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好吧,其实根本不和平温馨的女子会【。

-  @安心信赖一飞冲天疗法☆ 给翅膀宝贝x的安慰糖糖!!!

- 是镜像人生paro,性转+性格反转性格反转性格反转!!!

- 枪枪点的cp,期待枪枪的镜像后文!!!(抱紧紧)

- 性转和原设的修罗场真的好好吃(吧唧)

- 最近在尝试新的文风,如果有什么好的意见可以往这里扔→我的提问箱

————————————————


对于金来说,一个雷狮已经很难对付了;更何况现在是两个雷狮。


对面的青年一如既往地把自己的锤子倚在肩膀上,看到了金和他身边的女性不但不避开还要直直地走上来打个招呼。他的嘴角勾起,那幽紫色的眼睛带上了点戏谑。他弯下腰拖长了自己话语的音节,毫不客气地直视金的眼睛。雷狮一如既往地看上去咄咄逼人,颇有一种挑衅的气势。“小鬼,今天好兴致啊——和‘我’出来散步?”


雷狮口中说的就是走在金身边的女子,外貌几乎一模一样的女性看到雷狮这样,皱起了眉头之后把金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她似乎是压抑了一下自己的怒气,狠狠地舒了一口气之后才开口道:“好了雷狮先生,请您不要对金做出这样的骚扰行为。”


“嗤。”雷狮直起身子,看着女性的自己轻嗤一声;那双和女性雷狮同色的眼睛直视轻蔑地扫过一眼对方,就又一次落在了金的身上。手指在黑色的锤柄上敲了敲,雷狮慵懒地开口:“嗯——小鬼,我前几天听说你被这女人求婚了?”


这时候是换刚刚一直处于懵逼状态的金猛然惊醒出声了。“哎??!”他睁大了眼睛,又想起了两天前穿着长裙的女性雷狮单膝跪在金的面前——尽管对方单膝跪地,还是几乎能够和金的视线齐平。


雷狮身上的黑色绸缎长裙层层叠叠,纤长的睫毛在微风中扑闪扑闪。那双和雷狮相像的眼睛却散发出完全不同的情感来。她笑得很温柔动作也十分优雅,就算是求婚也带着大家闺秀的风范;但是同时那干净清爽的短发却让雷狮带着男性的豪爽和利落。


对方拿着戒指盒,拉着他的手;那样子看起来倒比金这个男孩子还来得神定气闲。她紫罗兰色的眼睛带着温和的笑意:“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给我戴上戒指的是你,金。”


 “不、等等,雷狮——?”金看着面前的雷狮小姐都错乱了,毕竟女性的雷狮对他关爱有加甚至还跪下来求婚什么的他还是不太受得了啊!!虽然和雷狮小姐已经相处了有段时日,但是看到性格截然相反的两位雷狮面对面冤家聚头还是第一次。金左看看毫不掩饰自己轻蔑和厌恶的雷狮;又看了看对面保持着微笑和优雅仪态,只是那双紫色的眼睛沉下来的雷狮小姐,觉得自己不管怎么样还是早点跑掉好。


但是雷狮和雷狮小姐都同时注意到了金想要离开的意思,雷狮和雷狮小姐眼疾手快,金脚步都还没有迈开双手就感受到了拘束的力量;金被往后一拉,两只手分别被抓在雷狮和雷狮小姐的手里。


“喂,你自己也心知肚明他是我们的,不可能属于你们。”雷狮咧开嘴角,轻嗤一声;金还没来得及开口反驳,就被砸在自己脚边地板的雷神之锤吓了一跳。锤体轻松地砸入地面,框地一声金感觉到碎石都如同水花一样溅到了自己小腿上。“别那样,你没看到石头擦到金的腿了吗?”雷狮小姐的眉头皱得更紧,另一只空着的手已经虚虚地握了起来。虽然雷狮和雷狮小姐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毕竟其实本质上是共同体;雷狮小姐要是生气起来的话肯定也是不好惹。金想起雷狮的实力,在推及雷狮小姐,顿感汗毛倒立。毕竟老话说得好,平常不生气的人生气起来反而更可怕。


