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幻金≥耀金爵金≈柠凯金>all金>>>瑞金
谨慎关注谢谢
日常小号@肉酱格子_金发妻的各种日常
本命总受,cp洁癖,喜欢黑化病娇
头像是异泽太太的!
我是女友粉和我推受向没冲突jpg

〖all金〗漫无止境的八月三十一日5

1234

- 下周目很短【。下下周目雷→金←嘉

————————————————————

呜呃……金看着嘉德罗斯,又看看另一边的安迷修。现在的情况就是金两边都没法得罪,毕竟安迷修是请他出来的人;嘉德罗斯的话可能有「上一次」的因素。而且现在他们三个人还就杵在厕所门前,这让路过的行人都对他们投来奇怪的目光,金仿佛能够听到那些路人的窃窃私语;这只想让他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是身边的两尊大佛却好像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似的对那些人毫不理睬。


为什么非要选择不可呢?金不明白这个问题,他奋力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面前等待着他回答的两人。现在这样电影算是没得看了,金左右看了看明显脸色都不怎么好的嘉德罗斯和安迷修,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开了嘴巴发出声音。


“那个——”


就像他「上一次」不明白格瑞到底为什么身上会有枪还做出了那种事情一样,金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如此执着于想要把他圈进自己的领地之中。尤其是在看到嘉德罗斯的时候,那一瞬间安迷修的恶意几乎是突然迸发出来。他虽然已经掩藏得很好,但是金对于异常的情感敏锐程度还是很强的。在细枝末节之处金注意到了安迷修对他的控制欲,不管是牵手也好,时时刻刻把眼神放在他的身上也好;甚至是安迷修刚刚看电影的时候也要把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也是一样。



传递出来的信息只有一个,那就是「不许从我的身边逃掉」。


这就好像是完全没有安全感的样子,金的思绪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莫名其妙地偏移了思考的方向。



比起安迷修的手,嘉德罗斯的手似乎要更暖和一些。金想到,虽然嘉德罗斯的手不如他上一次要来的温暖——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金能够明显感觉到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手掌的温差。安迷修的手是冰的,之前也感觉到了。难道是商场和电影院的空调对安迷修来说太冷了么?金忍不住神游天外,飘忽的眼神落在了安迷修的身上。


也许就是这样的视线让安迷修注意到了,不管金会作何解释但是这也许让安迷修的心情变得轻松愉悦。他的嘴角勾起,那看似温柔的弧度却暗涵对对面的讽刺和嘲笑。但是嘉德罗斯也不曾显示出一丝败者的失落,那双金色的眼睛反而带着傲慢和暴虐。他的拳头无声地握紧,用力得都能够看到手背的青筋。那双金色的眸子黯了下来。



金只是开口了半句,就被一股力道拉着往侧面偏转。随后他感觉到了嘴唇上的触感。那是带着怒意的亲吻,嘴唇撞上来的感觉不带丝毫的浪漫;嘉德罗斯瞪着金,嘴唇接触的时候嘉德罗斯无声地说了一句话。因为嘉德罗斯的口型而磨蹭的双唇传来了奇异的感觉,金睁大了眼睛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嘉德罗斯却已经利索地放开了金的手,那一直带着侵略性的目光最终还是从金的身上移开,随后金发的王者转身离去。


下次,我不会放过你。



嘉德罗斯大踏步地离开,但是紧张的气氛却没有任何的缓解。刚刚唐突的亲吻让金根本来不及回复心情。结果下一刻金被安迷修拉进了怀里。安迷修一手搂着金的腰,一手捧起金的脸颊。


金顿感不妙想要推开,但是一向善解人意的安迷修就好像不明白金的所思所想一般一无所动。嘴唇被安迷修含住,舌头被迫和安迷修的纠缠在一起,两个人的距离近到鼻息都交错在一起。金想要向后躲,但是安迷修穷追不舍地吮吻金的嘴唇。缠绵的吻就好像「这个」安迷修给金的感觉,仿佛菟丝子一般的藤条从地上抽出,缠绕着他让他喘不过气。


好像是看不会换气的金脸都快涨红了,安迷修才放过了金。金顿时大口大口地喘气,殷红的唇瓣一看就知道刚刚接吻过,这让安迷修的笑容里带上了满意。这时候他才继续温柔地握住了金的手,脸上的笑容也再次回温。



但是这么一出闹剧之后金也没了刚刚兴奋的心情,而安迷修恰好注意到了这点。他湖绿色的眼睛虽然闪过一丝晦暗,但是还是见好就收,闭口不再提起刚刚的话题了。金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语气好像有点不妥,于是忙不迭找了一个话题:“那安迷修,我们去吃午饭吧。”


安迷修顺着金的话点了点头,指了指电梯。“那我们一起走吧,我已经预定好位置了。”安迷修拿出手机来看了看,但是金觉得哪里有点不大对劲。和安迷修走了一段路,想了好久之后的金才察觉:“安迷修……我们不是偶然在摊位上遇见的嘛?你什么时候订好的位置?”



