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灿金色卡牌使01

- 前文走→设定00

- 大概就是一个主线收复卡牌的故事,对的,故事有支线【。

- 支线……你猜啊

- 感谢v酱 @VI菌 的卡牌立绘!非常棒啊!!

——————————————

01·The Astral


金不知道第几次偷偷扫过那个看起来仿佛年纪相仿的青年在厨房里熟练地下厨煮饭。对方似乎对现代化的厨具有些陌生,但是对于料理的熟悉程度却仿佛曾经做过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创造牌的时候也能设置这种擅长的事情啥的。金天马行空地想着,他拿着除了最后一页的指导之外就一片空白的书本,照着格瑞刚刚交给他的办法——对,就是如何收服卡牌的方法,对着格瑞运用起了那股力量。


当然,金只是想试一下。这对格瑞不会有任何伤害,只是会强迫对方变回卡牌的状态而已(倒不如说是每一页上的画面)。金抱着第一次尝试的形态调动了体内的元力——格瑞说的,那股力量的名字——一时间,书页闪烁起耀眼的光芒,同时数量极多的金色箭头从属于刀牌的那一页猛地冲出来,穿透了格瑞的身体。格瑞还没来得及反应,那本来站在厨房里的身形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纸张上的卡牌。



还好格瑞没拿着什么菜,只是刚刚在切胡萝卜。格瑞突然被收进书里,本来他握着的菜刀因为失去了支撑,啪地一下倒在案板上。


金没想到自己居然能运用得这么顺利,竟然觉得有点厉害了。“哇……!!”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似乎还有点不太相信的意思。「……先放我出去。」耳边响起了格瑞的声音,那本来没有起伏的声音似乎带上了些许无奈。金这才从内心的得意之中回过神来,喊了一声格瑞的名字之后再金色箭头的旋风之中格瑞的身形再次显现。格瑞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揉了揉金的头:“你别这样。”


“哦……”金呆萌的表情让格瑞的神色柔和了不少。他失去了说教金的意思,继续走向厨房准备晚饭。


吃完饭的金在格瑞的强制要求下带上了魔导书一起去散步。本来金是觉得有点麻烦,但是格瑞的态度十分坚决。“你应当有这种觉悟,你的力量会激活卡牌。要是没带魔导书,你逃不出来怎么办。”格瑞一板一眼地说道,紫罗兰色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金。


那严厉的样子让金缩了缩脑袋,最后还是妥协了。把书放进了单肩背包里,金和格瑞一起出了门。目的地的公园之中不知为何一个人影也没有,周围异常的安静。星与月亮高高悬挂在空中,看起来竟是有些不真实。金总忍不住往天上看,过分明亮的夜空总让他觉得不大平常。


“……你也感觉到了吧。”格瑞的身体紧绷了起来,的确,金感觉到了什么。而格瑞身为卡牌肯定要更为清楚。星星在这样的大城市里本不会看起来那么明显——


金突然往后退了一步,拉住了格瑞的袖子:“等下,格瑞,是我的错觉吗;那些星光好像朝着我们来了!?”


‘铛’地清脆一声,格瑞的烈斩挡住了飞旋的五角星体。那些小飞镖一样的星星看起来仿佛房间里可爱的装饰品一般,但是近距离观察的金被那边缘处反射出的锐利寒光吓退了几步。格瑞将金护在背后,一手拿着烈斩另一只手抓着金的手腕顺势把他扛到肩膀上。“你别乱跑,找它本体。”


金对于格瑞熟练的动作感到无法吐槽,但是现在耳边全都是格瑞用刀抵挡攻击的声音。而玫红的星镖就真的宛若繁星,速度极快又数量很多。他们的周围全都是玫红色的攻击轨道残影。格瑞的能力显然不在这个卡牌之下,他在保护着金不受伤的情况下还能抵挡住所有星镖的攻击。