雷狮小姐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咬着自己的嘴唇,她的声音阴冷。“雷狮,你是想要打一架吗。”紫色的电光在雷狮小姐的身边跃动;雷狮拉着金的手也没有放开,抬起下巴,他直起身子对于另一个自己的威胁毫不在意。“可以,只不过不是我雷狮看上的东西……你可抢不走。”


金看这两个人马上就要打起来的样子,急急忙忙开口想要调解,说话都有点不太利索了:“等下等下等下!!”他赶紧拦在两个人中间,并且小心翼翼地避开了那些看起来就攻击力强大的电弧。雷狮小姐看到他的介入,顿时撤掉了自己的威压和杀气;闪电也在空气中消失。而雷狮则是饶有兴趣地将视线放在金的身上,嘴角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


顿时,紧张的气氛就好像没有存在过。


“雷狮和雷狮小姐算是一个人吧……虽然是两个世界的,大家还是好好相处比较好吧?”金被两人看得有些冷汗直冒,但还是清了清嗓子说道。雷狮噗嗤一声笑出来,率先伸出手去揉了一下金的帽子往下一按,金正不悦地转向他打算抱怨的时候却被手勾住。


金大脑一片空白——他被雷狮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嘴角。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雷狮小姐就把他拉到怀里,头后柔软的触感让他不敢动弹。金比雷狮小姐也要矮不少;这样金被雷狮小姐圈在了怀中,埋进了层层叠叠的衣料和散发着淡淡花香的好闻气味之中。


“够了。”雷狮小姐用手指象征性地抹过金的嘴角,随后狠狠地瞪了雷狮一眼。雷狮见状嗤笑一声,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他针锋相对地朝着雷狮小姐开口:“怎么,允许你向他求婚,我连亲一下都不行?果然是‘我’吗?”


雷狮仿佛没有看见雷狮小姐的警告眼神一样走到金的面前,眼睛看着有些慌乱的金。嘴角狂傲的笑意更甚,舌头滑过上嘴唇。金对上那仿佛要把他吞吃入腹的眼神时不由自主地缩了缩。


“那你应该知道,抢走我的猎物,下场会很惨吧。”雷狮这时才将眼神放在了雷狮小姐的身上。


雷狮小姐握紧拳头,放出了威压之后声音冷酷:“呵,这是我要说的。”



……



好不容易从雷狮和雷狮小姐的修罗场之中脱身的金走了还没有两步,就被身后的一个冲力弄得差点没有整个人往前一扑完美地脸着地。金稳住身体,然后试图喘气,因为那双扣住他脖子的手臂仿佛扼住了命运的咽喉。


少女清脆的声音呼唤着他的名字。“金!”听到这个声音金就知道是谁了,但是和雷狮小姐一样,对于这个完全和自己熟知的格瑞不一样的格瑞子,金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招架。这大抵是因为格瑞子对他的热情让他有点无法招架的缘故。


金和两眼带着期盼看着他的白发少女问了个好:“啊,下午好格瑞……子。”对方强烈要求金叫自己格瑞子,以便能和这个次元的格瑞分开来。以她的话来说,就是想做他唯一的那个‘格瑞子’,而不是这个次元格瑞的‘镜像’。


格瑞子走在金的身边,还不忘亲昵地挽住金的手。金的身子都有些僵硬,毕竟自己冷淡的竹马在另一个世界居然是这样粘人的女孩子真的让人很没法接受这样的反差。“哪有,我只粘着金一个人哦。”格瑞子轻快地说道,仿佛是从金略感烦恼的表情上读出了他的心思。“话说金没有答应那个女人的求婚吧?”格瑞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低沉下脸来问道。金一听就连忙摇了摇头,还顺便摆摆手增加自己的可信度:“你是说雷狮吗?肯定没有的啊!”


格瑞子这时候才露出了甜美的笑容,女孩本来就姣好的面容笑起来更是赏心悦目。“那就好,金,我们去约会吧?”格瑞子唐突地说道,她似乎根本不在意金的性别已经是男孩子了;对待的方式好像女孩子一样,有些时候甚至暧昧得让人误会。金有时候甚至觉得格瑞子是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什么,约会……?”