两人站在手扶梯上,金站在安迷修上面一个台阶,只能俯视着安迷修棕色的发顶。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在唐突的一阵沉默之后金才听见了回答:“刚刚在进电影院之前,金你没看见吧。”



“是这样吗?”


景色随着手扶梯缓缓下降,金自言自语道。他的直觉告诉他哪里不对,但是又好像没什么问题。金只能将这个问题抛却一边。跟着安迷修往已经定好的餐馆走去。金在看到西餐厅的时候舒了一口气,果然是安迷修学长。金无奈地跟着安迷修走进去,安迷修熟练地帮金拉开椅子,一举一动是真的仿佛情侣。


这让金有点不舒服——他并没有对安迷修有任何这一类超越友情的感情。这样的对待只会让他觉得很为难。他为难地看了看在对面落座的安迷修,对方朝他勾起了嘴角,青色的双眼微微眯起——那是他最经常露出的那种微笑。


这对迷妹尤其好使;金有幸参加了几次有邀请安迷修的活动。每次在安迷修露出这种笑容的时候,台下的迷妹尖叫声那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强。虽然金是也觉得很帅啦,但是说心动谈恋爱什么的可没有啊。



“那么,金,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安迷修开口询问。他顿了顿,在看到金从菜单上抬起头来的时候继续道:“愿意和我交往吗?”他的语气轻快,仿佛在说今天吃什么这样简单的话题;金在听到安迷修的问话之后猛地一噎。



金沉默了许久之后还是摇了摇头,眼睛不敢对上安迷修的目光。他承受不起那双眸之中蕴含着的期盼。“对不起,安迷修,我……”


“啊,没事的。我知道了。”安迷修摇了摇头,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样子。金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紧绷的身体才渐渐放松。


安迷修帮忙金拿好了水果,正好这时候点好的菜也上来了。金看安迷修和他聊得起劲,也没有什么其他奇怪之处时还是选择相信对方;过了不久他就放松了下来,安迷修挑的餐厅果然很好吃,金更快地吃完了主菜,正在一口一口吃着提子。



有些困倦了呢。金感到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上下眼皮也开始打起架来,就连视线都模模糊糊的。


呜,奇怪,感觉好像大脑里一团浆糊;已经什么都没法思考了。金用手支撑着下巴,可是睡意还是逐渐侵袭而来,最后他趴在了桌子上,眼睛里只能看到安迷修身上的衬衫和领带,还只是模模糊糊的色块而已。身体仿佛失去了力气一样,就连血液也要冻结了——心跳……好像也渐渐地感觉不到了。



“是困了吗,金?”


声音仿佛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


“真是的,吃完饭就睡对身体不大好啊。”


“但是……困的话就好好睡一会儿吧。”


“反正也已经习惯了——总是失败的告白。那么这样的轮回,还是会继续下去的吧。”



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窗外还是深夜;那种仿佛全身的器官机能都渐渐停止的感觉让他打了一个冷颤。金不觉得这是自己睡过去之后安迷修把他带回家里来的——果然。金看向了书桌上的电子表。



今天依旧是八月三十一日,凌晨零点。



还有……金想起了在他弥留之际,最后听到的那句话。因为告白失败……所以才会轮回的吗?


金下了床,走进浴室。在温暖的水冲淋过身体的时候,金才后知后觉地想起。



——那么他呢?金感到不解,如果是这样的理由他也不会被卷入这个轮回之中。因为他明明没有想要告白的对象。



唉?有吗?


夏日祭的烟火?


他好像……?




———————————第二周目 END



解锁线索:

1/ The reason·轮回的理由

2/ It seems?·他好像……?

3/ The Temperature differences·温度差

评论 ( 25 )
热度 ( 496 )

© 肉酱格子_ 金的唯一发妻 | Powered by LOFTER