。在金已经相当熟悉的午餐和闲逛流程过去之后,他们再一次来到了夏日祭。但是却被告知今天因为天气原因,是不可能有烟花表演了。


嘉德罗斯听到了之后啧了一声,但还是拉着金一起走进了热闹的夜市。在傍晚的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嘉德罗斯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把伞在金和他的头顶撑了起来。金抬起头来,身边的人神色严肃,仿佛在看着很远的地方。


所以……这个轮回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呢。金的记忆里头没有任何记忆说明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一片迷雾之中看不清,只有’曾经轮回了很多次’这样的概念在他的脑海里。他到底是为什么开始轮回了呢?


他想不起来一个很重要的人,嘉德罗斯和金之间的气氛有些凝滞。金拿着手上的香蕉船,一口一口的啃着。但是巧克力和香蕉的甜味和热度却没有能够直接到达他的心里。


“呜哇抱歉!”走了神的金撞上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金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来看到了面前的人。白色的头发和金色的眼睛,对方高大的身材让他看起来更是异常地有威慑感。但是意外地,白发青年看起来并不是很生气的样子。“没事。”他温柔地笑了笑,他朝着金点了一下头还挥了挥手才转身离去。嘉德罗斯看到那个白发青年没好气地问了一句:“你认识的人?”


金摇了摇头否定了嘉德罗斯的问题,他并不知道那个人为何对他的态度就像是熟悉的人一般。金往后看了看,刚刚白色的青年似乎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金抚上自己的胸口,刚刚那种窒息一般的压迫感,和「之前」看到的米白色身影并不是同一种感觉……?


金最后还是决定问出口,他拉了拉嘉德罗斯的握着他的手,嘉德罗斯在也淅淅沥沥的雨幕和夏日祭温暖的灯光之中回过头来。“嘉德罗斯,你是因为什么而开始轮回的?”金问道。对面的少年少见地睁大了眼睛做出了惊讶的模样,他张了张嘴,眼神晦涩。似乎是在组织语言一般,最后嘉德罗斯回答。


仿佛在避重就轻,掩盖什么一般。


“只是……告白失败了而已。”


————————————第四周目 END



解锁线索:

1/ The Beginning·开始

2/ everyone·轮回的众人

3/ That man with white hair and golden eyes·白发金瞳的男人

评论 ( 4 )
热度 ( 295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