“和女人在这边勾搭来勾搭去的倒是很开心啊,渣渣。”


金回过头,正好看到嘉德罗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大罗神通棍一如既往地被他扛在肩膀上,金色的眸子和金的正好对上。嘉德罗斯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语气里带着不屑和些微几乎无法察觉的恼怒。


格瑞子在看到嘉德罗斯的时候就不悦地抽出了烈斩,还是金拉着她赶紧拦住才没让格瑞子冲出去和嘉德罗斯打起来。“格瑞子你别……”今天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刚送走雷狮和雷狮小姐,嘉德罗斯就和格瑞子碰面了???金在内心嘀咕着自己今天的倒霉运气。“啧。”格瑞子看着金担忧的样子还是放下了烈斩,一把伸手勾住了金的手臂,看起来就像情侣一样。“好吧,看在金的面子上……金,我们走!”


“唉唉格瑞子——”金被格瑞子拉着差点一个踉跄,结果身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破声。格瑞子眼色一凛,翠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那纤瘦的身躯举着巨大的重刀将飞来的石块敲击成碎片,大罗神通棍和烈斩实打实地撞击在一起溅起了零星的火花。


格瑞子把金圈在自己的怀里,一手拿着烈斩。嘉德罗斯在短暂的交锋之后退开了几步,在几米开外已经被风压弄得凹凸不平的地面上。“啧,实力倒不差。”嘉德罗斯没给格瑞子一点好脸色看,毕竟在他眼里男女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而这时候嘉德罗斯却把眼神落在了格瑞子身边的金身上。“喂,渣渣,你还想在哪里杵着到什么时候?”“啊、啊?”金还没反应过来,毕竟嘉德罗斯在几场比赛的了解之后金还是觉得没有危险的。虽然格瑞说过嘉德罗斯是一个自大的神经病,但是金还是觉得嘉德罗斯是个好人!就是有点喜欢和别人打架。


这时候拿着烈斩的格瑞子发难了,她轻嗤一声,拿着烈斩的刀尖指着嘉德罗斯。“金和我在一起,你突然窜出来干什么?”格瑞子说话归说话,还要伸手揽过金的腰。因为格瑞子也比金高,这个动作竟然一股男友力油然而生。嘉德罗斯眼神一黯,大罗神通棍瞬间变大;巨大的阴影靠近了格瑞子和金,金还没来得及声明自己是有能力躲过嘉德罗斯的,格瑞子就已经一把捞起金足尖蓄力一点腾空了起来。


——被女孩子公主抱好像有点没有面子啊!!!金的内心大声地尖叫。


“有意思。”格瑞子咬牙笑着,金注意到她的手握紧了烈斩。“格、格瑞子……”金试图拉拉格瑞子的衣袖。格瑞子的变脸功夫真的了得,当她转回头放下金的时候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仿佛真的无辜少女一样。“没事的,金,我一会儿就好了哦。等会一起去喝下午茶吧。”格瑞子安抚金道(虽然完全没起作用),随后转过头去。


格瑞子不屑地哼了一声:“搞定你还比搞定那个嘉德罗斯简单一点,至少只要和你打就好了。”格瑞手中挥动的烈斩和大罗神通棍就要碰在一起,金色的矢量箭头拔地而起。挥动的箭头卷住了两个即将碰在一起的武器。


“嘉德罗斯!格瑞子!别打了!!”金站在地面朝他们大声吼道。格瑞子看着金似乎有些生气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变形的烈斩恢复原样落到地上,跑到金的身边微微弯腰亲了一口金的脸颊。“好嘛好嘛,金,我不打了。”格瑞子的烈斩消失在空气中,亲昵地拉起了金的手。金措不及防被女孩子亲了一口感觉自己顿时脸颊发烫,站在原地支支吾吾地老久没说出话来。


嘉德罗斯气势汹汹地走到了金的旁边,一把抓过金的另一只手。“杂碎,让你碰他了吗。”金发的王者从鼻子里出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他的视线似乎在看着刚刚格瑞子亲过的地方。“怎么不行了?我可是他的幼驯染——身份上是。你又算是什么?你以为你从白莲花柔弱美少女变成傲慢桀骜的霸道总裁我就怕你了?”格瑞子哼了一声,继续牵着金的手,而且还更加甜蜜地十指相扣。


嘉德罗斯想起了另一个自己笑得甜甜的模样顿时一阵恶寒,自尊心让他顿时抬高了声音反驳:“哈??!”金站在中间,发现自己又一次变成了夹心饼干。他试图弱弱地发声:“那个,我们一起去吃下午茶也是可以的……”


