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漫无止境的八月三十一日6

-  12345

- 雷哥终于上线了!!!

- 看了一下大纲,雷狮戏份好像有点少雷狮戏份会多的

————————————————

金在「第二天」是被短信的提示音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摸过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看,除了早上10点半的时间之外就是来自雷狮的短信提醒。那一整排的短信从上到下看起来颇有气势——就连短信也和他本人一样充满了霸道的气息,仿佛能够听到雷狮在他旁边催促金似的——说是要带他去夏日祭,正好顺便就一起玩一整天好了。


其实金根本就没有玩的心情,就在「昨天」还被本来很是信任的安迷修下了毒;金简直不明白这个疯狂轮回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想着的时候雷狮的短信又来了一条,说是已经快要到他小区门口了。雷狮还在短信里表示也带上了卡米尔,叫他赶快下来见面。


“独裁……”金嘟囔了一句。他的头还有点晕乎乎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吃下的毒药后遗症——明明是已经轮回了,也存在后遗症这种东西么?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金还是赶快穿好衣服刷牙洗脸,毕竟可不能让雷狮大哥等久,要不然雷狮肯定又拉着他去做一整天的苦力去了。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会轮回呢。如果是因为告白的话,是不是答应了一个人的话就可以从中解脱?是我和对方从中解脱么,还是说所有人都可以呢?


金一边想着一边往出口走去。他刚走出小区门口,就看到对面的雷狮和卡米尔正走过来。金远远地朝着雷狮打了一声招呼,而雷狮和卡米尔也注意到了对面的人;雷狮向金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而卡米尔的眼神放在了他的身上,金知道那是安静的卡米尔一向的打招呼方式。看到熟悉的场景,金的心情也忍不住放松了起来,刚刚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上一个轮回被他抛到脑后。金的脚步也轻快了起来,走向马路对面。


——然后他听见了什么声音。那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金回头的时候只看到一辆卡车进入了他的视野里,向着他直直地冲过来。司机在驾驶座里大骂着,他近得连司机眼睛下面的黑眼圈都能看得清楚。


他听见了卡米尔和雷狮声嘶力竭叫他名字的声音。


“!!!!”


金从床上猛地坐起来,现在依旧是8月31日凌晨零点。金闭上了眼睛,刚刚卡车近在眼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现在和之前的迷糊不同,他的身子仿佛散架了一般酸痛——也许在上一个世界是真的散架了也说不定。金搓了搓手,他的身子已经有些冰凉了,金给自己掖好被子。困意不一会儿就侵袭了他,意识渐渐模糊,金陷入了睡眠。


“渣渣,起床了!!”耳边的声音有点耳熟,金睁开眼睛还一片雾气,好不容易看到了面前的人之后只剩下惊讶。“嘉德罗斯,你怎么又……你到底是怎么进我家的啊!”


嘉德罗斯双手抱胸,挑了挑眉:“又?”说漏嘴的金连忙咽下了自己的辩解,生硬地转变了话题:“对了,嘉德罗斯你找我干嘛?”嘉德罗斯自然是注意到了金的生硬转折,但是和他以往总要问清楚的倔性子不同;他似乎意识到了金不想提起这个话题,于是反而顺着金的话往下接。


嘉德罗斯瞥了金一眼,看起来及其不屑似的:“当然是出去了,不是说好了夏日祭么。”金虽然不记得,但是只得点头妥协,免得这尊大佛生气起来的话可是金没法招架的。“哦……”


这时候金的电话却响了,气氛无比怪异的情况下金反而觉得这个电话简直是他的救星。但是看到来电人的时候金反而觉得干脆昏过去好了——来电人是雷狮。


雷狮和嘉德罗斯一向是不对盘,尤其是和金在一起的时候。金虽然不太清楚为什么,但是还是下意识地觉得不妙。


“喂……?怎么了?”


“小鬼。”


“怎么了吗?”金有些疑惑,因为他听到的声音居然有一丝颤抖。


但是电话那头显然很快整理好了情绪,语气也变得和平常一样了。“怎么样,今天去夏日祭么?”