金的眼睛眯了起来,既然是星星的话,本体也应该在高处吧。金抬起头来看着天空的那轮下弦月。但是不对劲,昨天才是满月的,怎么可能今天会是下弦月。


蓝色的眼睛睁大,滑过一道金色的光芒;周围的景色瞬间扭曲了一下,而天空中的下弦月也变成了和星镖一般的粉色。那根本不是真正的月亮,而是卡牌的本体——他把这个公园划进了自己的结界里,而他只是在上空监视着;平常卡牌处于沉睡状态,普通人也不会进入这个结界之中。但是也许是因为金和金所拥有的力量的缘故;卡牌不仅被激活,而且金还进入了这个封闭的结界。


“格瑞,那个月亮……!!”金还没说完,那个下弦月一般的卡牌仿佛听到了什么一般,本体就向着格瑞和金冲了过来,同时那些在空中飞舞的星镖也越来越多金都已经没法用眼睛看清楚到底有多少个了。


“「The Astral」。”格瑞一手狠狠地将刀立在地上,掀起的风压将星镖打散成玫红色的碎片。“他的真名,我还有点记得。看准时机直接翻开书,叫出来封印他。”格瑞的身子前倾,动作护着金;而金连忙拿出自己包里揣着的书本,按着格瑞之前告诉他的,如何调用自己的力量,书泛起了金色的光芒并且自行开始翻页。


那月亮看起来感应到了金身为卡牌使的力量,攻击也开始快了起来;甚至更多的星镖是绕开格瑞,想要直接攻击金本人。格瑞将他们一一挡下,烈斩的幻影也有着足够的攻击力,绿色的光和粉色的碰撞在一起。


旋转的月牙形飞刃终于向着金冲了过来,格瑞同时也感应到了金的危险转过身。烈斩顺势想要挡在金的面前;但是就在距离及其靠近的危急时刻,金身上本来笼罩的一层浅淡光芒猛地炸开,金色的箭头从书里一簇一簇地涌出。


呼唤真名的声音和金色的风暴一起。旋转着的风从金的身边席卷,凡是碰到的星镖全都毫无抵抗之力地化成了点点碎光。


“「The Astral」!”


金色的箭头随着那声呼唤抓住了想要飞离的月牙。而粉色的月牙在金色箭头形成的笼中和星镖融成了一个青年模糊的形状,但是金还没有看清,就被金色的箭头拉回了书页之中。


随着书本啪地一声合上,金看到的是天空之中的圆月以及公园里三三两两来散步的行人。回到家之后格瑞给金温了一杯牛奶,递给坐在沙发上的金。“你看吧,就是因为这样才要你带上魔导书。”格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他揉了揉还有点对刚刚突然发生的事情感到迷茫的少年。金点了点头,翻开了书里收录了星牌的那一页。卡牌上面就是牌的本体和刚刚飞舞着的星镖。



格瑞看着金想要伸出手召唤他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他的话,攻击或者是移动都是很好用的牌……但是还是不要召唤他的好。”金疑惑地抬起头来:“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位格瑞先生看不惯我呗——”一个重量突然压到了金的身上。金连忙回过头,呼吸措不及防和对方纠缠在了一起。黑发的青年带着戏谑的笑容,一双和金颜色相似的蓝眼睛里带着狡黠。头上还带着一个星镖发卡,穿着和星牌上的月亮一个颜色的玫红毛衣。


格瑞看到这样顿时想要向前拉过金,结果却被对方抢了先反而把金按到了自己的怀里。“怎么了,这家伙又不是你的东西。他可是我们共同的主人吧。”青年一边说着一边往金的耳朵边吹了一口气。看着格瑞握紧拳头的样子,他的笑容倒是越发灿烂起来。“你好啊,我叫凯利,也就是星牌了。以后很高兴成为你的助力哦。”


凯利捧起还反应过来的金的脸,尽管这时候金要推开但是力气没有凯利的大。凯利在金的嘴角轻佻地印下一个吻。“主·人。”凯利开玩笑地说道。他恶劣地勾起嘴角,看着金捂住被亲到的地方惊慌失措的神色……还有格瑞仿佛被侵略领地了的狮子一般的表情。




“……”


站在大厦避雷针针尖上的少年俯视着这个城市,他抬起手,理了理自己的白色围巾。


“……金?”

评论 ( 42 )
热度 ( 997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