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对不起快穿不包解决后续问题15

- 前文→ 0102030405060708091011设定121314

- 凯利和安迷修的世界都是前期甜蜜蜜后期惨兮兮的那种【。太惨了

- 尤其是安迷修,连情敌都没有。一路甜到最后,随即跌进深渊()

————————————————

凯利轻盈地从窗户飞进房间,落在地上。这时候房间里的人都已经吃完了晚饭,而金也赶紧把他们都一个个送走,免得其他人看到又要不高兴了。他一转身,正好和凯利打了一个照面。毫无心理准备的金吓得往后一退,差点脚底一滑摔倒在地。

“想什么呢,笨蛋金。”凯利眼明手快,一把拉住金的手腕,另一只手一圈,金稳稳地被捞进了凯利的怀抱之中。凯利勾起一抹笑容,凑近了金的脸庞。来不及反应的金还没能开口说话,所有的声音就被凯利的吻给吞进了喉咙里。那双和金颜色相似的蓝眼睛里带着诡计得逞的笑意,他吸吮着金的嘴唇,良久才放开。

金挣扎除了凯利的怀抱,凯利也乐得看他炸毛得像是只小猫咪的样子:“凯利……!!!”被叫到的人倒还拖长尾音,毫无反省之意地应了一声。

“你到底要干嘛?不会是过来蹭饭的吧。”金也拿他没法,一抹嘴唇,他只能叹了一口气。凯利这时候才摆正了神色,声音也低沉下来:“嗯,是关于紫堂幻的事情。”听到自己熟悉的友人,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挠了挠金色的发,思考了一会儿,没能想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凯利看站在自己对面的金一脸狐疑,脸上就写着不相信的几个大字,不由得阴沉下了脸。金却没注意到这些,他不解地问:“阿幻还能怎么了嘛?”

在他的心里,紫堂幻就是他一直以来的挚友,和穿越之前的他一样,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是凯利这么严肃的样子也是少见,所以金还是定了定神,将视线放在了凯利的身上,等他开口。凯利的阴戾的眼神也因为金投来的目光而缓和,接着,他便把自己之前所看到的时间和金叙述了一遍。

不过,金第一反应竟然是紫堂幻的手掌受伤,大呼小叫的金被忍无可忍的凯利第二次强吻,之后终于乖了下来。“所以说……阿幻的手在受伤之后,完全没有影响,而且没过几分钟就已经恢复了?”

凯利点了点头,他思索了一会儿之后,开口道:“金,你是什么时候认识他的?”金听到问题,几乎毫不犹豫地回答:“初中啊,阿幻是转校生哦。”

“关系很好吗?”凯利继续追问。

“很好的!刚见面的时候就觉得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了。”金不明所以,但也全部如实回答。

凯利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有多了解紫堂幻?——比如,家庭住址?”

“哎?”

突然,金脸上的表情空白了。他思索了好一会儿,沉默填充了凯利和金之间的距离。金最后只能憋出短短的三个字:“……不知道。”凯利皱起眉头,再次问道:“那其他的朋友呢?或者是亲戚?”

金抿紧了嘴唇,仿佛是在思考,但是良久之后只剩下沉默。

凯利冷笑一声,仿佛是在嘲笑金的迟钝:“这样的一个人,你还想要和他做朋友?怎么看都不对劲。”金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的声音被自己咽回了肚子里。凯利双手抱胸,眼神锐利地盯着金,仿佛在质问金现在的想法。

但是金最后只是又挠了挠头,为紫堂幻开脱道:“可是阿幻要是想害我,肯定早就动手了……我现在相信他。”

凯利看着金的神色,动作一顿。

 

……

“凯利明明是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是魔女呢?魔法的话,明明大家也会啊。”金的披风被放在椅子上,他看向了正坐在一边,穿着黑色长裙的凯利。

而闻言,凯利回过头来。他话中带刺,道:“说我是个好人?你不是在搞笑吧?”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凯利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阴沉的蓝眼睛仿佛像是风暴来临的前兆,一想到面前的人曾是死对头安利洁派过来的“勇者”,凯利就提不起好脾气——不过他的性格向来都喜怒无常。

“可是凯利救了我,还帮我疗伤啊?”金傻呵呵地笑,挠了挠头,“凯利一个人在这么深的森林里生活,一定很孤单吧。”

凯利的眼中尽是不屑,看着那好似太阳一般的笑脸,凯利觉得内心一软。但是很快地他反映了过来,为自己的动摇感到唾弃。他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随后拿起身边随便一罐魔药,嗤地一声往金的脸上当头一喷:“呵?怎么可能,那些暴徒可是恨不得杀了我。”

被猝不及防喷了一脸的金被烟雾缠绕,一阵咳嗽之后,金的头上不知道为什么长出了一对猫耳朵。烟雾散去,那一对耳朵还抖了抖。

金看凯利盯着自己头顶,有些奇怪,抬手摸上去:“怎么了,凯利?”结果一抓,抓到了毛绒绒的猫耳朵,再加上手用力没大没小,疼得金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凯利看着这场闹剧,坏笑起来;但是那笑却是褪了恶意,多了真实的高兴。“没想到猫耳还挺适合你的呢,笨蛋金。”一边说着,凯利一边揉了揉金的头顶。金一边叫着别揉了,一边躲开了凯利的手。

凯利转身,准备看自己正在坩埚里的魔药熬制的如何;他突然被金抓住了衣角。

“怎么了,大笨蛋?”凯利回过头,瞥了一眼金。但是金却认真极了,一双湖蓝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坚定的光:“等我伤好了之后,一定会回去告诉他们凯利是个好人的!”凯利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听到金的这副论调了。他皱起眉头,恶狠狠地威胁:“看来,你不懂我是怎么对待那些想杀死我的暴徒?”