“呃,我——”金的话都还没说完,站在床头的嘉德罗斯首先啧了一声嘴;他抢过手机的时候金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嘉德罗斯对着手机说了一句滚便挂掉了。嘉德罗斯都没等金发出抗议,就把金的手机利索地关了机之后收到自己的口袋里。“反正今天一整天都是和我一起,手机什么的就不必要了吧。”


嘉德罗斯催着金穿好衣服,和他一起下楼之后金果不其然地看到了雷狮。金顿时对自己过度正确的直觉感到极度的绝望。雷狮站在对面,阴沉着一张脸仿佛是本来就在他楼下等着似的。


顿时气氛压抑了下来,嘉德罗斯和雷狮互不相让地瞪着对方。“怎么,和金约好了一起去夏日祭?”雷狮嘲讽地开了口。金还没来得及劝阻身边的金发少年,嘉德罗斯就已经毫不示弱地开口了。“怎么了?”嘉德罗斯冷哼一声,把金往自己这边一拉。金措不及防就跌进了嘉德罗斯的怀抱之中,金色的眼睛气势汹汹地和金蓝色的眸对上。


金就在想要开口的那一瞬间却想起了两个轮回之前安迷修曾说过的话。安迷修说过失败的告白才会带来轮回。金咬住了牙关,内心被愧疚的涌流洗刷。虽然很对不起雷狮,以及嘉德罗斯本人,但是打破这个循环的方法,他都愿意试试看。金整理了一下心情,深吸了一口气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他硬着头皮开口:“对不起雷狮……是的,我和嘉德罗斯约好了,一起去夏日祭约会。”


嘉德罗斯睁大了眼睛,但是瞬间脸上的笑容带上了胜利的意味。他反握住了金的手,仿佛怕他反悔似的。冷笑一声,嘉德罗斯看着雷狮,金色的眸子气势汹汹仿佛被侵入领地的猛兽:“听到了么?落败的渣滓还不快滚。”


雷狮看着金,但是金心虚地避开了他的视线,不敢与雷狮直视。雷狮也许是怒极,话语里倒是带着嘲讽的笑意:“是吗,那可祝你们约会愉快了。”嘉德罗斯不为所动,拉着金就往小区门口走去,和金一起坐进了豪华的轿车里头。


车厢里流动着舒缓的音乐,金悄悄抬头瞥了一眼嘉德罗斯的侧脸。他仿佛从刚刚的那种面对着雷狮的警备状态之中解放了出来,神色也缓和了不少。他似乎是注意到了金再看他,还扭过了头;不过金还是轻松地就看到了嘉德罗斯在泛红的耳尖,对方周身不同以往的温和气息让金的罪恶感更甚。


——如果真的,真的因为他「接受」了嘉德罗斯而停止了轮回的话……他也会努力尝试着喜欢上嘉德罗斯的。如果是这样的话。


金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板鞋想到。但是嘉德罗斯就在他神游天际的时候突然转过头来。“渣渣,夏日祭的时候人多,记得好好跟着我。”他严肃地说道,抓着金的手有点用力,让金都不由得痛呼一声。“怎么了,嘉德罗斯……”金有点摸不着头脑。嘉德罗斯沉默了一下,刘海在眼睛上留下一小片阴影。


“要是看到了什么也别想着自己松手去追,叫我。”他唐突地说了一句,也没有解释。


这一整个白天金就仿佛没有私人空间一样,就连上厕所嘉德罗斯都要等在外面。高度紧张的样子让金莫名其妙,他不是没有尝试试探嘉德罗斯,但是对方缄口不言,只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之后就移开了视线。在金第三次发出询问的时候,嘉德罗斯才含糊地给了一个完全不像是他本人性格的,充满了不安全感的回答:“如果一不小心没看住你的话……大概就会找不到的吧。”