“渣渣,闭嘴!”嘉德罗斯恼怒地朝着金说道,“谁要喝下午茶?!我是来——”说到一半嘉德罗斯的脸都缩回金色的围巾里头去了。另一边的格瑞子反应更大,顿时垮了脸色。她一脸委屈,不高兴地自言自语。虽然说是自言自语,但是金总觉得那音量大了些,好像就是为了让他听到似的。


“我才不要呢,我们俩的约会为什么还要带嘉德罗斯!好不容易我才把那个嘉德罗斯甩掉的。”


喂喂喂你对嘉德罗斯小姐做了什么啊!!!金惊恐地看着格瑞子,在他的印象里,嘉德罗斯小姐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小女孩,不仅天真活泼温柔还心地善良,看上去就是那种不小心就被骗了的类型——尽管对方的能力甚至超过男性的嘉德罗斯。


“什么啊!?你怎么也和那个嘉德罗斯那么好了?”格瑞子看到金的神色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语气顿时变得嫉妒起来。她刚刚委屈的神色也一扫而光。“可恶啊我花了好久的时间才和金你和平常一样好的……果然她就是个白莲花!绝对是吧!”格瑞子低声自言自语,并且拉着金就要走。脑子里约莫是已经脑补出来了什么青梅正宫之位被天降给抢走的情节。


而刚刚似乎是处理器过烫没反应过来的嘉德罗斯回过神了,语气里带着傲慢。他也用力拉过金的另一只手,扫了一眼格瑞子。“我让你们走了吗,我也去。”


“……你——”


只不过格瑞子还没来得及发难,一边就传来了重合的声音。


“金/小鬼,你在这啊。”


这熟悉的声音和熟悉的称谓……金简直不想面对可怕的现实,根本已经失去了回头的勇气。果然,格瑞子是第一个回过头去的,语气相当地充满了敌意:“又是你……你算什么啊,还和金求婚?别笑死人了,三皇女。”


雷狮小姐哼笑一声,不慌不忙地回驳:“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吧,痴女小姐。”而在两个女孩子说话的时候,雷狮的雷神之锤已经和大罗神通棍交汇,撞出了扩散的风压。“喂,嘉德罗斯,怎么,不是说对这种渣渣没兴趣么?手牵的挺紧啊?”棍子一转巧妙卸力,两个人的位置瞬间做了一个交换;嘉德罗斯不得不放开金的手,啧了一声嘴站在对面。“杂碎,想死么。”雷狮仿佛听到了个笑话似的,开口:“口气挺大啊。那倒是要看你有没有让我死的实力了。”


“你们是当我死的么,金可是我的,你们这些天降就不能别来打扰我们么?”格瑞子拿起了烈斩,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完全不顾及金的感受,还有资格说金是你们的?”雷狮小姐拿起锤子,阴沉着脸。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金站在一边,不知道自己到底来干嘛的。


“金——金!”身边响起了低低的喊声,不远处的金色十分显眼;但是因为目前四人处于混战之中,他们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细节。金连忙跑到嘉德罗斯小姐(对方坚持让他叫她嘉德萝莉)的身边。她看到金顿时喜笑颜开,拉住了金的手。“嘉德萝莉,没事——”“太好啦,我终于找到你了!”嘉德萝莉说着就一个飞扑扑到了金怀里。本来金还想帅帅地接住,但是没想到竟然被嘉德萝莉扑倒在地。嘉德萝莉的手撑在金头侧的地面上,强迫着金只能看着她的脸。但是她的笑容又看起来无害极了。


“没什么啦。”嘉德萝莉起身的时候顺便也把金拉了起来,无奈地说道,“是这样的,格瑞子说你在荒原区等我,我就跑去荒原区了。不过没看到你来着。就顺着继续找过来了。”


——就算是他也知道荒原区在这片地区的对面啊!!对面指的是凹凸星球对面。


“那我们一起去玩吧?我正好有优惠券,可以去喝下午茶哦!”嘉德萝莉把优惠券在金的面前晃了晃,笑盈盈地看着他。金也很兴奋,点了点头:“果然嘉德萝莉是我的好朋友!”


“……嗯!”


感觉嘉德萝莉的笑容僵了一下呢,是错觉吗?

评论 ( 27 )
热度 ( 1093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