但是金却没被凯利吓到,他反而张开怀抱,一个熊抱抱住了措不及防的凯利:“凯利要是想要杀死我的话,早就可以动手了吧!我还是相信你的!”凯利第一次和别人如此亲密接触,映入眼帘的金色让他莫名地不想要推开。

凯利沉默了一会儿,抬起了手,也抱住了金。

“笨蛋……”他的声音细如蚊呐,就连金都没有听见。

……

 

凯利从回忆之中回过神来,他给了金一个脑瓜崩。“干什么啊凯利!”金捂着额头大声抗议。黑发青年看着金跳脚的样子,最后还是长出了一口气:“你最好小心点,那家伙可没那么简单……”

金敏锐地感觉到了凯利似乎已经消气,说着就又要张开怀抱把对方抱进怀里。凯利手一提金的连帽衫,就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金像只被抓着后颈肉的小猫咪一样,一脸呆滞地看向了凯利的方向。

金曾经被绑在火刑架上被火焰吞噬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现在的时光就算凯利不愿意开口,但也在心里承认这是他最高兴的时候。这个笨蛋,居然真的在伤好了回到帝国时为他辩解开脱——

但是这时候,门铃却突兀地响起。金奇怪地看了看门口,随后将眼神放在了凯利的身上。“凯利凯利,别抓着我了,我去开门。”金一边说,一边希望凯利能够听懂他话语里隐晦的‘快走啊要不然迷之修罗场又要燃起来了’的意思,凯利眯起眼睛,放开了他。不过,他大大方方地站在原地。

金打开门,就看到安迷修正站在门口:“抱歉王子殿下,我的手机忘在你这边了……方便让我进去一下吗?”金本来想着,自己进去帮安迷修把蛋糕拿出来就好;没想到安迷修就好像变魔术似的,手中又拿出了一盘正散发着热气的巧克力蛋糕。顿时,浓郁的香气勾起了金的兴趣。

见金的眼神都黏在巧克力蛋糕上,还咽了一口口水;安迷修因为自家王子殿下的小动作,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么现在王子殿下可以让我进去了吗?我记得王子殿下的冰箱里还有果汁,拿来配蛋糕不是正好吗?”

安迷修推开门,却正好看到凯利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真是心灵手巧的骑士大人呢。”凯利轻笑一声,拉开椅子坐在桌边。金接过了巧克力蛋糕,安迷修说是来拿手机,但是却也没有急着寻找。他站在一边,倒是先看起金津津有味地品尝蛋糕的样子;那眼中溢出的柔情,仿佛比自己在吃还要幸福。

 

……

“殿下,吃慢一点。”安迷修松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第一次做出来的巧克力蛋糕被金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咽,本来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金终于坐上了王位,安迷修就想着给自己喜欢甜食的王亲手做一次蛋糕——心情紧张是肯定的,现在他面前的可是这个国家的王;吃过的东西可是最好的,区区的一个巧克力蛋糕……

但是和安迷修想象的不同,金吃得津津有味。他一边吃,一边抬起头来。少年此刻的样子一点国王的风范都没有,嘴角都还沾着巧克力蛋糕的碎末:“我一直都对安迷修的手艺非常有信心,不管是什么都做得超好吃的!”

身披银色铠甲的骑士站在王子殿下的身边,从彩窗落下的阳光照亮大厅。偶尔有一两个女仆走过,看到安迷修和金的样子,都低低地笑出声来。而安迷修则是和她们对上视线,并不责怪,也只是笑着竖起食指,示意她们安静。

将视线转回金的安迷修忍不住失笑,他伸出手,抹去了金嘴角的蛋糕屑:“都沾到嘴角了,殿下。”

安迷修多么希望时间就定格在这个时刻,金朝着自己露出的笑容就好像巧克力一般,让他的心里又甜又涩。

只是,那是安迷修第一次给金做巧克力蛋糕,也是最后一次。因为就在一周后,他的新王前往了战场……

并且连着他们一起养大的战马矢量一同,都再也没有回来。

……

 

安迷修的视线和凯利对在一起,无声之间,来自不同世界的魔力流转。金吃完蛋糕,抬起头来,微风戛然而止。

凯利的笑容仿佛在策划什么,他的视线移到了金的身上。接着,黑发的‘魔女’露出了少有的温柔。“吃到嘴巴边上了哟。”他微微眯起眼睛,拉过金的手腕,将自己的嘴唇印在了金的唇角。金愣在原地,嘴角感觉到了舌头舔过的温热。

无形的风刃划过,几缕墨黑的发丝落在了地上。

“别挑战我的极限。”湖绿色的眼睛仿佛被墨水滴染。

评论 ( 16 )
热度 ( 378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