那是金第一次听到嘉德罗斯用那样的语气讲话,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问些什么嘉德罗斯就恢复了正常:“好了渣渣,想要什么?快点走吧别叽叽歪歪的。”虽然说话不饶人,但是这样的嘉德罗斯才让金稍微放心了一些。嘉德罗斯拉住了金的手,并且又说了一次千万不要放开,才和他一起走上了夏日祭的参展地点。


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人好像比之前的要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不容易……这次绝对不会让那群杂碎得逞。”嘉德罗斯破碎的低语传到了金的耳朵里,金回过头来看着和自己牵着手的青年。对方阴郁的眼神只是一瞬间,他抬起头来没好气地问金干什么盯着他。


金连忙摇了摇头。“啊……没什么。”嘉德罗斯也没有深究的打算,看着已经黑下来的天空:“等会去看烟火表演吧。”金点了点头,顺便吐槽了一句:“嘉德罗斯,你完全不像是那种会看烟火表演的那种人吧。”


突然气氛凝固了,嘉德罗斯没有回答,就连一句平时的渣渣你胆子大了啊都没说。金转过头去,发现嘉德罗斯的脸色很阴沉,充满了压迫感。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他啧了一声嘴。金不知道突然怎么回事触到了这位大神的霉头,小心翼翼地问道:“嘉德罗斯你没事吧?”嘉德罗斯摇了摇头,带他继续前进了。


白色的身影从金的身边路过。“……?”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金控制不住地想要回头,但是嘉德罗斯这次抓住了他的手。就在金下意识想要放开手去追的时候,嘉德罗斯的反应速度极快,已经把那松开的手抓住了。


“我说过了别放开了吧!”嘉德罗斯狠狠地把金拉到自己面前,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看到那个白色的身影,身体就自动想要跟上去。金失去焦距的眼神让嘉德罗斯不知道为什么诡异地失去了戾气,他抿了抿唇,最后只是低声如常抱怨了一句:“真是不听人话的渣渣。”


这时候电话却突然响了。金为了缓解尴尬连忙接起来,电话的另一头是他的同学卡米尔。对方一如既往的冷静声音却仿佛炸在金的耳边:“金,你的暑假作业做了么?”


金刚想胸有成竹地回答已经写完,但是却想起了自己好像真的还剩下三张卷子还没动。“哎哎哎哎——?!”金突然惊慌地叫了起来。而嘉德罗斯看到了金慌忙挂掉电话说自己作业还没写完的时候露出了不屑的眼神:“反正老师明天又不会急着收,你慌什么。”


“那我也得赶快做完啊!”金说着就想要往回走,但是嘉德罗斯却仿佛和他较劲。他皱着眉头显然是想要强行把金留下来。“嘉德罗斯……你到底怎么了……”之前金总把嘉德罗斯放在被害者的角度上,所以对嘉德罗斯的好感也相对高一点。但是嘉德罗斯现在的态度和今天一整天的高度警戒让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露出那种坚决想要他留下来的表情。


金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扎开来:“那个烟火表演到底有什么很重要的吗?我作业都还没做哎!”


“为什么重要?!那场烟火表演是你和——”


嘉德罗斯说到一半就马上停止了自己的话,他沉默了下来。


“走吧,渣渣。”嘉德罗斯的眼神仿佛黯下来了一般,周身的气息也变得越发凝重。两人坐在车上,金看着窗外的霓虹灯连成五彩斑斓的光带。车厢里是异常的沉默,甚至让金的背后沁出冷汗。


那场烟火表演是我和……


遥远的记忆仿佛被蒙上了纱一般朦胧而模糊不清,他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过一个他参加了的烟火表演。


在天空中绽放的烟火五彩斑斓。


震耳欲聋的声音混合着人群的惊叹。


他偏过头,就能看到那人被光照亮的侧脸。


他的心头涌起温暖而柔和的感情。


还有最后,在那湛蓝的晴空之下……刻骨铭心的殷红。


———————————第三周目 END


解锁线索:

1/ The way to escape·逃脱的方法

2/ gradually chilling·逐渐冰冷

3/ burring...·朦胧的……

评论 ( 20 )
热度 ( 407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